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伤醒后失忆 为钱打鸳鸯_女帝养成记
笔趣阁 > 女帝养成记 > 第1章 伤醒后失忆 为钱打鸳鸯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章 伤醒后失忆 为钱打鸳鸯

  “好痛!”易昕幽幽地睁开眼睛,浑身像被火烧过一般热辣辣地疼,骨头好像全部断掉了,易昕用尽了全力,也没能让自己挣扎着坐起来,只好认命地转着眼珠子,扫视自己所处的环境。

  房间不大,屋子里似乎除了她躺的这张床以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家具,看起来这里一定很穷,墙是用秸秆和了泥土抹的,有两个墙角还脱落了一些,露出一点光线。木格窗子也已经腐朽不堪,上面的窗纸糊得斑斑驳驳,看起来是多次修补造成的。

  易昕皱眉,她为什么会在这儿?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她怎样回想大脑都是一片空白?难道她……失忆了?

  门吱呀一声开了,易昕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都三天了,这姑娘怎么还不醒呢?郎中不是说没有生命危险了吗?”

  “娘,您别担心,这姑娘看起来气色好多了,相信这两天儿就醒了。”还有一个男人的声音,浑厚憨直,带着一点口音,听起来很踏实。

  易昕暗自在心里计较了一番,这么一直装昏迷也不是个办法,才睁开了眼睛:“我已经醒了,只是还动不了,大娘,这是什么地方?”趁着说话的工夫,易昕打量了这两个人,穿的都是很朴素的粗布麻衣,上面还带着两个补丁,看样子倒真的是老老实实的百姓。

  “醒了,醒了就好!这儿是张家村,姑娘放心,村里都是老老实实种地的农民,不会再有人伤害你了。”大娘慈爱地安慰她。张大娘活了五十年,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的姑娘,皙白的皮肤,颀长的身材,一双璀璨的大眼睛熠熠生辉。不知道这姑娘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张大娘在后山发现她的时候已经是衣衫不整了,只穿着抹胸昏倒在树林里。张大娘本分了一辈子,知道什么不该问,只是笑问:“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糟了,满脑子都是空白的,失忆不用这么彻底吧?只要开始回忆,就会头痛欲裂,耳边响起轰轰的爆炸声,过了好一会,才在这爆炸声里听见两个字,“易……昕?”

  “易昕姑娘,你……”张大娘看这她这副模样,心里明白了两分,“别着急,想不起来咱们慢慢想,饿了吧,大娘给你拿点吃的来。”

  “谢谢。”易昕闭上眼睛,她失忆了,唯一的印象就是一片爆炸声和隐隐约约的两个字,也许是名字,也许只是毫不相干的两个字,用这点回忆来换满身的伤痛,实在不是个合适的买卖。

  “易……姑娘。”易昕抬眼,她似乎忘了,屋子里还有一个一直没怎么说过话的男子,“大成子我说话直,姑娘您听了别生气。”

  易昕点头:“叫我易昕就好。我的命是你们就回来的,怎么会跟你们生气呢?”

  “嗯,易昕,你到底是什么人?不要用失忆去伪装,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受了那么重的伤,而且你……”大成子想到当时的样子,不由得红了脸,舌头也开始打结,“你就穿……穿……很少!”抹胸两个字他一个男人还是怎么都没能说出口,只好逃过,“你看你细皮嫩肉的就不是个乡下人,你……到底是什么人?会给我们家带来什么灾难?”

  易昕的眼睛转了个圈,忽然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大成哥是想说,我都被你看光了么?”

  大成子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面红耳赤地说不出一个字来。

  易昕笑颜如花,微不可闻地小声嘀咕着,老实人啊真是老实,抱歉得很,我现在什么都记不得,没有地方可以去,你就让我再欺负一阵子吧!易昕冲着大成子“无害”地笑,“大成哥,想留下我就直说嘛!人家会害羞的!”

  “你……”大成似乎还想说什么,被张大娘推门的声音打断,一时气结,转身离开了。

  “你们在聊什么?”张大娘坐在床沿,将易昕扶起来,一面喂她喝粥,一面说:“大成子这个孩子就是嘴巴臭一点,其实人不坏,不管他说了什么,你都别当真,把大娘这当自己家,安心养病!”

  “大娘,我答应你,只要伤一好,我就会离开这,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的!”易昕很真挚地看着大娘的眼睛。

  “安心养伤,这穷乡僻壤的没人找得到。”

  易昕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一样,似乎还不赖,至少老天爷没让她风餐露宿的,有个慈祥的大娘对自己关爱有加,还有个很可爱的耿直大哥哥可以斗嘴,这种小日子其实还是挺悠闲的!不知道为什么,易昕总觉得回忆里一定有些什么让人难过的事情。

  过了两个月,易昕就已经可以生龙活虎地跟着大成子下地干农活了,而且几乎每天都是黏在大成子身边,基本上除了睡觉,就是形影不离。

  易昕对大成子一见钟情?易昕露出雪白的牙齿灿然一笑,怎么可能,她只是通过她八卦的神经挖出了一个大新闻,原来大成子喜欢村长家的独女茉莉,而从茉莉看她的眼神,很容易推断,茉莉也喜欢大成子。这可是易昕有记忆以来最有趣的一件事儿了。

  一个是闷葫芦,一个是羞小姐,这两个人明明就差这一层窗户纸了,却谁都不去捅,看得易昕很是着急,不禁心生一计,“大成子,给你找个漂亮媳妇,也算是对得起你的救命之恩喽!”

