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易昕见故友 决意摆纷争_女帝养成记
笔趣阁 > 女帝养成记 > 第49章 易昕见故友 决意摆纷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49章 易昕见故友 决意摆纷争

  那白衣女子见有人冲自己飞来,显然怔住了,等看清来人的相貌时,不禁露出一抹极甜的笑,伸出雪白的手臂握住易昕的手,两人相视一笑,能再见到你,真好。两人的默契似乎是浑然天成的,不需要事先排练或沟通,一个眼神一个抬手,对方便已经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做。她们俩从小就一起长大,一起学笛子,一起学古筝,一起学跳舞,上了中学以后更是一起登台,这十几年的默契已经养成,自然不需要任何交流。台下的观众不明所以,只当是歌舞的编排,真的有人只羡鸳鸯不羡仙,为了追逐这位美丽的仙女,从天庭追到凡间。

  花离风在楼上看的有些呆了,这林明霏来京城不过十几天,易昕怎么会见过她呢?

  一曲毕,两人牵手走下戏台,向后台走去,花离风一见,只得马上往后台赶。

  “明霏,我好想你……”易昕一把抱住她,脑袋搭在她的肩膀上晃来晃去,极尽所能地撒着娇。

  “知道了!”明霏一把推开易昕的脑袋,“南易昕你最好能给我解释一下我们所站的这块土地为什么姓南!”

  易昕一把捂住明霏的嘴巴:“这里现在没有人知道我姓南,大家都以为我姓易!”

  易昕刚刚说完,花离风便赶了过来,冲着黏在一起的两个人张大了嘴巴:“你们俩这是……”

  易昕浅笑:“这女人我看上了,今晚给我准备间房间,我要好好宠宠她!”易昕一扬眉,便将明霏的头按在自己的肩膀上。

  花离风讪笑了两声:“明霏你不是卖艺不卖身吗?”

  “奴家愿意服侍易公子。”明霏闪了闪大眼睛,娇笑嫣然。

  “你们……”花离风无法,只能照着易昕说的做,这两个女人是闹的哪一出啊?

  易昕坐在床上给明霏讲事情的来龙去脉,明霏闪着大眼睛静静地听,直到易昕讲完,明霏才狡黠一笑:“所以我是跟着你一起穿越过来的喽?所以你是皇亲国戚喽?所以你喜欢上别国皇子喽?哎呀呀,这剧情太狗血了!”

  “你胡说什么!”易昕挠她的痒,“你得帮我,咱俩都认识这么多年了,你必须帮我!”

  “认识多少年了?我算算哈!”明霏掰着手指想了想,“嗯,负两千多年了!”

  “林明霏!”易昕哭笑不得,“你别再玩我了,我是真心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昕儿,你既然不想承担这份责任就逃呗!天下这么大,哪儿不是都能去吗?你那个师父要是真心喜欢你,也一定会跟你天涯相随的!”明霏闪着大眼睛,她跟易昕太熟了,熟到早已经不分彼此了,易昕是怎样喜爱自由的性格她很清楚,要用一个国家一个氏族的事情来牵绊她,她一定不会幸福的。

  “师父……他会吗?”易昕有些犹豫,师父是喜欢她的,可是让他为了她而放弃争夺皇位就实在有些勉强了,在他心里她究竟会是个怎样的地位呢?易昕有些不自信,师父会是那种爱江山更爱美人的人吗?

  “不试怎么知道他不会呢!”明霏掐着易昕的脸蛋,“我不在的这段日子你到底都经历了什么啊?你才十七岁啊,亲爱的,这瞻前顾后的,我以为你都七十了呢!喜欢你就勇敢地追,这么多顾虑,累不累啊!”

  易昕拄着头想了好久,是啊,为了那不知道的明天而放弃努力实在是有些懦弱,无论做什么,首先要尝试了,至少以后,都不会后悔。师父现在还不够爱她吗?那就想些办法,勾引师父跟自己私奔吧,什么社稷江山,什么恩怨情仇统统抛到脑后吧!

  易昕是想着明霏的话回到云雨宫的,她的确变得有畏首畏尾了,当初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哪儿去了?喜欢一个人不勇敢地争取,只会让自己后悔一生。也许,她真的可以跟师父远走天涯。

  易昕的心明明是笃定的,可是到了采红居门口,却还是犹豫了,说白了,自己要做的,不过是一场谋划好的陷阱,最终的目的是让师父完完整整地爱上她,愿意为了她放弃争夺皇位。易昕扯出一抹笑容,既然已经决定试一次,就好好地体验一次恋爱的滋味吧!

  “昕儿?”看见易昕,枫露茗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门口那个眼神中带着明艳光芒的人真的是易昕吗,怎么如同恍如隔世未见?是自己喝多了,营造出的梦吗?

  “师父,我来告诉你,我喜欢你。”原来告白这样简单,就这几个字,说出口,便豁然开朗。

  “昕儿。”枫露茗冲过去抱住她,这几个字是他听过的最美的一句话,他从来不知道,原来世上还有这么动听的声音,每一个字敲在心房,都化成甜蜜的音符。

  易昕抬头看着枫露茗,不管怎样,让他们没有顾忌地爱一场吧,哪怕最后的结局是曲终人散,至少现在的师父是这样的快乐,不是吗?易昕从没见过这么快乐的师父,往日阴沉的眸子变得很是明快,点点笑意飞溅出来,更映得脸色璀璨如玉,易昕也笑着,这样的幸福真的很好。

  “昕儿,我跟你保证,你会是我北邺国的皇后。”枫露茗笑着许诺。

  易昕的身子僵了僵,终究还是挤出了一丝浅笑:“不谈这个好不好?我给你跳舞吧,刚才在花蜜蜂那儿我跳了半支舞,把我的瘾都勾起来了,师父你弹首曲子,我想跳舞。”

  枫露茗看看易昕的装扮:“穿着男装跳舞?傻丫头,太不搭调了。这支我咱们先记着吧,等我带着你离开的时候你换了女装再给我跳,好么?”

  会有这么一天吗?易昕有些怔忪,却还是点了点头:“好。”

  易昕又安慰自己,会的,一定会的,等他们一起离开这些纷纷扰扰,她每天都给师父跳舞唱歌,每天!

  枫露茗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易昕,这一刻他想了多久,他几乎快被她逼疯了。不知道花离风是用了怎样的方法,可以让易昕才出去一天,便愿意跟他在一起。

  易昕在无忧楼给明霏赎身的事情在京城里闹得沸沸扬扬,一来是明霏的出场实在惊艳,只出演了三天就被人包了,见过她的人不禁意犹未尽,而没见过的更是只能听传闻来想象;二来京城里几乎无人不知易昕受宠,皇帝宠他、长公主宠他、小王爷宠他,这皇家的三股势力都对他极好,对于他的每一件事,早已成为人们茶余饭后议论的焦点。这样两个风生水起的人相遇,难免有人会多说一些。不过易昕却从不在乎这些风言风语,明霏更是乐得听这些热闹,两个人仍旧三不五时地黏在一起,连花离风都倍感无奈。

  “明霏,你这是干什么啊?”易昕拿起一些玉坠,仔细端详,这东西怎么长得这么眼熟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