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生灵涂炭易 醉鬼夺徒忙_女帝养成记
笔趣阁 > 女帝养成记 > 第7章 生灵涂炭易 醉鬼夺徒忙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章 生灵涂炭易 醉鬼夺徒忙

  秋无迹皱起柳叶细眉,嘟起红润的小嘴,向长公主撒起娇来。

  “他爱上哪儿上哪,秋儿何苦为他动这个气!”长公主也不怪罪,还是和易昕说话,“以后每天寅时初刻到步闲烟那儿去学武功,其他公子那儿你也多走动走动,他们各有自己的所长,能多学点什么都是好的。”易昕多看了长公主几眼,看起来心情很好,易昕本来还想以后再央求长公主让她学武功呢,原来长公主都想到了。

  “易昕定努力向公子们讨教。”易昕只盼着散场,这么些人,害得她总是要装出一副从容大气的模样,怪累得慌的!

  一个小厮走到长公主跟前禀报:“长公主,逃跑小李被抓回来了,请问如何处置?”

  长公主没有抬头,只是极不耐烦地吩咐:“不必审了,斩了吧。”

  易昕死死地盯着长公主,一条生命呀,居然被她说得如此云淡风轻,仿佛就在说今天晚上杀一只鸡一样。易昕开始相信那天面具的威胁,也许在长公主看来并不是恐吓,只是一些小小的提醒。

  小厮退出以后,长公主就如同没事人一样,和各个公子都谈了会儿天才散了场,易昕跟着步闲烟向“笼烟舍”走去。易昕这才腾出时间端详步闲烟,这个步闲烟似与他人不同,并不很女人,反而眉宇间多了一分正气,一双浓黑的剑眉斜飞入鬓,乌丝干净地挽在头上,更显得英气逼人,一身玄色长衣,身材高大,猿臂蜂腰。这样的一个人,怎么竟变成了长公主的囊中之物了呢?想想若是这个步闲烟在长公主身旁承欢,易昕不由得打了个寒战。

  步闲烟也不讲话,只是在前面走,易昕就傻乎乎地在后面跟,对刚刚的十几个公子做了一下回忆。美男窝啊美男窝,不仅这十四个公子各有千秋,就连周围服侍的小厮都美不胜收,易昕痴痴地笑,虽然不知道长公主留她目的是什么,不过在这吃好喝好穿好住好又有美男满眼,看来是很不错的!只要不做长公主不喜欢的事不就好了!

  “咚”地一声,易昕还在神游太空,就一头撞到一堵墙,撞得她满眼金星,好一会儿才回神,天啊,撞到的这堵墙好帅啊!易昕下意识地用手指戳他的脸,哎?不是雕塑,是活的呀?易昕瞪大了眼睛,又大胆地捏了捏,啧啧啧,手感真好。

  这是怎样的一个男子?眉不画而碧,唇不点自红,几乎找不出一点瑕疵的五官以最完美的比例分配在雪白的鹅蛋脸上,头发没有束起,而是随性地披散在肩上,更显得皮肤异于常人的白。而那身白衣……如果那也算是衣服的话,倒不如说那只是一块让人浮想联翩的纱,只是在腰间系了条玉带,光洁的胸还露在外面,易昕甚至看见了他的腹肌。

  易昕玩得兴起,就对上了他满是玩味的眼睛,易昕的心咚地震了一下,美男的魅力真是无敌呀!于是嘴比脑子快:“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会心动的!”说完易昕就后悔了,完了完了,她忘了她现在是个男的!

  那人却牵出十分的笑意,喷出满口的酒气:“还真是个极品呢!烟儿,你变心了,不喜欢我了吗?”易昕用余光也可以看出步闲烟此时满脸的黑线,烟儿?这个名字放在步闲烟的身上还真是有趣!

  这个美男已经转悠到步闲烟身边,拉着步闲烟的袖子开始摇:“你们干什么去?”“你们干什么去?”“你们干什么去?”

  美男的毅力着实让易昕佩服,在一连问了八遍以后,步闲烟这根木头终于开口:“教他武功。”

  “平白无故的呢干嘛教别人武功?”

  “公主吩咐。”

  “那你愿意教吗?你不是最讨厌有人在旁边吗?”

  “实属不愿!”易昕皱眉,步闲烟是什么性格啊,怎么都是四个字?

  “那我教好不好?我们家烟儿不愿意做的事就由我来帮烟儿做吧!”美男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一看就知道不安好心。

  步闲烟点头,然后径自离开。

  “步……兄……”易昕的嘴角一阵抽搐,人不可貌相啊。这个家伙似乎并不那么好惹啊!一个秋无迹已经够让她头大了,看起来,这个比那个更极品!

  “小麻烦,叫师父!”

  易昕吸气,牵出一抹假笑:“师父……那易昕以后麻烦师父了!”瞥眼间师父正肆无忌惮地对易昕上下打量,啧啧称道:“上品,不,上上品……”

  “师父,不知今天要教易昕什么呢?”冷静,一定要冷静,易昕尽量让自己以不变应万变。

  “教喝酒好了,刚才没喝的尽兴,走,好昕儿,我们接着喝酒去!”易昕被他拉住,向更远处走去。

  易昕自从到了这云雨宫就没有什么事是她自己决定的,不是跟着这个走就是跟着那个跑,易昕眨了眨眼睛,只能跟着她还不知名姓的师父一路小跑地到了“采红居”。这里似乎是宫殿的外围了,隔着高高的红墙已经可以看见风格与皇宫很是不同的民间建筑。美男师父推开朱红色的大门,偌大的院子里满满地种着红梅,明明是夏初时节,院子里的红梅却如在寒冬一般盛开着。易昕瞪大了双眼,这种栽培技术,太神奇了!

  易昕也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任由着他摆布,结果就是,易昕拄着头看着他喝了一下午的酒……说了一下午的醉话,耍了一下午的酒疯,打了一下午的醉拳,以至于滴酒未沾的易昕对到住处时,也改走蛇形路线了。

  易昕自顾在庭院里转了一圈,回到住处才看见匾上写着“翠缕亭”,果然原本是个亭子!

  等等,师父他……打了一下午的醉拳?易昕一拍脑门,这反应真是够慢了!于是闭了眼睛开始回想他的动作,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失忆以后被挖空了,她记得那些拳脚的每一个动作,不只是今天的醉拳,还有那天花离风和那个校尉打斗的招式,都依然历历在目。

  易昕试着比划她记忆中的招式,身形连晃,脚步轻移,纵身出掌,勾拳扫腿。易昕打的很顺,招式也没有什么原则,这招用完了哪招能连就用哪招,只消一会儿,便已经可以连贯打出了。

  “这打的什么呀?枫露茗教你的?醉拳,金刚掌,擒拿手,还有几招花离风的风九章?”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