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纠结送战曲 夜色还武功_女帝养成记
笔趣阁 > 女帝养成记 > 第57章 纠结送战曲 夜色还武功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57章 纠结送战曲 夜色还武功

  一阵羌笛声悠然响起,带着如丝如缕的幽怨,两个人都如同雕塑般,只是深情相望,仿佛要将对方刻在脑海中。蓦地,笙歌长袖一甩,琵琶声骤起,如一阵狂风骤雨,漫天袭来。笙歌长袖舞动,腰姿犹如弱柳扶风,步伐仿若轻云飞雪,金钗微摇,罗带飘舞,台下的人都不禁屏住呼吸,仿佛气息太重,便会将这仙子吹走。

  琵琶声渐弱,明霏缓缓伸出手,幽怨地望向一直未动的易昕,所以人的目光都聚焦在易昕身上,仿佛在思考,为何会有这样一个无情男人,放任一个这般灵动地女子独自黯然神伤。

  极度的静谧时,一阵战鼓骤起,节奏刚劲雄武,声声振奋人心,易昕猛地抬头,一掌推开明霏的手,抽出佩剑来翻舞,细密的剑花如同坠落的星雨,又如美人离别的清泪,这是大家第一次见到男人跳舞,完全不同于之前的基调,似乎每一步都孔武有力,招招让人热血沸腾。

  鼓声渐弱,笛声又起,易昕一手托起明霏的腰,明霏就如同一团红色的火焰,与铁甲交织在一起。欲拒还迎,欲罢还牵,观者无不为之动容。

  明霏与易昕这才幽幽地开口。

  君欲守土复开疆血犹热志四方。

  我为君擦拭缨枪为君披戎装。

  君道莫笑醉沙场看九州烽烟扬。

  我唱战歌送君往高唱。

  听昨夜有戎狄。

  叩我雁门关攀我十丈城墙。

  看九州有烽火。

  江山千万里烽火次第燃。

  我高歌送君行。

  掌中弓虽冷鲜血犹是滚烫。

  且为君倾此杯。

  愿君此行归来踏凯旋。

  我梦君征战一月。

  君行一月梦君征战。

  我梦君归来一年。

  君行一年梦君归来。

  我梦君不还五年。

  君行五年梦君不还。

  我梦已不在十年。

  十年梦不在。

  闻说塞外雪花开吹一夜行路难。

  我织一片明月光愿为君司南。

  闻君跃马提缨枪逐戎狄酒一觞。

  我将祝捷酒浅埋待君。

  共醉万场。

  一曲唱完,本来胶着的两人却不知何时早已隔了甚远,只有手中握的空拳,遥遥相望。

  在座观者无不唏嘘,自古英雄最情长,只是委屈了苦等在家的痴情女子,何时才能等回她的情郎?

  易昕拉着明霏跪下来:“易昕并不是儿女情长,只是想激励众位将士,早日凯旋归来,再醉万场!”

  皇帝点头:“不错。”

  几乎所有人都在几近所能地夸赞着舞蹈的绝妙,却还是有那么几个人各怀心事,暗自神伤。比如在皇上身后低头不语的笙歌,比如坐在位置上猛灌黄汤的司徒,比如屋顶上偷窥着一切的枫露茗。

  这样一场舞蹈,换来的究竟是多少人的不眠夜?

  月色苍白,洒下一片冰凉,翠缕亭内,易昕站在窗前,久久无法安眠。她承认,这支舞她有私心,她相信师父会看到的,所以她故意选择了这样一首爱恨缠绵的歌;故意让明霏穿着一身红装,如同一朵娇艳的木棉花;故意让这段爱情被天下大事阻隔;故意……她希望师父回心转意,虽然这种希望已经变得渺茫。

  易昕叹气,终究还是她太傻了,何必再这般痴缠呢?该放手的,早就该放手的,她却一而再,再而三地纠结着,易昕弯了弯嘴角,这是她的宿命,逃脱不了。

  推开门,易昕终究还是决定走一趟采红居。

  采红居的大门总是敞开着的,至少对于易昕而言是这样,易昕推开门,屋内的灯光依旧亮着,隐约映出枫露茗的剪影,透着道不明的寂寞悲凉。易昕上前敲了敲门:“师父。”

  枫露茗几乎是冲过来开门的:“昕儿……”他不由分说地将易昕拥进怀里,他有多久没有抱过她了,为什么他会有恍若隔世的感觉?

  “师父。”易昕的声音平静得如同陌生人一般,嘴角微微上扬,抬手封住了枫露茗的穴位。

  “昕儿!”枫露茗一惊,易昕要做什么?

  “对不起,点穴是跟师父学的,却最终用在了师父身上。师父,欠你的,还是决定还给你!”易昕笑了笑,将手掌放在他的肩上,将自己的真气缓缓输入到他的体内。她明天就要上前线了,她不希望每一次的打斗都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他,她决定忘记的,就不容许任何东西来提醒她!

  易昕皱眉,将真气输出是这么难受的一件事,体内仿佛在燃烧,灼得她有些站不稳。易昕胸中吃痛,蓦地收了手,剩下的这一点真气看来是传不回他的体内了,罢了,终究是有还不回去的东西啊!易昕叹气,捂住胸口,回身准备离开。

  “易姑娘!”鬼面突然出现,伸手拦住她面前。

  易昕这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鬼面,他是枫露茗暗夜骑的首领,却满脸刀疤不辨容貌,月光下,竟有种触目惊心的狰狞。易昕扬了扬略显苍白的嘴角:“你家主上过不了一会儿就能冲开穴道了,你不用那么紧张。”

  鬼面有些急:“易姑娘!您……不能丢下主上一个人!您……”

  “鬼面,这个抉择是师父选的,我只是尊重他的决定。只要师父还惦记他的皇位,我就不会留在师父身边,除非……我死了。还有,告诉无面不要再跟着我了,再让我发现你们暗夜骑的人,我会当细作处理的!”易昕的语气冷淡而绝决,说完,也不停留,绕过鬼面,头也不回地离去。

  “昕……儿……”枫露茗直挺挺地站在原地,他多想问问她,她想将他的一切还给他,为什么不把他的心,也一同还回来?

  易昕走出采红居,才觉得身体有些飘,做什么都用不上力气,不知道她是不是又做错事了,她这样终究是没逃过一个情字,为什么一定要将功力还给他,没有功力傍身,她去前线不就是炮灰吗?易昕不禁自嘲地笑了,南易昕,你到底有多傻啊?

  “喂!”秋无迹看见易昕东倒西歪地步伐,不禁紧走了几步,扶住她的肩膀,“你又怎么了?”

  “秋无迹!”易昕看见他,才脚下一软,歪在他怀里。

  秋无迹皱了皱眉头,伸手去摸她的脉,须臾,他便扬了扬眉毛,嘴角弯起一抹玩味的笑:“你找死啊?明天出兵你今天把功力给谁了?还给了枫露茗?”

  易昕点头,是在回答他前面那个问题,还是回答后面的?易昕也在想,她把功力还给枫露茗,是不是真的就是找死呢?

  秋无迹叹了叹气,拦腰抱起了易昕:“走吧,上我那儿去!”

  当秋无迹将她扔到他的床上时,她还是有些害……害怕!这个家伙要干什么?不会又兽性大发了吧?几乎是下意识的,易昕伸手去护自己的胸。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