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_重生之扑倒竹马
笔趣阁 > 重生之扑倒竹马 > 第92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2章

  柯瑍给他顺了顺睡的有些乱糟糟的头发,随后将手递到他面前”这是什么?”

  安禎瑭揉了揉眼睛,睁开一看,脸颊发红有些害羞嘟嚷

  ”这是什么你不认识吗,你的常识呢,哼哼,笨死了”

  柯瑍轻笑,胸膛随着他的笑声发出微微震动,让贴在他胸口的安禎瑭越发心跳失控

  ”是啊,我这么笨,糖糖最聪明了,那糖糖大发慈悲的给我科普一下,这是什么?嗯?”

  最后那个上翘的尾音刺激的安禎瑭一把推开他,整个人一下子坐了起来,眼神乱飞就是不好意思看他

  ”真是的,越来越懒了,现在连早锻炼都不去了,我要跟小叔告状,让他好好抽打抽打你,怎么可以这么懒呢,真是的唔...”

  柯瑍拉起被子将人包裹起来,吻住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

  不过早上长辈都在,他不敢太过放肆,浅尝即止

  ”宝贝,你真可爱”

  顿时安禎瑭炸毛”你才可爱!你全家都可爱”

  ”呵呵,你不就是我家的么”

  安禎瑭瞪着他,真是越大越不受控制了,小时候多好啊,自己说什么他就听什么,哪像现在!

  柯瑍亲了亲他那双漂亮的眼睛”别这么看我,你知道,男人早上可经不起撩拨,总有一天,我要把这些年你欠我的,全部要回本”

  听着这话,安禎瑭顿时想到了今后的悲惨人生,简直太虐了!

  柯瑍握着他的手,交握的双手上相同款式的戒指在清晨的熹光中显得格外的静谧美好

  ”怎么不等我给你戴?”

  安禎瑭没回答他的话,才不会告诉他自己给他偷偷戴上的时候,手抖了半天呢!

  不知从哪里摸出两条一样的链子,取下戒指穿进链子里,重新给柯瑍戴上

  ”明年,明年我们一定可以光明正大的戴着一模一样的戒指”

  柯瑍摸了摸胸前的链子,拿过另一条给安禎瑭也戴上

  ”不急,我们还年轻呢,我们的未来还很长,幸福的日子还有很多,我们可以慢慢来,会有那么一天的,在教堂,在亲人的祝福之下,举行我们的婚礼”

  一阵微风吹过,阳光随着被掀开的窗帘洒了进来。

  坐在床上的两个少年依偎着,眼里专注的只有对方,还有对未来的展望和期待。

  脖子上露出的银白项链被阳光照射出刺眼的光芒,却在昏暗的房间里变的柔和起来。

  岁月静好,只唯愿与你执手,一世安稳。

  陆亦凡忍无可忍的叹了口气,将手里厚的足以成为凶器的书本放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

  ”安禎瑭,现在是秋天不是春天,发春尚早,请你节制”

  抱着一本商学管理笑的一脸幸福盎然,你这要是要闹哪样!

  没见着四周这些如狼似虎的眼神恨不得将你生吞活剥了么,请你有点作为高冷男神的自觉好吗!

  安禎瑭抬起头无辜的眨了眨眼,看了看对方手里厚死人的书,特别包容道

  ”你要是累了可以休息一下,这么厚,确实很让人头疼”

  上次好像听陆亦凡提过,准备司法考试,大概压力太大了吧,作为好朋友,他觉得自己十分够体谅。

  陆亦凡实在想离这个蠢萌远一点,作为相识十来年的朋友,他依然无法适应安禎瑭的精分,谁知道他会什么时候突然给你就变身了!

  被他闹心的实在看不进去了,干脆合上书”下个月小胖要回国了”

  ”他跟你说了?啧,这个死小子居然不联系我,哼哼,等他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他!”

  陆亦凡暗暗腹诽,联系你哪次不是讲了不到三句话就被柯瑍掐断了,每次基本问候之后根本没时间聊到重点。

  想到柯瑍的占有欲,看了眼春光满面的人”你恋爱了?”

  对于他跟柯瑍之间的事情,陆亦凡多多少少也猜到了。

  只是以前虽然也是黏糊的要命,却没有像现在这样露出傻白甜的恋爱姿态来。

  只当是他最近才开窍跟柯瑍两人说开了,正式确定了恋人关系。

  安禎瑭顿时露出甜蜜的傻笑,摸着胸口衣服里的那枚圆圈”嗯嗯,呵呵”

  虽然早就跟柯瑍互通了心意,但柯瑍却一直把他当小孩,哪怕亲吻都要么是自己主动缠着,要么就是清浅即止,初中生都没有这么小清新!

