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决意两分飞_女帝养成记
笔趣阁 > 女帝养成记 > 第34章 决意两分飞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4章 决意两分飞

  “没有很久,听人说你回来了我才出来的,跟我来。”枫露茗只是浅浅地笑笑,便拉着易昕往采红居走。易昕偷偷地看了看师父的神情,他今天怎么了?好端端的这么正式干什么?看得她也紧张起来。看着师父将大门关好,易昕才笑着开口:“师父,怎么啦?我做错什么了么?”

  枫露茗抬头看见易昕不明所以的笑,心中的嫉妒不仅不降反升,不由得一个箭步冲过去紧紧抱住了她。怎么办?他吃醋了,他真的不喜欢看见易昕跟秋无迹那么没轻没重的闹!当他刚刚听说易昕回来以后还要去见长公主和秋无迹,枫露茗的嫉妒心真的快要守不住了,他真的很想就这样将易昕送走,送到一个只有他才找得到的地方。枫露茗喘着粗气,因气愤而浑身颤抖着,抱着易昕的双臂不由得加重了几分力道。

  易昕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得半死,又被勒的呼吸困难,思维竟一片空白,只能任由着枫露茗紧紧地抱着,半饷才回过神来。师父这是怎么了,好像受了什么委屈一样,易昕轻轻拍拍枫露茗的背,希望他可以平静一点。

  “师父再这样抱着我,我会赖上师父的!”易昕凑在枫露茗的耳边,温言细语。

  如同条件反射一般,枫露茗一把推开了易昕,一双怒目圆瞪,死死地盯着她。“你一直都不肯答应跟我在一起,怎么会因为一个拥抱而赖上我?”

  “师父,你不是也没有做好跟我过一辈子的准备吗?”枫露茗下意识推开她的举动让她的心沉到谷底,虽然她不知道他究竟在忌惮什么,可是在他的心底里,她不是那个最合适的人,至少不是完全合适的。“师父,你若不想我赖上你,为什么要招惹我?”

  “不是这样的,我愿意跟你走一辈子。”枫露茗伸手去拉易昕的胳膊,“那我再问你一次,你想好了吗?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枫露茗突然好紧张,这句话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问了,可是这一次不一样,这一次,他不是计划不是利用,他是真心真意地,想要易昕完完全全地属于他。

  易昕一如既往地摇头。

  “为什么?”枫露茗紧紧握着易昕的手臂,“你到底在计较什么?”

  “我……”易昕咬了咬嘴唇,“我要的爱情你给不了。我没有办法跟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所以……”

  “三妻四妾有什么不对的?你这是什么理由?”

  易昕拼命地摇头:“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够了!不要再摇了!”枫露茗端过易昕的头,“真想看看你的脑袋里都装着些什么!我对你是真心的这还不够吗?”

  易昕抬头:“那除了长公主,你还有别的女人吗?”这是她的底线了,她真的,没办法再让步了。

  枫露茗不禁后退了两步,怔怔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易昕彻底绝望了,她耗尽了她最后一点力气问道:“有?”

  枫露茗不想骗她,只好点了点头:“十六岁时就完婚了。可是……”

  “没有可是!”易昕打断他,“对不起!”易昕冲枫露茗深深地鞠躬,回身要离开。

  “等等!”枫露茗拉住她,“我还有样东西要给你。”枫露茗伸手将桌上的包裹递给易昕,“你再想一想,我不在乎等多久,这里是金丝软猬甲,无论如何你先穿着,我不想尸人林的事再发生。”枫露茗的语气很坚定,根本由不得易昕拒绝。

  易昕抬头看师父坚定不移的眼睛,这么美这么吸引她的眼睛,她真的很想放弃自己那些诡异的坚持,什么都不想地跟他在一起,可是她做不到!她可以为他放弃自己的生命,却没办法为他与别的女人共享爱人。

  她一定是个疯女人。易昕自己都这样骂自己,师父是世上对她最好的男人,可是,她却因为自己的坚持而不肯接受他。易昕的心紧紧地绞在一起,几乎快要窒息。

  看着易昕离开,枫露茗跌坐在椅子上,这不是易昕第一次拒绝他了,可是这次却格外的心痛,原来付出真心是这样的,他将自己的真心捧出来给她,她却还是一如既往地摇头。可为什么,即便她再说一万次她不愿意,他也会愿意相信,在第一万零一次,她会点头。

  “主上!”鬼面从房上跃下,“那金丝软猬甲……是先帝留给您的,您……”

  “我知道。”枫露茗深深地叹了口气,“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可是主上,您不能对易昕姑娘动心!老祖宗不会同意你们在一起的,更何况……”

  “够了!”枫露茗打断了他,“我知道,退下吧!”枫露茗闭上了眼睛,原来他的一片真心还要有这么多坎坷需要面对。祖奶奶……是啊,她怎么会同意他跟一个身份不明的女人在一起呢!

  今晚真的好黑,易昕抱着包袱跑在青石板路上,不知道摔了多少次,易昕坐在地上,把头埋在包袱里失声痛哭,为什么让她遇见师父,却让她有那么多放不开?眼泪就这样止不住地往外涌,竟好像是在流血的心一般,再好的金疮药也止不住了。

  不知道哭了多久,易昕才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现在她能为师父做的,就是找到蕊儿,放他们离开。既然她没办法放开心里的计较,就让她为师父做点什么吧,至少让她可以不那么内疚。

  易昕将软猬甲穿着外衫里,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才向步闲烟的笼烟居走。

  “易昕?你怎么会来?”步闲烟看见易昕,很是诧异。他虽然跟枫露茗很熟,但关于枫露茗的计划决定他都很少过问,所以并不知道他们两人之间的事,他甚至还不知道易昕是女子。他只是简单地相信枫露茗做的决定都一定是为了蕊儿好,这样就足矣。

  “步兄,我一个人无聊,想找人喝酒,师父正气我不练武呢,不敢去招惹,所以就想到你了。”易昕和步闲烟接触也算很多,知道步闲烟是极正直极诚实的人,他又是蕊儿的青梅竹马,所以从他这里了解关于蕊儿的情况是再好不过的了。

  “哦。”步闲烟显然对这个理由并没有任何怀疑,很坦然地招呼易昕坐下,“枫露茗那个疯子就那怪脾气,说风就是雨的,没事,过一两天就消气了。行,那今儿我跟你喝酒!”

  “我们换个地方喝如何?”看着步闲烟拿出酒坛子,易昕才突发奇想,也许,换个地方喝酒是个不错的选择。

  “你要去哪儿?”步闲烟有些抓不着头脑。

  “那片树林。”易昕抬头,一双灿亮的眸子里含着步闲烟看不懂的灵动。步闲烟感叹,枫露茗收的这个徒弟跟枫露茗真的有些类似,都有着步闲烟摸不透的七窍玲珑心。不过既然枫露茗相信这个小家伙,他步闲烟自然也就会相信,他说树林,必然有他的用意。

  步闲烟也不再多问,只是递给易昕一坛酒,跟易昕一同走入了树林。易昕将灯笼挂着树枝上,挑了附近的另一棵树下坐了,拍了拍身旁的草地,冲步闲烟扬了扬嘴角:“坐啊。”

  “为什么不生火堆,还离灯笼这么远?”步闲烟挨着易昕坐了,却对易昕的做法表示疑问。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