  “又想偷懒?”大成子一把抄起在易昕肩膀上的担子,“嫌累你就不要跟过来啊!”

  “人家不是舍不得离你那么远吗?”易昕余光瞥见茉莉正向这边望过来,就一把拉住大成子的腰,“大成哥,你该看的都看过了,什么时候娶我过门儿啊?”

  “你胡说什么呢!”大成子下意识地向茉莉的方向望,两人的目光一相撞,茉莉就扭头离开。大成子拿出包里唯一的一个白面馒头塞到易昕嘴里:“赶紧吃,堵住你的嘴!”说完,大踏步地离开易昕,这个小妖精,总是扰得他不得安宁,现在又扯上了茉莉,简直是罪不可恕!

  易昕低头看着嘴里的馒头,笑了下,真是个好人呢,她这么逗他,他还是给她吃白面馒头,自己吃高粱面饼子!

  看着大成子走离有一段距离了,易昕才冲他大喊:“大成哥,你娘已经同意这门婚事了!”这样,他们俩应该都听得清了吧?易昕偷笑,去你的张大成,还真以为本姑娘中意你啊,真的让我跟你过一辈子,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是夜,天才刚擦黑,易昕就看见茉莉钻进了张大娘的房门。易昕一怔,这事儿,原来大娘是知情的啊,那这郎情妾意的事儿,为什么不成全了这对鸳鸯呢?

  “大娘,您说好只认我这个媳妇的,我知道我爹很难缠,可是,我都没放弃,您怎么可以放弃呢?”

  “好孩子,大娘没有放弃你啊!”张大娘一头雾水,易昕扼腕,怎么忘了跟大娘通个气儿了呢?这回好了,自己真的成恨嫁怨女了!正想着,便看见大成子怒气冲冲地跑来跟张大娘理论,被易昕一把捂住了嘴巴,拽到了窗前。

  “别出声!听着!”易昕继续听着,里面的茉莉已经淡淡地啜泣:“大娘,我以为您不要我当儿媳妇了,大成哥最近和那个姑娘走得好近,我怕……”里面的话还在继续,大成子在外面却已经按捺不住了,一直以为是自己的单相思,原来……大成不由分说地要闯进去。

  “嘘!”易昕瞪了他一眼,“想跟她成亲最好听我的,你的障碍不是你娘,是村长!”

  大成任由着易昕拉到了房后,才爆发出来:“我不要等了,我要茉莉!”

  “我知道,就你那点小心思,我早看出来了!你们两个郎有情妾有意的不行啊,没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们怎么在一起啊!”

  “我明天就去提亲!”

  “村长喜欢你?”易昕一挑眉,不屑地一笑。

  大成摇头。“村长想让茉莉嫁到城里去,可是茉莉不从,寻死了两次,就作罢了。可是我知道,他想让茉莉嫁给有钱人。我们家你看见了,连个像样的婚房的盖不起。”

  “这个姑娘有性格,我喜欢!”敢于追求自己的爱情,敢于反抗家长的权威,易昕突然对这个茉莉刮目相看了。“说来说去不过是钱的问题,村长真是个俗人!”

  易昕拉过大成,走到大娘的房间,茉莉看着双双走进来的两个人和易昕牵着大成的手,心不由得凉了半截,大成哥喜欢的终究不是她啊!想着,不由得惨然一笑,泪水便翻涌上来,茉莉不想被这个叫易昕姑娘看了笑话,起身要走。

  “哎,你别走啊!我上午那是激你的,你别当真啊!”易昕一手拉住了茉莉的手臂,回头又看了看大成,“你们两个大笨蛋,我若是不激你们,你们就准备这么远远地看着对方一辈子啊!”易昕大成和茉莉的手放到一起,两之手刚刚碰到的时候便如触电般收回,易昕硬又拉过来,大成才放大胆子,一把牵住茉莉的手。

  “这才像个爷们!”易昕凑到张大娘身边,“大娘,说什么也不能因为钱棒打了鸳鸯啊!咱家穷,咱可以赚呀!”

  “那要赚到什么时候,爹说彩礼至少要五十贯,大娘这儿,不吃不喝攒一年也攒不到五贯,我……要等多少年呢?”

  易昕挠头,失忆了还真是个问题,五十贯是多少钱啊?本来还想信口开河地说给自己一个月的时间一定赚得回来呢,可是看看其他三个人忧虑的眼神,还是将话咽了下去。

  “我去城里看看吧,天上不会下金子,在家里肯定是凑不到钱的!”那边是茉莉的爹,大成以后的岳父,和他闹僵了终究是不好,还是在钱上下功夫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