  也就是最近柯瑍才开始慢慢放开,甚至有时候主动索吻,也不会再避开更加亲密的接触,这才像是在恋爱嘛。

  陆亦凡只想捂脸,都说谈恋爱就会智商掉线,果然不假,真是令人不忍直视的蠢。

  幽幽叹了口气”你家人怎么办,要是被他们知道,想想就突然觉得好可怕”

  安禎瑭咦了一声,意外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都没说我对象是谁呢,果然不愧是未来的准大律师么,这观察力果然杠杠的!”

  这种事根本不需要观察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好吗!

  凭着他们这毫不掩饰的腻歪劲,想要不知道那才是很难吧

  ”我觉得,也许,你们的家人都已经知道了”

  要知道安禎瑭家里的可没一个简单的,要是看不出来,他觉得这才是出鬼了。

  听到这话,安禎瑭明显愣了一下,随即耸耸肩,随意的笑笑。

  他爸妈即使现在都留在京市,但工作也很忙,每天晚上能够一起吃个饭就已经很不错了。

  而且只要没这个意识,根本就不会往这方面去想。

  不过他小叔肯定是知道了,甚至好几次隐晦的问过自己。

  也许外公也知道,却不知为何没有戳破,甚至隐隐有些放养的态度。

  上一世为了让家里人同意,他哭过求过也跪过,家里态度坚决的让他更是用绝食的方式抵抗,最后只能靠着营养针维持生命。

  还是老妈实在受不了他这样这才妥协,虽然不接受,但也不再强硬的反对了。

  这辈子他都做好了这再次抗战的准备了,可是却突然发现家里暧昧不明的态度。

  他跟柯瑍也说过,不过这个事情明显柯瑍比他更早就感觉到了。

  最大的可能就是高三毕业那年暑假突然昏倒重病了一场,跟离了魂似的样子将他们吓到了,同时也意识到了什么,怕过激的反应会造成他们无法承受的后果,这才装作不知道采用不闻不问不管的三不政策。

  安禎瑭有时候觉得自己真的很自私,不惜以伤害自己伤害家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他这样做无非就是仗着家人的宠爱在乎,所以面对家人,他心里难免会充满愧疚,只想让所有人都过的幸福,这样也许心里的内疚会少一些些。

  不过爸妈那么爱他,只要他真正幸福了,这才是他们愿意看到的吧。

  若是换了别家出现这种事情,陆亦凡是不会看好的。

  豪门哪个不要脸面,这种事情说出去只会沦为笑话。

  他已经在律师事务所实习了,也跟着大律师上过几次法庭,一些不算是太难的案件都是他整理的。

  像这种世家内斗简直堪比年度大戏,精彩程度令人乍舌。

  虽然安禎瑭家里只有他这么一个,不存在遗产争夺,但偏偏也就是只有他这么一个,还被个男人拐弯了,那个拐走他的男人还是他们同样当儿子看待的柯瑍。

  所以结局只会有两种,要么为了儿子的幸福他们只能妥协,哪怕被人当做是饭后的谈资也无所谓。

  要么就是为了维持世家的面子,用各种手段打压致力于拆散他们两。

  但以陆亦凡所了解的安家人,前一种可能性会比较大。

  越是接触多了这种外表光鲜内里腐朽的家族,越是觉得安家真的很让人羡慕,这样的才是真正的家人。

  安禎瑭无奈的站着任由服装师给他量尺寸,像他们这样的家庭,每次出席一些聚会活动,是不可能穿以前穿过的衣服,这是一种不成文的规定,也是对别人最基本的尊重。

  所以像是老爸小叔他们已经不会再二次发育了,一次可以多做几套放着备用。

  像他跟柯瑍过一段时间铁定就要重新量重新做,柯瑍大概也定型了,跟上次量的数据没多大差别。

  倒是他正在冲个子,骨粉钙片什么的每天都不断,还是时常半夜腿抽筋疼醒,然后柯瑍就会给他按摩,每次都要闹个大半夜才能睡下。

  不知道当初是自己睡的太死还是柯瑍太能忍,只是偶尔感觉到柯瑍在睡梦中踢腿,没像他这么能折腾。

  不过想着跟柯瑍越来越近的身高,面对一群拿着软尺量来量去的人也不那么不耐烦了。

  安妈坐在旁边看着他,还跟一旁专门为她订做旗袍的服装师聊天

  ”现在的孩子真是长的快,这才隔了多久,至少有五厘米吧”

  服装师笑笑接话到”不止呢,整整长高了七厘米,小少爷这是遗传基因好,长得好个子高,还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这以后得多少女孩子巴着求嫁呢”

  听到这明显恭维拍马的话,安禎瑭朝坐在沙发上闲闲看杂志的人挑挑眉。

  不知是不是心有灵犀,与此同时柯瑍抬头,正好看他对自己挤眉弄眼的,无声的勾起嘴角,用眼神示意安抚他,让他忍耐一下很快就好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