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_重生之扑倒竹马
笔趣阁 > 重生之扑倒竹马 > 第二十三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三章

  柯瑍看安禛瑭睡的正香,算着一来一回差不多能在上课前回来。

  柯瑍将安禛瑭丢在寝室午休,自己回到安子康家里拿早上遗漏的七十二色水彩笔。

  早上屋子里飞进来一只小鸟,五彩斑斓的很漂亮。

  安禛瑭刚从洗手间里出来就看到了,连忙让柯瑍和林夏关门关窗,硬是要抓住小鸟才罢休。

  早上这么一闹差点迟到了,走的匆匆忙忙的,放在桌子上的水彩笔也在匆忙间给忘了。

  安禛瑭本来准备小眯一下下,可是越来越接近炎夏,人也容易犯困。

  要不是陆亦凡上了闹钟,差一点都迟到了。

  他们到教室,柯瑍才姗姗来迟。

  安禛瑭和柯瑍是同桌,说小话也方便“你怎么这么晚才来?醒了没看到你”

  左右瞄了瞄“我还以为你回去拿水彩笔呢,没拿啊,算了,等下把小胖子的抢过来用好了,虽然他只有二十四色,少的可怜”

  柯瑍点点头“嗯,好”然后默不作声了。

  安禛瑭奇怪的看着他“怎么了?不舒服吗,脸色不太好”说着就伸手摸他的额头。

  柯瑍连忙拦着,碰到安禛瑭微微泛凉的小手,柯瑍更加燥热了。

  看到安禛瑭担忧的眼神,柯瑍笑了笑“我没事,就是有点热,上课了,别说话了”

  安禛瑭看着莫名有些别扭的柯瑍微微蹙眉。

  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沉默的什么都没问。

  学校要举行运动会,在这春夏交季的时节是最适合的。

  出乎意料的是柯瑍居然报了马拉松长跑。

  虽然柯瑍的体力很好,但从来就没有主动参加过运动会这种活动,尤其是最费时间的长跑,通常是实在没有人了老师逼着上的。

  晚上吃完饭,安子康和林夏都到酒吧去了,林夏依旧晚上在安子康的酒吧打工。

  柯瑍埋头写着作业,屋里就是钟滴滴答答的走着。

  安禛瑭坐在电脑前玩了快三个小时了,柯瑍也三个多小时没有动过了。

  通过电脑旁的小镜子看着拿着笔盯着作业本,人却明显在走神的柯瑍,安禛瑭微垂着眼眸。

  随着年龄增长社交圈扩大,一些不受掌控的东西越来越多。

  而那些刻意隐藏掩饰的阴暗面,也开始蠢蠢欲动无法自制了。

  “柯瑍”叫了一声,走神的人毫无反应。

  安禛瑭看着他沉默片刻,拿着椅子上的靠枕朝他扔去。

  被砸的柯瑍如梦初醒一样,回过头一脸茫然“怎么了?”

  安禛瑭看了眼时间“十点了,洗澡睡觉吧,不早了”

  柯瑍一看,居然这么晚了,连忙去浴室放水。

  安禛瑭坐在浴室的椅子上,等着柯瑍放好水。

  柯瑍似乎很认真的在准备洗澡的东西,都没看安禛瑭“糖糖,好了,你先洗澡吧”

  看着柯瑍连看都没看自己一眼就这么走出去了,安禛瑭的心微微一沉。

  安禛瑭躺在床上,等到柯瑍躺上来,自动的侧过身睡在柯瑍的臂弯里“柯瑍”

  柯瑍眼神微闪,看着天花板“嗯?”

  “你有心事不能跟我说吗?”

