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灵视升华真假依依(六合一,求月票_我说了我会时光倒流
笔趣阁 > 我说了我会时光倒流 > 第134章 灵视升华真假依依(六合一,求月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4章 灵视升华真假依依(六合一,求月票

  第134章灵视升华真假依依(六合一,求月票求订阅)

  林星趴在屋顶上,脑海中回想着刚刚的战斗。

  “好多高手,等我休息一下再去会一会他们。”

  感应着自己脑海中的灵视技艺进度,林星想着今天终于可以将灵视也完成升华了。

  就在这时,他发现身旁的会长朝他看来:“林贤弟,你若是身体不适的话,就先走吧,今日的行动我一个人就行。”

  在察觉到林星可能被外门的声势震慑了以后,会长便有心让他离去,免得到时候反被对方拖累,甚至担心此人被抓捕后出卖反清会。

  林星哪里愿意离开,直接回道:“没事,我现在状态好的很。”

  林星没有说谎,他回想着自己刚刚时光倒流的一次次进攻,感觉到自己在不断收集敌方情报,不断转换战斗策略后,状态正越来越好。

  虽然精神有些疲惫,但整个大脑都处在一种极度活跃的状态。

  会长看着林星此刻精神不振的样子,却是如何能信对方说的状态好,只觉得此人还在嘴硬。

  他皱了皱眉,想了想说道:“那等向天奇出现之后我先上,你到时候为我接应便行。”

  会长心想以对方此刻表现出来的状态,恐怕到时候也已经不敢出手了,自然不会妨碍到他。

  林星点头表示明白,接着便闭目休息了起来,他想要快点恢复精神,然后再次开始新一轮的战斗。

  另一边,就在林星休息的时候,外门的聚会也在持续进行着。

  而斩邪宗的两人在师兄李兆的坚持之下,还是答应了留下来参加这次大会,他们的心中带着一丝戒备,想要看一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手段,竟然让他们的师兄变得如此狂热。

  不久之后,随着这次大会的参加者逐渐到齐,一个带着亲切笑容的女人来到台前,女人看上去年纪已经不小,但是不论容貌和身形却都保持得不错,让人一看便感觉到她一直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而随着她轻轻几声咳嗽,便逐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看到在场的众多外门弟子都看了过来,女人笑着说道:“各位兄弟姐妹,今日相聚于此,实在是三生有幸。”

  “在此,我想要问各位一个问题,你们是否满意自己如今的生活?伱们是否认为今生的命运已然注定,只能做一个穷困潦倒、任人欺凌的小民?”

  “难道我们不想要荣华富贵?不想要飞黄腾达?不想风光无限?不想受人敬仰?”

  “凭什么我们一生下来就要在这世上摸爬滚打?凭什么我们老老实实地吃苦干活,我们每天四处奔波脚不沾地,却越来越活不下去?”

  “难道我们天生资质平庸,就要一辈子被人欺负?难道出生穷苦之家,便注定没有出头之日?”

  “不是的,你们看看我,我五年前还在田里种地,现在却已经太清门外门的五品武者,我现在每个月都有上千两的收入,每年甚至还能接受太清门的点化来提升资质。”

  “你们难道不如我吗?我五年前已经四十了,那个时候连大字都不认识一个,连一门武功都不会,你们还不如我吗?”

  “你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机缘,一个让你们可以一飞冲天的机缘……”

  听着台上女人那激动的演讲,看着四周围狂热的人群,斩邪宗的蒋媛却只感觉到一阵强烈的不适。

  她心中暗道:“这个太清门外门一定有问题,他们到底用了什么办法蛊惑了这么多人?竟然连师兄也着了道?”

  就在她思考着对策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被师兄李兆拉了上去。

  台上的女人无比亲切地说道:“今天我们又迎来了许多位新的兄弟姐妹。”

  “他们其中有两位被抽中,将会获得点化,觉醒宿世智慧。”

  蒋媛和师弟被李兆拉了上来,不知所措地说道:“师兄,这是要干什么?”

