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再访司徒府 易昕骤毒发_女帝养成记
笔趣阁 > 女帝养成记 > 第47章 再访司徒府 易昕骤毒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7章 再访司徒府 易昕骤毒发

  等玉树园的小厮们回来时,才发现正厅的大门被铁链牢牢锁住了,一众人都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才上去,便听见屋内带着颤音几乎微不可闻的呼救:“有人……吗……救……”

  “是卜少!”小厮们立即慌做一团,他们没有钥匙,只能靠斧子将门劈开,就这样慌乱了好一阵子,才将奄奄一息的卜玉郎救了出来。

  易昕听闻卜玉郎的惨状时,一口茶全部喷了出来,狂笑不止。这个卜玉郎算是彻底栽到她手里了,再敢有什么非法只想,她就做了他!这一闹,动静似乎终究还是有点大了,长公主听闻时也是忍不住偷笑,这个古灵精灵的易昕,花招还真多!长公主转念,按照常理,这个卜玉郎如此行为是该扔进尸人林里养僵尸的,可是他的体质暂时还没有合适的替代,看了还只能让他再多活一段时间了!不过易昕这招下马威倒是很不错,能让他暂时收敛一段时间了!

  日子过得太快,一瞬间就已经将树林打红,整个云雨宫,乃至整个皇宫,到处都是扫落叶换窗纸的小厮,几乎每天都忙得不亦乐乎,这样一对比,反而显得易昕变成了闲散人员了。易昕实在有些无聊,对练武也变得恹恹,便请了假出宫玩玩。

  “易少,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红裀看方向不是往无忧楼的,不禁有些诧异。

  “去看看司徒啊,给他送药,毕竟人家救了我一命,礼尚往来呗!”

  易昕终究不是第一次来司徒府了,也不等小厮通禀,就已经大大咧咧地走进了院子。

  “易……易昕?”司徒一见易昕,不禁瞪大了眼睛,一副惊恐的表情。

  易昕还是一如往常一般逗他,也做出那副表情,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你见鬼啦!”

  “你……”话还没说完,身后已经传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司徒大哥,有客人啊!”

  易昕歪了歪头,将被司徒挡在身后的女子看清楚,一身翠绿色短打装扮,腰间配着一柄宝剑,脸庞有些方,不过眼睛和嘴巴都很大,到显得格外爽朗。易昕便明白,这女子定然是跟了司徒。不过易昕也承认,这样英姿飒爽的女子,也是很配司徒的。

  “在下易昕,来看看司徒将军的鞭伤,不知有姑娘在此,叨扰了!”易昕微笑着跟女子打招呼。

  “我叫伍庭芳,是来照顾大哥伤势的!”伍庭芳也不避讳,对司徒的爱意自然流露,反而使得司徒弄得满脸通红,不知该如何答复。

  易昕撇嘴:“好啊司徒,金屋藏娇啊!真是艳福不浅啊!”

  “别,别胡说!”司徒有些羞急,“小芳只是来看看我的伤,你可别坏了她的名声!”他下意识地不愿易昕见到伍庭芳,他不是不懂伍庭芳的心思,只是他对一个男人动心已然是错误了,他不能再拉着一个他不爱的女人毁了她一辈子。

  “好,我什么都没看见,行了吧?”易昕摇头,死鸭子嘴硬!不就是最近都在传他有断袖之癖,他害怕相好的担心,就赶紧接过来证实一下嘛!

  易昕也没有再逗他,而是跟两人寒暄了几句鞭伤习武一类的话,不多时,便有小厮来报:“易大人,老爷有请!”

  伍庭芳笑笑:“那你们男人聊吧,我就不打扰了!”

  易昕跟着司徒一同来到了司徒战的面前,司徒战竖着眉,看向易昕。这就是最近司徒沐雨心心念念的人啊!儿子是他的,这二十年都是他养大的,儿子心里想什么他清楚的很!他司徒家向来以专一著称,几代人都是一夫一妻,至死不渝。他这个儿子自然也是一样的死脑筋,所以他绝对不会容许他的儿子为了个男人神魂颠倒,断了司徒家的香火!

  易昕有些摸不着头脑,按理说,她好歹在大殿上帮着司徒求情了,这老司徒怎么反而对她这般不友好呢?还不等易昕开口,司徒战已经拍案而起,一掌向易昕拍去。易昕瞪大了眼睛,紧退了几步,躲过了他的攻击。

  “爹!”司徒下意识地挡在了易昕的身前。

  “卫国公,您这是为何?是否有什么误会啊?”易昕很诧异,她最近都没有招惹司徒家的人,连个家丁她都没动过,这老司徒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啊?

  “臭小子你给老子让开!敢拦老子,老子打折你的腿!”司徒战一把推开司徒沐雨,伸手又是一掌向易昕拍去,易昕自知不是司徒战的对手,也不想与他动手,便一连退让,左闪右躲,尽量不予他交锋。

  “爹,您到底要干什么啊!”司徒还是冲上前去护着易昕,一个不慎,一掌打在了他的背上,司徒战是想置易昕于死地的,自然不会手下留情,一掌,便将司徒沐雨打在了地上,背上的鞭伤骤然裂开。

  “司徒!”易昕看不过,终究还是过去将他扶起,“没事吧,你是不在家说我什么坏话了?你爹要干嘛呀?”

  司徒忍着痛,回头跟爹求情:“爹,有什么事,坐下来说不好么?”

  司徒战咬紧了牙,看来这个混小子比他想象得更痴情,现在已经是深陷到情网里不能自拔了,他妄图通过杀死易昕来让这小子死心显然是不可能了,万一这傻小子再一根筋地一辈子不娶,那他反而打错了算盘。司徒战收了手:“罢了,罢了!”转身要离开。

  司徒战才转头,易昕突然觉得一沉,脚下一时没了力气,瘫倒在地。胸腔里仿佛有千万只小虫在不停地啃噬,易昕紧捂着胸口,这是怎么了?

  “易少!”红裀一把扶住了易昕,“您这是怎么了?您没事吧?”

  “爹!”司徒沐雨回头,却只看见他也是一脸的茫然,司徒战向来光明磊落,怎么会做这种暗箭伤人的勾当!司徒沐雨无法,只能回过头看易昕,他不能有事啊!

  易昕止不住颤抖,几乎快要昏厥,到底是怎么了,快点,赶快想出是哪里出了问题,她不要死,不要死!易昕将最近的事情都回忆里一遍,突然想起自己荷包里的药,秋无迹当日留给她的药!易昕颤抖着指了指荷包,红裀会意地掏出荷包里的药丸,试探地看着易昕,易昕费力地点点头,红裀连忙将药喂给她。

  不过半炷香的功夫,易昕便恢复了正常。到底还是被长公主牵制住了,有了这个药,她根本没办法逃跑。易昕心中黯然,也许事情并不能如想象中一般简单,这场江山拉锯战,竟然是不可避免的吗?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