  安禛瑭感觉柯瑍的体温不自觉的发热,心跳也快了起来,可他却只是沉默。

  好半天,安禛瑭等半天都没回应,翻身背对着柯瑍,抓着被子的手有些泛白。

  由于马拉松这种长跑,如果平日没有训练的话,突然跑下来很容易出事,所以报了马拉松的人都要提前去学校锻炼。

  运动会过后接着就是市篮球比赛,时间连接的很紧蹙,所以近段时间那是相当的忙碌。

  临近夏天,天色也亮的比较早,几乎七点就要集合训练,所以柯瑍必须六点起床。

  最后柯瑍搬到学校去住了,以免打扰安禛瑭的睡眠。

  安禛瑭不愿意了,也跟着他想要回学校去住,柯瑍却不让“糖糖,就两个星期而已,两个星期后我就回来了,东西搬来搬去的也麻烦,而且在学校我起早还是会吵醒你,加上训练那么密集,也不能好好照顾你,你乖乖的呆在小叔这里,我们在学校还是能见到面的”

  安禛瑭看着柯瑍沉默不语,半响后轻轻点了下头“好吧,我住家里”

  然后继续玩着自己的电脑,柯瑍转身去收拾东西。

  安禛瑭低着头沉默,忽地轻轻一笑,眸色渐渐深沉。

  上辈子是柯瑍一直赖在他身边,从未得到自己的回应。

  如今却是自己赖着他,是不是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有了变化。

  重生了这么多年,每天都轻松快乐的过着,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有些东西也自然的慢慢遗忘愈合。

  可是这不代表不曾发生过。

  听着柯瑍收拾东西的声音,安禛瑭的心脏一阵阵的抽痛,闭着眼睛捂着胸口慢慢平复呼吸,努力的压住自己快要失控的情绪。

  他不想疑神疑鬼患得患失,理智让他冷静,情绪却越来越失控。

  不管是因为什么,柯瑍想要跟自己分开,是事实。

  安禛瑭安静的吃饭,自己坐着拿着筷子吃着。

  安静的写作业,不再吵着闹着。

  安静的洗澡,不再等着柯瑍帮自己打理好一切。

  安子康和林夏看着他心慌,这孩子不正常,柯瑍也不正常。

  想着也许是两个小家伙闹矛盾了,天天这样生活一起哪不会磕磕绊绊的,也就没怎么多在意。

  安禛瑭没有抱着柯瑍睡,一个人躺在一边。

  柯瑍自然是察觉到了安禛瑭的沉默,他好几次都差点想要抱着他说不住校了,可是都生生的忍了下来。

  看着小孩这么安静,他心疼难过,可是没有想清楚自己的问题之前,还是分开的好。

  安禛瑭一夜无眠,他不是真正的小鬼,不可能真的做到没心没肺。

  本来他就不是粗神经的人,否则上辈子也不会抑郁。

  如今突生的变故,几乎让他措手不及,乱了阵脚。

  柯瑍轻悄悄的起床,穿戴洗簌出门,安禛瑭闭着眼睛都听的清楚。

  那一声轻轻的关门声,犹如重锤般狠狠砸在心上。

  安子康和林夏还在楼上睡着,安禛瑭等他走后,坐起来抱着自己。

  他走了,真的走了。

  上辈子能够这样在身边睡着,对柯瑍而言是梦寐以求的事情,如今却仓皇而逃。

  是不是人都是这样的劣根性,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安禛瑭觉得自己又钻进了尖尖里,那种黑暗的压抑毫无预兆的袭来,让他从心底开始发冷,冷到指尖。

  一面告诉自己现在他们都还小,柯瑍还小,时候还没到,不能冲动。

  可是又忍不住去想如果没有柯瑍,如果他的世界没有柯瑍,他该怎么办。

  他知道自己有病,只要柯瑍在他身边,他可以笑可以闹,可以假装天真无邪,只要柯瑍在身边就好。

  可是他接受不了柯瑍离开他,不要他,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念头他都无法忍受。

  可是他只能忍着,不能让人看出一点点他那病态的占有欲,否者他真的会失去柯瑍。

  安禛瑭坐在教室里,柯瑍就在他旁边,安静的看书。

  那么近,却那么远。

  看着柯瑍不知道被什么事情困扰着,虽然依旧会关心他,就像平常一样。

  不知道是自己的心态不同了,还是什么正在发生改变。

  安禛瑭总觉得和柯瑍之间隔了一层膜,看不见也穿不透的膜。

  原来那种看到一个人的时候,手心发疼的感觉,会疼的那么刺心。

  可是安禛瑭只能压抑自己,除了压抑自己他什么都不敢做,怕开了头就收不住了,他承受不了再次的失去。

  林夏拿着布丁走到坐在泳池边的小孩身边“吃布丁,草莓味的哦”

  安禛瑭轻笑着摇头“马上要吃饭了”

  林夏心疼将安禛瑭抱在怀里坐着“糖糖,是不是跟柯瑍吵架了,还是因为柯瑍住在学校里没人陪你玩,所以无聊了?林夏叔叔陪糖糖玩不行吗?”