  李兆一脸神秘地笑道:“天降的造化,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到时候你肯定要谢谢师兄我。”

  在外门成员们羡慕、狂热的围观中,蒋媛和师弟接过了女人递来的东西,那是一个布娃娃和一个算盘,看上去小巧玲珑,就像是小孩的玩具。

  然后两人便被女人牵着来到一圈圈火烛环绕的位置,一股股异香随着火烛的燃烧逐渐飘入他们的鼻中。

  女人的声音轻轻传入他们的耳中:“勿惊勿惧,宿世智慧,勿拒勿逆,纳之化己……”

  两人的眼中逐渐闪过越来越多的茫然,紧接着手中的布娃娃和算盘便已经落在地上。

  两人都一脸痛苦地抱着自己的脑袋。

  而仅仅是一瞬间的功夫,他们眼中的茫然已经逐渐消失,接着身上涌出一股陌生的气质。

  师弟喃喃说道:“我想起来了,我想起了我前世的记忆。我前世便是太清门的弟子……”

  女人在一旁满意地问道:“你还记起了什么?”

  师弟感觉自己的脑海中还浮现出各种箭术、骑乘、兵刃……等等不同技艺的记忆,只觉得自己对他们无比的熟悉。

  另一边的蒋媛脑海之中也浮现出了一个陌生女人的记忆,记忆中全都是各种在太清门生活的内容,并且多出了许多太清门的拳脚功夫还有一些陌生语言的记忆。

  听到两人的变化,在场的外门弟子们全都欢呼了起来,一个个都羡慕地看着他们。

  台上的女人大笑道:“这位弟弟和这位妹妹,因为上辈子就是我太清门的弟子,所以这辈子也被接引了回来,重新在太清门享福。”

  “兄弟们,姐妹们,只要你们也都好好干,在外门达到五品,那么也就能在门中留下引魂物,就算这辈子受了苦受了累,那下辈子也能回到太清门享福。”

  “我们没有背景,那就自己给自己当背景。我们资质差、天赋弱,那难道修炼个几辈子也比不上那种天才吗?!”

  随着女人的呼喊,现场的人群越发狂热了起来。

  紧接着一颗颗丹药被发了下去。

  台上的女人笑呵呵地说道:“这是向师特地问门主求来的启智丹,服下一颗便等于在外门学了好几个月……”

  外门弟子们一个个迫不及待地吃了这些丹药之后,只感觉脑海中一阵恍惚,感觉自己似乎在外门听了几个月的课程,又参加了好几次大会。

  就在这时,女人又高喊道:“让我们欢迎今天这场大会的主办者,向天奇向老!”

  屋顶上,会长看着下方的一幕幕,咬牙说道:“太清门竟然直接给这些外门弟子注入记忆,以此来控制他们,果真是丧心病狂。”

  林星看到这里也明白了过来:“怪不得外门弟子这么多狂热者,这过来开一次会顶得上别人开几个月洗脑会,不狂热才怪了。”

  “还有斩邪宗的那三人,应该也是实力高强才被看重,故意给他们注入了太清门弟子的记忆,好让他们死心塌地……”

  林星本身就一直受到多余记忆的困扰,今天看到太清门这么利用记忆来进行洗脑,他心中立刻就对太清门已经涌起了一股强烈的厌恶。

  感觉到自己的精神恢复了许多,他的背后立刻浮现出一道人影,朝着现场冲了过去。

  灵视(三层82%)→(四层0%)

  又经历了一次次的生死搏杀之后,林星的灵视技艺也终于踏入了第四层。

  第四层的林星感觉到自己似乎能看清四周围一百米内的各种景象,不但清晰而且充满了种种色彩,比他用肉眼看到的更要清楚的多。

  “这一下好用多了,接下来就该是升华了。”

  他直接掏出了上次在赵天龙那里得到的鬼脸邪祟遗物,开始了又一次技艺升华。

  九霄之视:短时间内,能够使得灵视向单一方向进行远距离查探。

  林星控制着自己的灵视,只觉得原本一百米的范围迅速扩张,转眼间便能看到前方四五百米外的一草一木,但也仅限于前方大约只有两米宽的视域。

  “挺有用的,也许可以像雷达那样不停扫荡使用,再看看别的吧。”

  尸者之视:能够感应到极远方的尸体位置。

  林星看着这介绍微微一愣:“找尸体?难道是盗墓用的?”

