第104章_重生之扑倒竹马
笔趣阁 > 重生之扑倒竹马 > 第104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4章

  柯瑍并不是那种非常善于长袖善舞的人,不过他沉稳的气势倒是有几分白老爷子的味道,让人觉得不愧是老爷子看重的人。

  偏偏就是他这种性子,让人接触后好感更盛,所以柯瑍在圈内的人缘一直都非常不错。

  周家两个孙辈的同样都是站在外面,里面都是一些大佬级的人物,哪怕躺着的是他们的爷爷,他们也是不够资格进去的。

  这两人在京市一直过的风生水起,不过那是在同样只会吃喝玩乐的公子哥面前。

  现在能够被各大家主带来的,那都是家里重点栽培或是十分看好的,这种人向来跟那些公子哥不是一国的。

  所以周家两兄弟看着一群人围着柯瑍交谈甚欢的模样十分不是滋味。

  没有人愿意被人看低,尤其是家世相当总是常常被人拿来做对比,而自己偏偏是那个反面教材。

  他们也想要做出让人看得见的成绩,也不想成为他们口中一事无成的草包少爷,可是他们没有那个能力也没有觉悟和决心。

  醉生梦死的日子过惯了,让他们脚踏实地的去工作,又怎么可能。

  当初老爷子让他们跟柯瑍交好的时候,他们看不上对方的那种尴尬的身份。

  如今这个曾经自己都看不上眼的人居然有了现在的地位,他们心里好想才怪。

  尤其今天这种时候难道这些人不该是为着他们周家的人转吗,真是一群不知所谓的家伙。

  柯瑍余光注意到周易书不屑的眼神,一旁的周易知也是低着头嘴角含着一丝嘲讽,心里摇了摇头。

  周家注定爬不起来了。

  几天之后,周老爷子的追悼会,作为关系向来不错的白家自然是要连同家属一同出席的。

  柯瑍跟在老爷子身后,安禛瑭走在安妈旁边,连安父和安子康都出席了。

  这天的天气很好,一片晴空万里无云。

  安禛瑭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服,一旁的安妈穿着黑色裙装挽着儿子的手臂走在同样穿着黑色正装的丈夫旁边。

  安子康和柯瑍也都是黑色的正装,一边一个走在穿着黑色唐装的老爷子身边。

  虽然十分的不合时宜,可是安禛瑭看着入眼的一片黑,只觉得这场面真是像极了黑道老大的送别会...

  按照流程,放下一束白花之后,安禛瑭乖乖的站到长辈的身后。

  柯瑍注意到他四处看的,以为他是反感这种场合呆不住了

  “乖一点,很快就结束”

  安禛瑭收回目光,他没告诉柯瑍,他总觉得有人在暗处看着他,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格外令人不舒服,可是他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异常。

  几十年的兄弟虽然早就有所准备,可是人真的没了时,白老爷子心里也是不好受的。

  安妈让柯瑍看着糖糖,自己挽着父亲的手走在前面。

  突然从一边走出一个人来,那人停在安禛瑭面前,一双无论怎么伪装的温和笑意也藏不住阴鸷的眼睛紧盯着他

  “安少爷,久仰大名,幸会”

  安禛瑭只觉得被这样的一双眼睛看着,一股寒气莫名的冒了上来。

  他敢肯定,整个仪式上,盯着自己的人就是他。

  柯瑍不着痕迹的将这人的目光挡住“想不到周少这么快就出来了,虽然今天的场合说这话有些不合适,但还是恭喜周少刑满释放”

  周易礼将目光转向柯瑍,这个人他是知道的,如今京市圈子的热门人物。

  扬起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柯少,向来只闻其名,果然跟传说的一样一表人材年少有为啊”

  柯瑍的眸子微沉,安禛瑭听到这里哪能还不知道这人的身份

  “周少还请节哀,日后得空有机会一起吃个饭,今天时间已经不早了,想必周家还有事务要处理,我们就不多耽误了”

  周易礼看着说话的安禛瑭笑意更深

  “安少这话我可是记住了,到时候可别贵人事忙将我这个小人物给忘了啊”

  “自然不会,到时恭候周少大驾”

  周易礼达到了目的,微微侧开身让了路“能让安少设宴款到是周某的荣幸,届时一定准时到,今天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安禛瑭对他点点头,说了一些客套话朝着父母的方向走去。

  柯瑍沉沉看了他一眼,周易礼脸色不变的与他对视片刻,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舔了舔嘴角,微微眯眼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走了一段距离之后,柯瑍牵着安禎瑭手“你离这人远点,其他的交给我”

