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火鸢同归尽_女帝养成记
笔趣阁 > 女帝养成记 > 第93章 火鸢同归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3章 火鸢同归尽

  当天,云雨宫中一阵红光冲天,一只硕大的火鸟挥舞着巨大的翅膀,在云雨宫上空徘徊了许久,宫中几乎所有人都看到了,火鸟盘旋了许久,才骤然俯冲而下,直直地朝着云雨宫的方向冲去,蓦地,红光骤然消失,夜色将一切掩埋,静谧的如同什么事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众人久久不敢上前,直到一直被关在寝宫的皇帝亲自往云雨宫赶去,一众人等才跟随者皇帝一同推开了云雨宫的大门。已然是一片狼籍,十几个大公子和一众小厮已经被刚刚的大鸟吓破了胆,瑟缩在一块看着前方废墟中倒地的几个人,易昕是鸟仙子吗?他们不会看错,那只大鸟从她的身体里钻出来,盘旋了许久后,用它的尖喙刺进了长公主的心房。许久后,才带着周身的疲惫钻回易昕的身躯之中。

  “易昕!朕的孩子!”皇帝蹒跚着抱住被铁杆刺进胸膛的易昕,这是他的孙儿,是西樾国唯一的希望,“太医,快宣太医!”

  易昕一直就这样昏迷着,太医们也惊异,明明是刺进了最危险的地方,却仍然有一息尚存,这种强烈的求生欲望是十分难得的,只要她一直不放弃,就一定可以有生还的希望。

  司徒顾不得什么尊卑,推开围在病床前的侍女太医,疯了一般冲到榻前,他的易昕,他的易昕,下午时还活蹦乱跳的易昕,怎么可以受这么重的伤!司徒颤抖着去握易昕的手:“你给我醒过来!你不准死你听见没有!你给我醒过来!”

  好黑啊,为什么什么都没有,易昕呼喊了几声,却什么都没有,她死了吗?为什么心思却还是一阵清明,耳畔恍惚听到了司徒的哭泣声,不要哭,司徒……

  相比较于易昕榻前的热闹,长公主的榻前却冷清至极,所有人都知道长公主大势已去,根本无人愿意问津。秋无迹和陶令盟守在榻前,也算是圆了一家三口的团圆梦。长公主的心魔已出,虚弱地睁眼看着面前的两个人,这是她回来再看一眼世界的唯一原因,她一生最爱的两个人啊!长公主的眼光是温柔的,牵起一抹笑容:“我……很幸福……请帮我……照顾南家……”

  “哲毓……”

  “娘……”

  长公主听见了那声梦寐以求的呼唤,安然地闭上眼睛,她太累了,她想睡了。

  “娘……”秋儿痛苦失声,为什么,为什么她才只叫了她一声娘,她就忍心离开她!“娘……”

  陶令盟的眼神有些涣散,到底,还是失去哲毓了,永远地失去了。

  为什么最终的结果会变成这样?为了除掉心魔,一定要牺牲这么多人才可以吗?陶令盟有些怅然若失,哲毓死了,他留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呢?陶令盟回头看了看还在哭泣的秋儿,那是他的孩子,她刚刚失去了自己的母亲,她还需要他的照顾。另一间屋子里还有一个南家的子嗣存活在生死一线,她也需要他去救助和辅佐。陶令盟这才发现,哲毓一句照顾南家,是抛了一个多么重的担子给他!哲毓,你等在奈何桥上等我三年,三年之内,我还你一个安稳的西樾国,再去地下与你团圆!

  陶令盟接过了太医的责任,细心地照顾着伤重的易昕,太医还没有来得及检查伤口,便被陶令盟赶了出去。不可以让更多人知道易昕是女子的事儿了,越少人知道,西樾国就越太平。

  寒冬已至,东宫的寝宫中却烧得火热,炭火盆中还噼啪作响,司徒端着粥坐在榻边,小媳妇一样地一口一口地将粥喂到易昕嘴里:“烫不烫?”

  易昕摇头,她已经醒过来十天了,她好想见见明霏,她醒来以后便听说了明霏的事儿,韩叔齐为了救她牺牲了自己,她现在一定恨死她了,易昕觉得对明霏有说不出的歉意,本来就是因为她的关系,明霏才会穿越到这种鬼地方来,现在又害得她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人!

  “你又在想谁?”司徒怒目圆瞪。

  “明霏。”易昕老老实实地回答。

  “你不准想她!”司徒觉得自己要疯了,皇上已经下了诏书,明年元月就退位给易昕,司徒一想到他以后有三千后宫佳丽等着他,他就有种要气炸了的冲动,可是他又偏偏发作不了,易昕现在是王储,和女人欢好是他的权利!司徒气结,什么狗屁权利!

  易昕被司徒这么一凶,不禁回神,对了,这呆着还不知道她是女人的事儿呢,正在为她要登基的事儿气得五迷三道的呢,正准备跟他解释,便听见笙歌进来的声音。

  “时辰到了!司徒将军请回吧!”笙歌对司徒很是不客气,她大概听说了一些司徒和易昕的传闻,断袖这种事她还是有些接受不了,不过易昕不介意,她也不好过问,只要易昕还要她就好。于是导致了笙歌每天都和司徒抢着来照顾易昕,最终易昕无法,只得做了规定:以后上午由司徒来照顾,下午由笙歌来照顾,晚上还是红裀和初阳照顾就好,因为只有这两个人知道易昕是女子的事实,这样晚上会方便一点。

  司徒被笙歌毫不留情面的赶走,不禁气鼓鼓,这个笙歌将来必定也是后宫的一员,为什么她们都可以名正言顺地和易昕在一起,他就不行!司徒越想越气,不禁有些抓狂。

  笙歌对易昕十分上心,可是易昕却对笙歌十分愧疚,看着她对自己步步沦陷,她就充满了罪恶感。可是现在想赶走她已经是不可能了,她曾试图和笙歌聊过一次,笙歌的态度十分坚决,若是长孙殿下不要,那她就只有一死了。

  秋儿带着明霏进来,她知道易昕一直想要见见明霏,于是一得了机会,她便将明霏带进来。

  “笙歌,你跟我出来一下!”秋儿将笙歌带走,将屋子留给了她们两人。

  “明霏……”易昕对她充满了愧疚,一时间竟不知该怎么道歉。

  “我要给你当妃子!”明霏语出惊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