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师父传功力 易昕忆曾经_女帝养成记
笔趣阁 > 女帝养成记 > 第43章 师父传功力 易昕忆曾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3章 师父传功力 易昕忆曾经

  “别担心,我只是不想你拒绝!”枫露茗将手掌放到易昕背后,将真气缓缓地输到易昕体内。易昕心中一痛,师父是在将自己的功力传给她。可她从来都没想过真的要师父的功力啊!这次走火入魔的事情也不能怪他,他却用这么强烈的方式在补偿!为什么,他为什么一定要让她亏欠他的呢?

  许久,枫露茗收了手,清咳了两声,才挥手将易昕的穴道解开。看着易昕还含着泪的眼睛:“别担心,只是我两成的功力,不碍事的,但至少可以保证你不会再掉下悬崖。”枫露茗轻轻地将易昕抱在怀里:“我不想再发生同样的事,失去你,我会受不了的。”

  易昕就这样静静地靠着枫露茗,这是她至今为止遇到的最温暖最安全的一个肩膀,她真的希望自己可以放弃自己的那么多所谓的坚持,接受他,做他的后盾。可是似乎一切都不那么可能了,这次的走火入魔的事情似乎并没有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却让她获得了一些失而复得的东西,记忆。

  易昕将自己的曾经全部拾起了,却发现一些自己原本不需要面对的事情不得不面对了,她有她的责任跟担子,这是她与生俱来,不可更改的。

  易昕本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是从2012年的那场太阳大磁暴中穿越到两千多年前的西樾国来的,似乎是偶然,又似乎是必然,因为即便她不属于这个时空,却属于南家。虽然她不愿承认,但她爸爸就是那个失踪二十年的太子南哲熙,他是在二十年前的战争中从西樾国穿越到现代去的,二十年后,命运的车轮周而复始,她又回到了她血脉开始的地方。一切似乎都是命运早已经安排好的,谁都没办法抗拒。

  易昕不得不面对她叫南易昕的事实,无论她多么向往自由,她都首先是姓南,然后才叫易昕,若是认真算起来,她是长孙公主,这是她的宿命,根本没办法逃脱。她大概可以知道长公主希望她顶替谁的位置了,因为长公主给她的刺青她也有,是南家世世代代都会留下了的胎记,只不过她的在天灵盖上,被头发挡住了,所以才不会被发现。既然是让她扮男人,很自然的是希望有一天让众人发现南家还有这么一个可以继承皇位的遗腹子,于是让她替长公主坐上皇位,成为她的傀儡。只是为什么会选中了她呢?易昕暗自忖度,她实在不是个听话的棋子,她身上究竟是怎样的特质让长公主愿意留她性命,一次一次地纵容她呢?

  易昕多希望自己的穿越只是一个梦,没有什么太阳磁暴,没有什么西樾国,她还是那个无忧无虑的高中生,闹钟一响,自己还是要起床上课;下课铃一响,她还是要跟林明霏去舞蹈队训练;老妈还是像往常一样叽叽喳喳地叫自己做这做那,一早上起来就不得安生;爸爸会准备好牛奶三明治,这个家里弥漫着荷包蛋的芳香;闺蜜林明霏也会从某个角落嗖地钻出来抢吃的,拿着早餐边吃边和老妈斗嘴……

  这一切明明都是那样的简单平常,对易昕而言,却已经成了她最大的满足。

  枫露茗感受到了易昕的哀痛,扳过她的脸,直直地看着她的眼睛:“怎么了?”

  易昕被他看得有些心酸。这个人是真心的喜欢她的,只是起初他们两人之间隔的只是两个人对感情的坚持,现在却还隔了两个人的责任,他要去做他北邺国的皇帝,而她却要帮助西樾国度过这段危机,她们俩终究是要渐行渐远的,易昕伸手去摸他的脸颊,这是她梦了多少次的一张脸,终究还是不得不放手了。

  “师父,对不起。”易昕的声音很小,小到她自己都不愿听清,可是枫露茗却听得一清二楚,抱着易昕的手也重了几分:“昕儿,你想说什么?”

  “我可能……”易昕抬头,便被枫露茗捂住了嘴巴,“昕儿,我不想听,除非你是想点头,否则不用再告诉我!”枫露茗将易昕抱在怀里,生怕一松手她便不见了。

  易昕也没有再说话,等到不得不面对的时候再去面对吧,这一刻,就让她享受这短暂的温存吧。

  山上绿树环绕,流水潺潺,实在是个避暑的好地方,于是皇上在昇廷山住了十几日,才带着众人起驾回宫。回宫时天气已见凉,除去正午十分的日头尚还有几分毒,大部分时间已经可以感受到习习秋风带了的凉意。一路走过,到处都是金黄色的谷子,再有月余,便是农忙收获的季节了。夕阳的余晖照得谷子泛着金光,就仿佛是一望无际的金色海洋,波涛汹涌,深藏不露。

  马车里,易昕倚着窗子发着呆,这是她第多少次叹气了?她只要一闲下来,头就会像灌了铅一样沉,里面有父母、有师父、有责任……她该怎么办?哲祈这个小皇叔根本没有能力登基掌管天下,长公主皇姑母是众所周知的荒淫无道,虽然在政治上有些伎俩,却更多时是不择手段,皇上爷爷又这般垂垂老矣,一旦有一天仙逝了,西樾国便会陷入一片混乱。易昕虽然也是一介女流,却因女扮男装而获得了更多的机会,她可以代替他们所有人,成为这个国家的皇帝。可是这不是易昕想要的,她从来都不愿做什么皇帝,尤其是以牺牲自己的幸福为代价。

  长公主究竟为什么选择了自己呢?易昕一直纠结在这样一个问题上,即便自己跟太子是有些相似,但毕竟是个女人,她若是希望找一个傀儡皇帝登基执政,找一个男人不是更合适吗?这样不是可以省去不少麻烦,也避免了被发现的危险吗?

  “易昕……你在想什么啊!你都不喜欢哲祈了吗?”哲祈凑到易昕身边打断了她的思路,直直地盯着易昕的眼睛。

  “傻瓜,我怎么会不喜欢你了呢!”易昕掐了掐哲祈的脸,笑着说。易昕看着哲祈的脸,不禁悠悠地想,傻子多好啊,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承担,开心便笑,伤心便哭,这世间万物的生死与我无干,这是一种怎样超然的幸福啊。

  “那……”哲祈的话还没有出口,便听见车外一阵喧哗,“有刺客!快抓刺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