  安禎瑭微微皱眉,他并不太愿意让柯瑍接触周易礼,正如柯瑍不想自己跟那人有什么牵扯一样。

  柯瑍大概也只是听闻过这人,这也是第一次见到本人。

  安禎瑭虽然以前也没有见过,甚至上一世外公也总是避开他跟圈子里的一些人接触,其中就有这个周易礼。

  但他了解的肯定比柯瑍要多一些。

  这人心狠,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不是个好惹。

  并且这人锱铢必较,换言之就是只能他对不起别人,绝对不允许别人对不起他。

  安禎瑭想不明白周易礼盯上自己是为什么,当初他被抓进去虽然是自己对宋维安泄露的消息,但这是他凭着重生的先知,根本就没有痕迹可寻,他想宋维安也不会将这事说出去。

  自己跟他唯一有交集的地方就是孙扬了,安禎瑭倒是不信他跟孙扬的感情有多好所以一出来就要为他报仇,更有可能性的可能是他绝了他的财路,这是报复来了。

  除此之外,就是他想要借安家或者白家的势,重整周家。

  想到这里,安禎瑭不由得心中冷笑,真不知周易礼哪里的信心和底气,觉得自己一定会帮他。

  不过他发现自己的想法真的跟以前有了很大的变化,哪怕是刚刚重生那会儿,面对着小柯瑍,他一个成年人的芯子依然厚着脸皮理所当然的接受对方的照顾。

  反倒慢慢长大了,却越来越不放心,想要更多的照顾对方,想要为他多做点什么。

  柯瑍见安禎瑭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拉着他提醒道

  “想什么呢,别担心那人,我应付的了,小心台阶注意看路”

  安禎瑭默默扭开头“我只是想到了愚蠢的童年,那真是一段黑历史”

  被人追着喂饭神马的,真想再失忆一次。

  柯瑍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想到小时候,那么软萌的样子,看着他一点点长大,从一个小爱哭鬼变成淘气包,长成如今这出色的模样,柯瑍心里的成就感那可不是一点

  “怎么会是黑历史呢,糖糖小时候那么机灵可爱,虽然皮了一些,不过哪个男孩子不调皮的,那些可是值得珍藏一辈子的回忆啊”

  柯瑍求别说,他想一个人静静地哭会儿去。。。

  周易知从树后站出来,冷冷的看着周易礼

  “爷爷刚过世,你就像条狗一样急着去对别人摇尾乞怜,可真是爷爷的好孙子”

  周易礼笑的一脸温和,对他的讽刺一点都不在意

  “我自然不能跟大哥的铮铮傲骨相提并论,大哥是周家的大少爷,自然得矜持些,我可是劳改犯,刚从里面出来呢,不赶紧给自己找个靠山怎么行,总不至于在周家倒了之后,指望你们还能拉扯我一把,你说是吧,大哥?”

  “谁是你大哥!周家就是你才会走到如今这般田地!你还有你的好表弟!真亏得你还有脸回来!要不是你们,要不是你那个表弟做出那种事,爷爷怎么会被你们活活气死!你去求谁不好去求他们家,还想他们帮你,简直做梦!我看你就继你那个蠢货表弟之后继续作死吧!”

  周易礼瞬间变脸,收起虚伪的面具露出满是阴鸷的眼神,整个人散发出如蛇一般阴冷的气息,两步上前一把扣住周易知的脖子,手背上青筋暴涨

  “当初我赚的钱怎么没见你们少用一分?出了事就把我推出去,也是,放弃我一个保全家你们倒是不亏!我在里面过的什么日子你们在外面过的什么日子?该说果然不愧是姓周的吗,骨子里都透着自私自利的本性,永远都只会做出对自己有利的选择!孙家当初可没少用资金扶持你们父亲上位,你们怎么不矜持的不受嗟来食呢?!孙扬惹出事你们倒是断的干脆利落!”

  见周易知脸色爆红被自己掐着脖子拼命挣扎的样子,无趣的将人甩开。

  下一瞬收起刚刚那番疯狂的表情,重新露出温和却叫人看得毛骨悚然的笑意,垂着眼看着坐在地上手捂着脖子不断咳嗽的人

  “周家人啊,本性里最爱的人永远都是自己,孙扬是孙扬,他做错了事受到该有的惩罚,很公平啊,那老头子走的早,可惜了,真想看看当他亲眼看着牺牲了我而保下的家族一夕破败时的表情呢,啧,真遗憾啊,不过没关系,还有你们呢,能多一个盟友固然很好,不过就算凭着我一个人,一样可以慢慢的,玩死你们”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