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院墙隔悲喜 圣旨成惊雷_女帝养成记
笔趣阁 > 女帝养成记 > 第55章 院墙隔悲喜 圣旨成惊雷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5章 院墙隔悲喜 圣旨成惊雷

  “我什么都不要!”易昕推开枫露茗的手,退后了几步,轻微地摇头,“我要的你给不了,索性都就不要了吧,你我也好安心!”易昕将包袱放在身边不远处的石桌上,冲枫露茗惨然一笑:“师父,这个包裹里还有你写给我的《金缕曲》,我知道你的身世让你没办法为了我放弃,你的仇恨你的不甘我统统知道的……真的知道的。你要照顾好自己,凡事要以自己的安危为重,争夺那位置前途渺茫,你一定要谨慎。你的功力有一半都传给我了,所以能不自己应对的人就不要自己逞强,让你的那些暗夜骑保护你就好。没有我的牵绊,你也少了不少的顾虑,以后放心地做你想做的事吧,我不会再阻拦你了。木棉坠子也在里面,对不起,昕儿不能做你的木棉了,你脚下的土地昕儿站不了,你会找到愿意在那片土地上与你分担风雨的另外一棵树的,哪怕不是木棉,还可以是木兰,是红梅。还有,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师父!”易昕一边说一边往后退,话说完,已经退到了门头,易昕猛地扭头跑走,一个转身,泪便决堤。

  跑了不远,易昕便停下来,抱着最后残存的那一丝丝希望停在院墙外,心底里一个小小的声音不停地在祈祷:“师父,你追出来啊,你追出来说你愿意放弃争位,哪怕你追出来央求我再多考虑几天也好!师父,求你追出来啊!”

  而院墙内,枫露茗僵直地站在那里,盯着易昕消失的地方发呆,她不要他了,她彻底放弃他了,既然她不想跟他一辈子,为什么还有给他这段时间的美好回忆?他已经步步沦陷了,她却说她想要的他给不了!枫露茗心疼难耐,僵直的身子有些弓起,一瞬间有种绝望油然而生。

  时间渐渐流逝,易昕的眼泪也流干了,竟禁不住地笑了起来,是她太天真了,为什么还有抱着这样的期待呢?为什么要用自己的幻想来凌辱自己的自尊呢?她没有皇位重要,从来都没有,她居然还会自不量力地以为师父会为了红颜弃江山,自己怎么那么可笑!

  易昕擦干了眼泪,深深地呼吸,这么明显的事实,她居然现在才看清!易昕不再回头,决然地离去。既然师父都不曾留恋,她又何必痴缠。

  没有爱情有什么了不起,她南易昕可以像男人一样活,她一定要用自己的肩膀扛起整个西樾国给师父看看,你放弃的女人,可以跟你一样执掌江山!易昕昂起头,女人啊女人,你为什么总是不明白,爱情永远只是玩具,男人只有在拥有了权利了以后才会想到爱情,只有女人才会傻到以为爱情是一个人的全部。

  新年刚过,云雨宫到处都张灯结彩,明艳的红色就如同鲜血一般淹没了易昕的思绪,易昕点点头,新年嘛,总归该有些新气象的!易昕回到翠缕亭,也换了一套红色的长袍,过年嘛,穿的还是喜气一点的好。

  “嘿,易昕!”司徒的声音从院外传来,“干嘛呢?喝酒去!”易昕最近几天总是往司徒府跑,他们之间的关系缓和了不少,司徒对她倒似乎没有那么戒备了。

  易昕迎出去,就看见满眼笑意的司徒,几乎是有些下意识,易昕学着司徒牵了牵嘴角。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啊,无论什么时候看见他,都是这副喜笑颜开的模样。

  “走,我请你喝酒去!”司徒见易昕一身红装,倒是格外喜庆。

  “行,喝酒去!”易昕极力地想将一切烦恼统统忘掉,借酒消愁虽然不是什么聪明的选择,却是最简单易行的法子。易昕拍了拍司徒的肩,很有要跟他勾肩搭背的架势:“喝酒去,看我不把你喝到桌子底下去!”

  “把我喝倒?你少吹牛了!老子喝酒吃肉的时候你还是没断奶呢!”

  “少跟易少我装蒜!”

  两个人一言一语地离开了翠缕亭,却没有注意身后不远处那双妒火中烧的眼睛。枫露茗苦笑,他以为他只要来了就还有机会,看来,自己是太自以为是了!她已经将所有关于他的东西统统还会来了,她已经决定放弃他了。这些天的恩爱,难道都只是假象吗?她易昕居然就这么心狠,连一点机会都不留给他!枫露茗不禁放声大笑,笑到眼泪都留下来,他到底做错了什么?

  枫露茗一拳打在身边的树干上,他不会放弃,无论用什么方法,他都要挽回易昕的心,他要江山,也要他的木棉!枫露茗眯了眯眼睛,他会是北邺国的皇帝,她也会是北邺国的皇后,一定!

  大年初九,靖安帝封镇关大将司徒沐雨为大元帅,太傅南易昕为总监军,十日后一同出兵,帅十万将士前往西南剿灭叛党。这个圣旨就好比一记惊雷,以最快的速度传向京城的每一个角落。

  “长公主,皇上这是在干什么?”秋无迹有些摸不透皇上的心思,易昕只会些三脚猫的功夫,虽然现在有了枫露茗的四五成功力傍身,也不至于可以上前线啊!皇上让她上前线,这不就是让她送死去的么?

  长公主叹气,她这个父皇在想什么她也摸不透,按理说这易昕应该算是她的人,可皇帝却没有跟她商量过,甚至一点迹象都没有,就封了易昕做什么监军,是他发现了她的计划?准备先杀了易昕灭口吗?可是若是他想让一个人死,何必费这么大的周章呢?他在试探易昕什么?

  枫露茗听到这个消息时几乎要背过气去,她为了逃开他,宁愿把自己推到那么危险的地方?枫露茗紧紧闭上了眼睛,自言自语:“你不准给我有事,否则我就追到阴曹地府,也一定要把你拎回来!”枫露茗叹气,她连死都不怕,为什么害怕他做皇帝?

  而无忧楼里,明霏正缠着易昕,死活要易昕带着她一起去。

  “不行,你又不会武功,给我老老实实呆在这儿,哪儿都不准去!”

  “可是这么热闹的事儿,怎么能少了我呢?我不管,我就要去!”

  “不准去!”

  “就要去!”

  花离风无奈地看着两个人,这两个人真的是好朋友?确定不是冤家吗?他之前一直以为易昕是这世上花招最多的姑娘,见了明霏突然发现,果然是强中自有强中手啊!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目光开始离不开她,她笑他便笑,她撇嘴他便撇嘴,她……

  初阳端着点心放在两人中间:“易少,林姑娘,先吃点点心吧,别吵了!”

  易昕顺手拿起一块芙蓉糕塞在嘴里,却没有停止跟明霏的争吵:“唔吨触!”

  明霏也是一样,抓起一块桂花糕放进嘴里:“肘绕触!”

  没有人知道她们俩吵了多久,反正似乎直到初阳把空盘子撤走,两个人都没有停止争吵。

  易昕突然想起与师父的约定,她到底还是欠了他一支舞啊!易昕叹气:“明霏,我给你个热闹,你陪我跳支舞吧,算是给将士们送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