  “好啊,吃完饭我们玩拼图”

  明明还是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却让林夏觉得他的笑,格外的勉强和悲伤。

  转头一想,十岁的小孩懂什么是悲伤,暗叹自己想法太过奇怪了。

  林夏揉了揉安禛瑭的头,拿着布丁回到厨房去做饭了。

  安禛瑭看着天空的火烧云,现在的柯瑍,应该在训练吧,不知道现在的他,是感觉自由了,还是想自己了。

  安禛瑭病了,病的很突然,刚睡下不久就喊心口疼,人也发着低烧。

  林夏连夜抱着安禛瑭去了医院,安子康也丢下酒吧的事情赶到医院。

  医生给他吊了针,需要留院观察,等天亮还要做一大堆的检查。

  安禛瑭抓着安子康的手,让他不要让柯瑍知道自己病了,说什么都不能让他知道。

  他不想以可怜的姿态博取柯瑍的同情,以此将他束缚在自己身边。

  有一就有二,他不想最后只能靠伤害自己来绑住柯瑍。

  有些事就像罂粟,开了头,却控制不住结尾。

  安子康想的比较简单,以为安禛瑭是担心柯瑍比赛失常才不要告诉他,也就找理由瞒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堆检查做完,安禛瑭只剩躺在床上喘气的份了。

  安子康连酒吧都不去了,留在医院里照顾他。

  安禛瑭整日昏昏欲睡,毫无食欲。

  圆嘟嘟的小脸不过几天,都瘦的下巴变尖了。

  林夏买了杯冰咖啡“子康,喝一点吧,幸好发现的早,糖糖不会有事的”

  安子康接过咖啡,安禛瑭静静的躺在床上,透明的液体顺着长长的软管和尖细的针头注射到他体内

  “糖糖刚出生的时候好小一点点,很丑,像只小猴子,瘦巴巴的,在保温箱里住了四个多月才出来,那时候医生说这孩子养起来怕是要不少心力,每次糖糖生病我们就跟着提心吊胆”

  林夏看了眼昏睡的小孩,手轻轻的搭在安子康肩上“子康,我们一起养活他,虽然现在我收入不如你,但等我毕业了,我一定会努力赚钱,一定让糖糖衣食无忧”

  安子康一手将林夏抱在怀里“糖糖是我们家唯一的孩子了,唯一的”

  他要了林夏,注定不会有孩子了。

  大哥除了大嫂也不会再要别的女人,大嫂当年生了安禛瑭之后,医生也明确的告诉她,再想要孩子不是不行,只是很难。

  林夏轻拍着他的后背“我知道,糖糖是唯一的,别自己吓自己了,糖糖没事的”

  他能知道安子康有多害怕,平日里安子康虽然玩世不恭,但对安禛瑭却是真的上心。

  上次安禛瑭烫伤,安子康总是半夜里怕他不舒服,给他重新上药。

  那样的小心,他看着,能感觉到安禛瑭是他唯一的命根子。

  在安禛瑭一岁多的时候,突发心肌炎,这也是安禛瑭抵抗力差的根源。

  那段时间安家的人一直悬着一颗心,那么小的小不点,反复心力衰竭,病情一时好一时坏,整个拖了一年多。

  所以安禛瑭一病,他们总会担心是心肌炎复发。

  最怕的,偏偏发生了。

  现在安禛瑭每天除了睡还是睡,像是感觉不到饿一样,什么都不想吃。

  这才几天,那小尖下巴,跟瓜子壳似的。

  以前圆嘟嘟的脸蛋,如今却整个小了两圈。

  如今的安禛瑭脱离了可爱的范畴,越来越接近上辈子长大后的样子了。

  可惜惨白兮兮的小脸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上,可怜的让人心疼。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