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易昕曝身世 易昕见花魁_女帝养成记
笔趣阁 > 女帝养成记 > 第48章 易昕曝身世 易昕见花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8章 易昕曝身世 易昕见花魁

  司徒战将司徒沐雨刚刚的紧张全部看在眼里,心却愈发地沉了,那小子到底是已经深陷了,罢了,管不了,还是眼不见为净吧!

  “卫国公!”易昕突然叫住了他,“易昕本来只是来找司徒将军串门子的,不过这一毒发,倒真的有件事要跟您谈谈!”

  司徒战一扬眉,站在那儿等着易昕开口。

  “这件事只能你我二人谈,可有谈话之处?”易昕直直地看着司徒战,等着他的回答。

  “你小子疯了!”司徒沐雨一把拉过她,“我爹正要杀你呢!找个背人的地方,你不是送死去嘛!”

  易昕不理他:“红裀,去帮着司徒将军上药去!”

  司徒战点头:“跟我来!”

  易昕随着他走到了另外一间房间,关了门窗后才缓缓摘下面具,司徒看见易昕的右脸,一时间目瞪口呆:“你……你是……”

  易昕叹气:“这个是假的,是长公主派人刺上去的,长公主应该是希望我假扮南家遗腹子,获得皇位。刚刚那毒也是她下的,应该也是为了牵制我,可是她没想到,我真的是太子南哲熙的孩子!”易昕是想了很久才决定告诉老司徒的。司徒家世代掌握重兵,却从不曾谋反,为了南家的江山牺牲了太多的生命,到司徒战这一代已经是一根独苗了,这种世代的忠心是易昕愿意相信的,除了他,她也想不出谁更值得她信任了。

  易昕将头发微微分开,将那个胎记露出来:“这个才是真的,不信,您可以试一下!”南家的胎记是南家的守护神,凡是有冲击时,都会保护本体少受伤害。

  老司徒自然是知道的,运了气伸手往易昕的头顶拍去,还未完全触碰头发,一股强大的气流瞬间冲出,将他的手掌顶了回去。司徒战心中有了定论,心中不禁百感交集,跪了下来:“臣司徒战拜见长孙殿下,长孙殿下可知太子的下落?”

  易昕叹气:“我也找不到他,不过你放心,他很健康。卫国公,我来是希望可以有人知道我的身份,揭穿长公主的阴谋,您是我最信赖的人,所以,要请您帮忙。”

  “全凭长孙殿下吩咐,司徒战万次不辞!臣绝不会让江山,落入那样一个阴险的女人手中!”

  易昕点头,可惜她现在也想不出什么应对长公主的办法,走一步算一步吧,至少现在,她有了一个信得过的帮手。

  她又叹息,不知道这样做,是不是意味着离师父越来越远?

  “有一事,原是老臣家教不严,本不该与殿下您说说,只是……犬子对您……怕是动了些情愫,老臣不敢妄图殿下做什么,只是告知殿下,也免得殿下被犬子吓到。”司徒战说的有几分羞愧,毕竟自己的儿子断袖,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易昕微怔,竟有些好笑,只是看司徒战这般模样,只能强忍了。司徒沐雨那个呆子,他居然那玩笑当真了?怪不得伍庭芳现在住在这司徒府里呢,想是怕他误入歧途了啊!看司徒战还一脸尴尬地站在她对面,易昕点点头:“卫国公放心,贵公子的婚事自然有皇上定夺呢,怎么会任由着他胡闹。”

  “司徒家向来是不受赐婚了,几世几代都是自主定夺,从一而终的,像臣的糟糠之妻,死了二十余年,也不曾续弦。只怕,犬子更是痴情啊!”

  易昕听得有些怔忪,在这样一个社会,居然还有这样一家人,愿意从一而终,一生一世一双人,真是十分难得啊!若当初易昕留在司徒身边,也许她也会对他动心,也许,她也不会像现在一般纠结。命运已经将她推到了师父身边,却给了她如此复杂的牵绊。

  叶子终究是要离开树枝的,即便再不舍得,也奈何不了秋风的残酷,躲不掉的命运,天注定的分离!只几天,叶子就已经落得干干净净了,树叶明年还会长新的,谁会管这一季叶子的死活呢?

  无忧楼来了头牌,三天内便红遍了京城,几乎每一个名门贵族都希望一睹她的美艳,易昕一听有这等热闹,便兴冲冲地领着红裀去无忧楼凑热闹。

  “花离风,我好歹也是个股东吧?你选的新头牌还不让我见识见识!”易昕赖在二楼的厢房上死活不肯走,花离风任凭怎样威逼利诱,她都死赖在不肯离开。

  “祖宗,你是我祖宗还不行吗?你知不知道我这一个厢房能赚多少两银子吗?你先上后边待会儿,等她下台了我令她见你去不是一样吗?”花离风对她是真的没有了办法,这个女人他又碰不得又惹不起,真是快被她逼疯了!

  “我不要!”易昕撇头,“这里看的跟后台怎么会一样!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一个守财奴啊!你今天肯定是赶不走我了,我就要坐在这儿,你能拿我怎样!”易昕也大概知道了他跟枫露茗的关系,他不敢惹她,那她还怕什么呢!

  花离风无法,只能任由着易昕霸占了视线最好的厢房,陪着她坐下来等着大戏开台。

  几声铜铃响动,大厅安静下来,天花板上洒下各色的花瓣,灯火突然熄灭,只留下一柱灯光直射在台上,一阵悠扬的笛声缱绻缠绵,吹得人心都有些醉了,才见一个身着白衣的女子坐着秋千从天空中缓缓下落,白衣轻薄如九天仙女般灵动,一双白嫩的双脚未着罗袜,肤白如玉,惹人遐想。白皙的瓜子脸,眼波流转,巧笑嫣然,只一瞬间,就勾走了一众男儿的心魂。

  易昕一惊,不禁站起身走到了栏杆前,仿佛害怕漏掉一个细节般瞪大了双眼,细细地看着女子走下来,软软地开口。

  我用三世的情换你一生的缘。

  只为今生能够与你重新面对面。

  我用三世的情换你一生的缘。

  只是不想再许愿让我们来生再相见。

  我用三世的情换你一生的缘。

  只为寻找你太久可是相聚又太短。

  我用三世的情换你一生的缘。

  只是不愿再错过你我生命中的每一天。

  前生你是桃花一片。

  遮住了我想你的天。

  红尘中的我看不穿。

  是你曾经想我的眼。

  来生我是桃花一片。

  曾经凋零在你的指尖。

  听着你红尘中的长叹。

  落花憔悴了想你的容颜。

  台上的她就如同一个下凡的仙子,身轻如燕,易昕脸上的笑意渐深,足尖一点,从二楼的厢房处一跃而起,飞到了戏台上。“喂!”花离风伸手去拽,却还是晚了一步,只能任由着易昕去胡闹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