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蕊儿成争议 易昕叹人心_女帝养成记
笔趣阁 > 女帝养成记 > 第15章 蕊儿成争议 易昕叹人心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5章 蕊儿成争议 易昕叹人心

  这个老狐狸,倒把这烫手的山芋扔给自己了!易昕心里暗骂了几声,这惩罚重了也不是,轻了也不是,她甚至还不知道这个枫露茗到底是什么地方惹了这长公主,难不成还如原来说的,挖了眼睛去不成?圆溜溜的眼睛转了转,才笑着开口:“不如罚他将所有内力传给易昕吧,以后没了内功,便是想看什么,也是看不清了吧!”当然知道长公主不会答应,可是只有是这种让自己受利的说法,才不致惹祸上身。

  “你倒是贪心!这个惩罚可不好,不如……枫露茗,你是我们昕儿的师父,罚重了是不好,倒不如,罚了蕊儿怎么样?”长公主的话音才落,一直一脸淡然的枫露茗立即冲上前去:“你要打要杀都冲着我来!别总是拿蕊儿说事!”那一脸的激动几乎让易昕看不出这个是枫露茗了。他不是该凡事不惊的吗?居然比步闲烟的反应还更大些。这倒是易昕完全意料不到的,原以为那个蕊儿只是步闲烟的相好,现在看来似乎枫露茗反倒更大些。这个蕊儿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可以得到云雨宫两位公子的青睐,定是有过人之处吧!易昕的好奇心不由得更重了。

  哲毓看着冲过来的枫露茗,漫不经心地抬了抬手指,一道寒光打在枫露茗肩上,枫露茗便不由得退后了两步,踉跄着立住。似乎枫露茗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失礼,自顾抿了抿嘴,寒下了脸。

  易昕显然被哲毓的武功震住了,这个枫露茗是自己的师父啊!居然连哲毓的一根手指都抵不过!

  “起禀长公主!”一个小童走进来,低头在哲毓的耳边说了些什么,哲毓的脸越来越阴冷,一双狭长的眼睛几乎射出了寒光,若有若无的瞥了易昕一眼。不用问也知道她听到了什么消息。易昕也觉得自己有点多管闲事,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好,又这样状况频发,长公主一定被她烦死了,呵呵,这个手指头要是弹在自己身上,应该直接就可以升天了吧!易昕只能迎回冰寒彻骨的目光,尽量目光澄澈一些。

  “带了他来!”哲毓的口气里充满了不满。小童默默地退下了,哲毓便直直地看着易昕,连枫露茗都看出了长公主的不正常,斜斜地看了易昕一眼,这个新来的家伙小小的身体里究竟藏了多少个秘密,长公主这种眼神究竟代表了什么?既不狠绝,也不姑息,仿佛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她心底的想法一样。

  偌大个厅堂里突然变得好安静,长公主看着易昕,易昕看着长公主,枫露茗突然觉得自己的事情似乎突然就被跳过了。

  “放开我!放看我!”步闲烟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长公主的目光飘到了门外,步闲烟被几个人拖进来,步闲烟看见了易昕和枫露茗,似乎还没有完全搞清楚状况,一把抓住了易昕的衣领:“你这个大嘴巴!怎么会捅到这里来!”

  易昕真的不知道该说步闲烟单纯还是该说他愚蠢,他显然在这云雨宫也不是住了一天两天了,难不成不知道这身边有暗哨不成?反而跑过来怪她多嘴!后退了两步,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一脸疏离的笑容:“步兄说笑了,步兄做了什么怕长公主知道的事情不成?”

  枫露茗看着易昕不置可否的样子,不禁玩味了起来,这个人究竟是敌是友,一时间竟分不出来了!

  “昕儿。”长公主突然开口,“以后不关己的闲事还是不要管的好!免得招人埋怨!”似乎步闲烟的反应给了她一个台阶,顺势将易昕的错给推过去了。易昕听的有点失神,就这样吗?长公主不处罚自己?精明如长公主这样的女人,怎么会不知道易昕是为了查蕊儿才跑到树林里去的?

  “易昕谨遵长公主教诲。”易昕低了头,免得自己诧异的表情被哲毓看了去。

  “这两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仗着自己比别人更有两分姿色,还真无法无天了不成!拖出去各打三百板子!昕儿,进去吧,先生等你呢!”哲毓懒懒地挥了挥手,“我乏了,都散了吧!”

  “是!”易昕低头向里间走去。自己没有受罚,反而在众多人面前走进了长公主房间的暗格。长公主究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要自己受到谁的关注吗?还是要自己和枫步两个人划清界限?可是接近他们俩也是她一手安排的啊!

  枫露茗用余光望了望走进暗格的易昕,他就是因为偷开了机关才惹得哲毓暴怒,可是这个家伙居然得到了特许可以进去!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秘密,而这个瘦瘦小小的家伙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情?看起来该是时候好好去调查一下了!

  走进密室的易昕深深地吐了口气,长公主好有气场,坐在高高在上的位置好像整个世界的主宰者,真的好怕一个不小心说错做错,就踏进了万劫不复。

  “你看起来心情不太好?”陶令盟看见一脸愁容的易昕,很关心的问。

  “先生。”易昕苦笑了一下,陶先生倒是个好人,只是与长公主扯上了关系,她依然不敢把想法说给他听呀!“先生可知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看着步闲烟和枫露茗的表情,突然觉得爱情好神秘,为了不让自己喜欢的人受到伤害,居然可以这般隐忍。

  “哈哈。”陶令盟极爽朗地笑着,“你这丫头竟是为了这些小女儿的心思愁眉苦脸不成?遇见了对的人,自然就会懂了!”陶令盟如一个长者一般慈悲的笑。易昕抬头仔细看了看,这个在暗格子里住了二十年的男人,应该也是很爱长公主的吧!否则怎么会这般泰然自若地住下来,没有任何反抗呢?

  “看陶某什么?”陶令盟对了易昕的视线,眼神里充满了温暖。易昕撇了撇嘴,活在明里的人都暗藏这太多的心思,反倒是藏在这暗格里的人,才少了勾心斗角。

  易昕虽然面上带着面具,心却没有,那些各自算计的人虽面上不曾带面具,心却是完整地遮了起来。易昕以为枫露茗会因为这件事情而疏远她甚至置她于死地,可他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教她武功,一口一个徒儿地套着近乎,仿佛事情从未发生过。

  雨就这样一直稀稀落落地下着,打在窗外的竹叶上,仿佛易昕此时的心一般凌乱如麻。易昕一个人坐在竹塌上,任由着雨水飘进来打在身上,是不是整个世界都如雨水一样冰冷无情?该把自己也打磨成滴水不漏般吗?每天都要周旋在长公主、秋无迹、枫露茗和陶令盟身边,易昕觉得自己变了好多。为什么最近几天下来,突然好累。

  “易少心情不好?”红裀粘过来,嬉皮笑脸地逗着她开心。

  “嗯,烦。”易昕挤出笑脸,红裀这个小家伙,总是可以看出自己的心思。

  “红裀明天带着易少逃到外去看看吧!明天晚上有堂会,可热闹了!”红裀突然想出鬼主意,大眼睛亮得像竹叶上的雨水。一只手拉住易昕的袖子,巴巴地等着易昕的回答。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