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驸马述历史 刺青引疑心_女帝养成记
笔趣阁 > 女帝养成记 > 第12章 驸马述历史 刺青引疑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章 驸马述历史 刺青引疑心

  “你不是刚见了?”陶令盟儒雅地笑。

  “长公主?你是……长公主的……丈、夫?”易昕几乎要把舌头吞下去了,她一直以为长公主才二十一二岁呢!二十三年前的状元兼驸马是什么意思,那长公主少说也得有三十八九以上的吧?一点都不老,还是人吗?

  “看来你功课做的很不够,我且问你,这天下姓什么?皇帝号什么?生养了几个儿女?各都是什么名分?这些你总该知道吧?”

  “额……”易昕咧嘴,“长公主没告诉你?我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易昕醒来以后本来是想问问大娘的,可后来一想这穷乡僻壤的也用不着知道那么多,就没问。早知道会被带到这儿来,易昕一定把皇家简史倒背如流!

  “好吧。”陶令盟无奈地摇头,“反正只有你我二人,我也不忌讳那名讳了,给你讲讲咱们西樾国。”

  西樾国,位于西海之畔,北临北邺国,南临南嵫国,东有万丈高山,没有人知道山那边是什么地方,三个国家派出去的使节探险者都是有去无回,显得极为神秘。隔着西海不远是东召国,虽不接壤,但来往贸易也很频繁。西樾国在这四个国家里算是最为繁盛,虽然不能路不拾遗,倒也平安祥和。这一任皇帝靖安帝南城冀,登基时已经近六十岁,二十年以来西樾国在他的带领下国富民强,只是子嗣稀薄,只有平昭公主南哲毓、太子南哲熙、少康王南哲祈。太子殿下二十年前离奇失踪,至今下落不明;少康王今年二十八岁,却只有八岁的心智。近些年皇上的身子不甚明朗,朝堂上下的担子几乎都落在长公主的身上,长公主今年四十六岁,虽私生活极不检点,但政事却处理的干净利落,用一己之力,让他国不敢越雷池半步。

  “你自己的媳妇,当然要狠狠地夸一夸啦!”易昕笑,还是第一次见人这么夸自己媳妇的呢!

  “不是这样的,我们二十年前就不再是夫妻了!至于为什么我会困在这里,该是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让你知道,还有什么问题咱们一起解决了,好开始上课如何?”陶令盟一副你问我什么我都会回答的模样,让易昕失笑,自己还真是有好多疑问呢,比如说二十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就在那一年,当朝天子登基,长公主与驸马和离,太子失踪,小王爷神智失常……

  易昕点头,想了想,还是摇头:“易昕不是好奇之人,该知道的陶先生自然会教,还是上课好些。”

  陶令盟轻哼了一声:“到底还是不信我吗?罢了,我这样也只是想告诉你我不会害你,其他的,咱们慢慢再讲吧!”说着,从身后的书架上取了本书,一字一句地讲解给易昕听。讲了一个多时辰,复又教了些宫中的礼法,易昕少不得都认真地记下了。易昕练武似乎还有些过目不忘的本领,学知识就不一样了,易昕只是不断地点头,心里暗暗叫苦,让她学这些还不如让她回去挨师父的打吧!

  好不容易捱到了下课,易昕就像一只从笼子里放出来的鸟,终于见着天空了!易昕抬眼便看见了步闲烟,便冲上去打招呼:“步兄,干什么去?”

  “是你啊,枫露茗那个疯子居然没杀了你。”步闲烟明明听说枫露茗是要杀了他的。

  易昕一怔,这是几个字了?他不是只说四个字的吗?算了算了,一定是自己想太多,于是自嘲地笑笑才开口:“师父已经被我征服了,愿意收我做徒弟了!”

  步闲烟皱眉,枫露茗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那天明明是他说要演一出戏的,怎么现在又变卦了呢?

  易昕突然发现其实步闲烟很好相处,他似乎并不对易昕设防,和她交谈也很自如,虽然似乎有些武夫的性格,却应该是她在云雨宫遇见的最正常的一个人了,不会神经兮兮也不会不男不女,实在算是个交朋友的好人选。

  经过易昕的不懈努力,终于在第三天里要到了枫露茗的心法,可是一连试了几天,易昕都没办法参悟,她学动作确实很快,可是如果没有内力,永远只能是花架子。

  枫露茗是个极其严厉的师父,易昕明明是个习武的天才,却还是被他挑出了众多的不足,连偶尔来串门的步闲烟都不禁替易昕说话:“他这样已经学得够快了,你还指望他花一个月的时间打过你不成?”

  易昕躲在步闲烟身后点头:“就是!”每当步闲烟来的时候,易昕都是可以偷懒的时候,步闲烟成了她的保护伞,真的惹怒了枫露茗,便往步闲烟身后一躲,步闲烟自然会来做和事老。

  “呦,这么热闹啊!”秋无迹的声音幽幽地传来。

  “你来做什么?”枫露茗从未给过他一个好脸。

  “带易昕去见毓儿,毓儿想他了。”秋无迹有意无意地将手搭在易昕的肩膀上,将易昕拉到了自己身边。

  “哼。”枫露茗一扬眉,“你倒是挺受宠的。”枫露茗看了看秋无迹的手,易昕跟这个秋无迹似乎很熟,看来这是个不小的问题!

  易昕跟着秋无迹到了一间房间,长公主却并未在屋内。

  易昕不解:“怎么回事?长公主呢?”这偌大的房间里根本一个人都没有,这也太诡异了。

  “长公主命我给你刺青,你把面具摘了吧。”秋无迹顺手拿起桌上准备好的刺针和颜料,坐到了塌上。“过来啊,想什么呢?”

  “刺青,刺哪里啊?”易昕虽然害怕,还是乖乖将面具摘下,秋无迹虽然可恶,却是极听长公主的吩咐的,这一点她倒是从不担心,所以乖乖坐到了秋无迹身边。

  秋无迹撇嘴,一把拉过她,让她躺在了他的腿上:“不要乱动!我刺坏了你的小命就保不住了!”秋无迹低头,在她平日里被面具遮住的右脸颊上认真地刺着,易昕虽然吃痛,却还是不敢轻举妄动,秋无迹手里拿着刺针,只要稍微偏离一点,她的眼睛就不保了。

  秋无迹将易昕的神情看在眼里,这家伙也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嘛!

  “好了。”很快,秋无迹就收了手,推开了易昕的头。“把面具戴好,敢让人看见刺青你就死定了!”秋无迹说完,就将面具拿起,不由分说地戴在了她脸上。

  为什么要给她刺青,却还要遮在面具下?易昕的疑问越来越多,显然带面具的原因便是为了遮盖这个变化,那么这个刺青又代表着什么呢?易昕一整天都在思索这件事,可第二天天亮还是没有想通。

  易昕一边想一边向采红居走,却被一个婉转的声音吸引,她不由得驻足,细细地听起来: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一个很美的女声从树林的另一端传过来,这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丛林面积自然不会小,这样一首悲凉幽咽的词居然可以传过来,显然这个人的声音一定很好。可是,会是谁呢?这里除了哲毓,还有其他女子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