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易昕出战策 瓮中待君来_女帝养成记
笔趣阁 > 女帝养成记 > 第61章 易昕出战策 瓮中待君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1章 易昕出战策 瓮中待君来

  易昕站起来,指着地图部署:“选四万精锐,趁着天没黑,以巡山为由先埋伏在旁边的山上,若是怕暴露就穿上蓑衣,脸上涂了迷彩再走,按兵不动,等对方出兵。天黑以后,若是对方出兵人数少,或见营中起火,便回头与城中将士夹击偷袭者;若是对方出兵人数多,你们便想办法打到观海城里去,以最快的速度把兵权夺过来,若是想出兵合围,想来城中必然空虚,他们既然来了,就不能再给他们回去的机会。”

  “好,听你的。”司徒点头,他相信易昕,从来都是没有任何理由的相信。

  “我不怕他火攻,一来这里离海边不过几里,取水方便,而且海风的潮湿让火攻变得没那么容易,二来现在是初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下雨,老天可不管谁的计划,所以火攻风险太高。我怕的是合围,所以四万精锐,司徒你亲自带吧,势必要把观海城坐的稳稳的,我跟伍庭芳留在这儿,等着他们包围,我们要做的是拖延,等司徒他们夺城的信号响了,我们再开始突围。到那时,前来偷袭的将士正是不知进退之时,我们的突围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易昕眯了眯眼睛,她有句话没有说出口,如果她是任天翔,她会亲自来偷袭,而且会找机会找到薄弱点下手,而易昕,这个在京都里被炒得沸沸扬扬的新宠,武力平庸,身量瘦小,自然就是任天翔最容易注意到的突破口,她准备安安稳稳地在自己的房间里等他。

  这些计较不能告诉司徒,如果他听了,自然不会留她在营中。

  司徒点头,按着易昕的部署各自安排去了。易昕撇撇嘴,准备回房间。

  “喂,你干嘛去?不跟我去部署守城吗?”伍庭芳叫住易昕,这家伙到底搞什么鬼,居然让他们俩留下来!

  易昕回头浅笑:“我是监军,又不是将军,我为什么要上前线,前线有你不就行啦?”

  “你!”伍庭芳气急,她跟易昕上辈子一定是仇人,怎么跟他说两句话就火药味十足,这个贪生怕死的家伙,说得头头是道的,到头来还不是个缩头乌龟!

  易昕没有再解释,转身离开。这也是她留伍庭芳守城的重要原因,伍庭芳最嫉恶如仇,易昕的这一表现会让她更加埋怨,将守卫易昕院落的将士也统统撤离,这样在易昕与任天翔见面以前,几乎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

  “易少,出什么事了?”红裀看着院子里的小兵统统离开,不禁有些诧异。

  “没事,当时在京城准备的暗器呢?统统找出来,我准备请君入瓮呢!”易昕笑地极坦然,其实她心里也是很忐忑不安的,这一计,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天色逐渐暗下来,海风带着特有的腥膻扑面而来,易昕不禁想起跟爸妈到海边捉螃蟹的场景,她还记得她当时被一只螃蟹夹了手指,对着爸爸哭闹了一路,现在想想,那是一种怎样的奢侈。易昕的记忆被一阵战鼓声打断,不远处喧嚣的打斗声将整个院落映衬得格外荒凉,易昕躲在门后,等待着任天翔的到来。

  习武之人耳力总会比常人好得多,任天翔从屋顶上飞下来,脚尖落地的那一刻,易昕便握紧了拳头,能不能首战告捷,就看这一刻了!易昕屏住呼吸,等着任天翔进门。

  易昕斜眼看窗纸被捅破,一根竹管慢慢送进来,易昕皱眉,任天翔比她想象中不择手段,还好她才洗了手帕,还未干透,易昕忙掩住口鼻,任天翔不准备过来杀了她,那就是准备拿她做人质了!

  任天翔又等了片刻,才悄悄推开门走进来,这一路比他想象的顺畅得多,所有的将士都去阵前了,这个小院子出奇的安静。任天翔进门,向左右巡视了一下,见床上有个人正酣睡着,便信步向他走过去。易昕躲在门后,看着他的背影,抬起手上的小弩,冲着他便是一箭,箭上涂了易昕从子不语那儿要来的蒙汗药,任天翔还未反应,便已经倒地昏迷了。易昕走出来,抬了抬嘴角,若是他准备跟她面对面缠斗,她还真没有必胜的把握,不过既然他都不准备君子了,她一个小女子跟他客气什么呢?

  红裀从床上一骨碌翻身下来,一边绑住他一边跟易昕说话:“易少,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啊!不过是我站在了他的角度,猜他会这么做。”易昕看任天翔被牢牢地在柱子上,才安下心来。这个任天翔一身黑色铠甲,身材魁梧,壮硕英武,自有一种说不出的豪放气息。想来这个人也是征战多年了,若是可以收为己用,倒是可以省她不少心思。易昕盯着他看了很久,她为什么不能做一回诸葛亮呢?

  易昕将灯掌起,红裀将茶水喷到任天翔脸上,任天翔清醒后,便盯着他面前这个男人仔细地看。这个人想来就是那个被传得沸沸扬扬的红人易昕了,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虽然被半块面具遮了些容颜,还是可以看出他的容貌不俗,真没想到他任天翔征战沙场近十年,会栽在这么个毛头小子手里。任天翔咬紧了牙:“我任天翔栽在你手里,是老子计划不周,可是你暗箭伤人,算什么英雄!”

  “我从不认为自己是英雄。”易昕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只是任将军你大半夜下迷魂药就是英雄了?他齐世昭不顾百姓死活与朝廷为敌就是英雄了?我本以为任将军会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看来也不过是徒有其表罢了!若是个真男儿,如何会跟了那么个无良的君主。”

  “你……”任天翔词穷,他本来也不愿意起兵造反的,可是他的潇潇嫁给了齐世昭,他没办法置之不理啊!才会答应做了这守边的将军,他如何不知齐世昭的为人,齐世昭称帝,只会使更多的百姓遭殃。

  易昕露出一副了然的笑,从他表情看得出他的纠结,看来他是可以为她所用的!“任将军,您也是快三十岁的人了,这是非不用我跟您细说了,如何选择您自然会有定论。今日我的确是暗箭伤人,胜之不武,您也定不会屈服,我今天放你回去,请你记得,我这儿永远希望你弃暗投明,大门也永远为你敞开着。红裀,松绑。”

  “易少……”红裀有些犹豫,好不容易抓到的主将啊,怎么就这么放了呢?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