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地底人自在 殿上各纷争_女帝养成记
笔趣阁 > 女帝养成记 > 第78章 地底人自在 殿上各纷争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78章 地底人自在 殿上各纷争

  “你……知道我是女的?”易昕不由得心一沉,究竟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情了!

  “放心,不是先生告诉我的,我只是每日在地下听你们说话走路,听出来的!昕姐姐就是装的再像,这走路还是轻了些的!再者,虽然我这里是的上边是片树林,不过我这里装了采红居的窃听器,你看那个长长的管子,可以听见你们在采红居说的每一句话!前两天还听了二哥说了一晚上关于你的话,今儿可见到真人了!”蕊儿说话时的表情是夸张而灵动的,就如果一个欢快的仙子,不见忧愁。

  易昕被她感染了,也不由得笑了。这个女孩子很有个性,易昕一直以为被长公主囚禁的蕊儿会是个如林黛玉般自怨自怜的女孩,可是今天一见,居然比在地上生活的枫露茗和步闲烟幸福得多。难怪师父和步闲烟都心甘情愿地留在这里做人质,这样一个聪灵毓秀的姑娘,值得任何一个人好好珍惜吧!几乎是无意识地,易昕喃喃开口:“我会想办法放你们回去的。”

  蕊儿下意识地看了陶令盟一眼,才扑哧地笑了:“他们俩留在这里没什么不好啊,吃穿不愁的,还不用回国参与王储争斗,不是挺幸福的么!我觉得我在这生活的也挺好啊!为什么要回去?”

  “你不想你二哥做皇帝?”易昕皱眉,她大概知道一些,这个枫露蕊是皇后所出,自然还是向着太子多一些吧。

  “当然不想,二哥根本不喜欢皇帝这个位置,说白了他就是希望替他母妃出气,可是他为了这个仇恨背负了太多的痛苦了,我反而觉得,他现在应该想想怎么得到你!你才是他真正想要的!二哥这个笨蛋,皇位和你比,当然是你重要啊!”蕊儿撇嘴,她知道她二哥之前娶的那个叫林婉姿的女人他根本就不喜欢,只是因为她的父亲是总兵,皇奶奶才会将她许给二哥做妃子。二哥那种不愿吐露真心的人好不容易碰到一个喜欢的,怎么都不知道珍惜呢?

  易昕叹息:“蕊儿,我跟师父的事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要费心了。”

  蕊儿鼓着腮帮子答应:“哦,好吧!”鬼才相信他俩的事过去了,二哥在采红居都快疯啦,蕊儿心里算计着自己的小计策,其实也许她可以想些什么小办法帮帮二哥!

  易昕从陶先生那里离开以后,便一直在思考如何救出蕊儿的事,只有让他们离开,她跟师父的情网才可能真正斩断。易昕仔细地想了很久,也许,只要她稍微吐露一些信息给师父,他们就可以找到蕊儿的下落了。

  易昕的眼前突然闪现出刚刚雨瞳的眼神,那双眼睛,不知怎的,竟然是格外地熟悉。

  “易少,您好像很不开心。”红裀凑过来逗易昕,易少最近的眉头锁地更紧了,自打出征回来,易少就没有露出过真心的笑容。

  “我去见了那个闹得沸沸扬扬的蕊儿,该怎么做才能救她出来呢!”易昕已经对红裀不再设防了,几乎是自言自语地呢喃着。

  “易少……”红裀皱眉,“恕红裀多嘴,蕊儿公主的事易少还是不要插手了吧,您既然不想再跟枫少有瓜葛,又何必去趟这浑水呢?”红裀是真心在为易昕考虑的。

  易昕直直地看着红裀许久,才浅笑着开口:“你说的也有道理,可不救蕊儿出来,我始终不安,我将经过告诉你,你代我吐露给师父吧!”易昕巧笑,这个红裀的鬼灵精她还是相信的,这样既避免了与师父的接触,也起到了点醒的作用。

  红裀苦笑:“易少啊,您这不是给红裀出难题呢吗?”

  又过了三日,易昕才等到皇帝上朝,封赏一众功臣。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元帅司徒沐雨,骁勇英武,率军南征,斩杀叛首,收复失地,封镇南候,赐千户封地;监军易昕,心思缜密,屡献良计,出征有功,封智贤伯,拜三品尚书,赏金千两;叛将任天翔,迷途知返,杀敌有功,封维安将军,赐银百两……”

  圣旨很长,几乎出征的每个将士都有封赏,易昕偷偷地瞄着前边垂手而立的长公主,她是含着些微了然的微笑的,仿佛这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

  “钦此!”成公公的话音刚落,便听见长公主开口:“父皇,儿臣有本奏!”易昕不知为何,心中咯噔一声响,一种不安的直觉从脚底直渗到心头。

  “讲!”

  “儿臣的门客,原太傅,现智贤伯易昕,真实身份是太子南哲熙的私生子,南、易、昕!”长公主字字铿锵,砸得易昕一个踉跄,长公主居然现在就准备将她推到这样一个境地上来?易昕暗自忖度,长公主会急着将她推上权利的制高点,一定是担心如果移魂成功后没有人推举,这对于易昕而言究竟是福是祸呢?但长公主就那么有把握成功移魂到她身上吗?不过若她没有成功地进行移魂,她也再没有重来的机会了,这种戏码只能用一次,所以她的赌注居然全部都压在易昕身上了?

  “何以为证?”皇帝轻轻扬眉。

  “面具后的胎记!”长公主走到易昕面前,不由分说地扯去易昕的面具,“父皇,这胎记绝不会有假!”长公主掌握着朝中的大部分政权,她说是真,便有人应和为真,这倒是让易昕有机会了解,这朝堂上,依附于长公主生存的人有多少。

  根本不由皇帝质疑,便有一群大臣上来辨认,并得出肯定的结论:“这胎记确为真。”

  皇上扬了扬眉:“哲毓,你既然早已知晓,为何等到这一刻才告知于朕?”

  “儿臣本不敢十分确认,怀疑是有人借太子失踪弄虚作假。这次趁着易昕出征,儿臣派人仔细地查找了易昕的生长环境,已经可以断定,易昕是太子失踪后留宿村野时留下的私生子!”

  “你即查明,为何不见太子归来?”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