  真实之视:能够看穿幻象,识破大部分变化之术。

  林星心中一动:“碰到施展幻术的对手确实有用,可我这一路走来,都没遇到过施展幻术的对手……”

  猎人感应:能够感应到人形对手的肉身弱点、要害。

  林星释放出灵视,就感觉到身旁的会长身上似乎多出了许多不断移动的红点,让人生出一股想要攻击的欲望。

  纯真感应:你能够感应到灵视范围内仍旧保有童贞的目标。

  “什么破玩意。”

  林星抱怨一句,还是释放开了灵视感应向了范围内的所有人。

  瞬间他便看到了灵视范围之内,那斩邪宗的李兆像是个灯泡似的,而除了他以外还有另外几名男女都绽放光芒,在林星眼中暴露出了自己的底细。

  幻想灵视:能够根据修炼者的臆想,在灵视下构筑幻想。

  看到这门升华的林星先是微微一愣,紧接着一番使用后便反应了过来。

  只见他的灵视范围之中,伴随着他的想象,身边的会长脑袋上便飘过了会长两字。

  而在下面的各种外门武者的脑袋上,都随着林星的脑中想法,被打上了不同的标记。

  有些人是脑袋上飘着字符,有些人则是换上了不同的衣服,有些人在他的灵视中甚至变成了不同外貌的男女。

  “这种升华……用多了会疯吧。”

  林星用了一阵幻想灵视,便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不对劲,立刻停止了使用。

  接下来的一次次升华一次次尝试,林星就感觉到灵视这个技艺的升华,怪东西还挺多的。

  他心中突然涌出一个想法:“我一路北上,练习灵视的人几乎都没有遇到过,也许就是因为这个技艺最终朝着升华方向走的话,没有门派的秘传,运气再差一点的话,很容易抽到个麻烦的升华,最后渐渐精神失常……”

  而林星今天的运气似乎就不错,在换了上百个升华之后,他终于获得了想要的那个升华。

  天视地听:极大提升灵视的感应范围,并能够感应到灵视范围内的种种声音。联动御物术,在灵视范围内施展御物术,获得极高速度加成。

  “竟然还有联动效果。”

  林星心中一动,他目前除了天视地听之外,还分别拥有符海无涯、分念化生、出窍御法这三个升华。

  升华了这么多次,他自然也遇到过联动效果,但一直都没有机会用上。

  “御物术的分念化生,还有灵视的天视地听,全都是二传的剑侠所需要的升华,不知道剑侠剩下的两个升华会不会有联动效果?”

  林星目前还不得而知,他只知道他现在要试用一下这刚刚得到的升华了。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外门聚会上。

  随着众人的欢呼声,这次大会的主办者向天奇也缓缓从一旁的屋子里走了出来。

  已经年过六十的向天奇光从外貌上看,除了花白的头发之外,几乎和四十岁的中年人没有太大区别。眼神更是明亮而富有神彩,像是不断闪烁着智慧与好奇,让人一看便心生好感。

  看着向天奇的出现,林星身旁的会长身上便升腾出一股杀意:“此人便是向天奇,只要绑走了他,一定能从他嘴里挖出外门的更多秘密,一会我先出手制住他……”

  刚说到一半,会长便发现身旁的林星看上去精神越发颓靡,心中一叹:“还是太年轻,太容易被大场面给镇住了。”

  “你留在这里不要动,我自己上就行……”

  会长刚要冲出去,却被林星伸手一把按住:“你才应该留在这里不要动。”

  林星心中想到:“杀进去几百次了,每次都是你拖我后腿,动不动就要救我,害的我老是伤而不死,浪费了好多时间。”

  林星开口说道:“接下来我一个人先上,如果把人绑出来了,你带着便走。”

  “如果我绑不了人,而是吸引了他们的大部分注意力,你就趁着机会去绑人。”

  “总之绝对不要管我的死活,一切以这次任务为重!”

  会长吃惊地看着林星,万分没有想到一脸萎靡的林星能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竟是要牺牲自己来完成任务。

  他有些感动地看着林星,说道:“林贤弟……”

  “别婆婆妈妈的。”林星一把推开会长:“我上了,记住了别管我死活。”

  只见林星瞪着大会的方向,眼神在一瞬间里似乎涌起了无数变化。

  ……

  李兆还在听着台上的向天奇说话,突然耳中传来呼啸之声。

  只见一道人影翻上墙头,同时一连四道流光已经划破长空,袭杀向了他的位置。

  “嗯?”李兆眼中目光一闪,心中立刻就反应过来:“是上次那小贼?”

  上一次被林星当面刺杀了师月生,又被对方逃跑之后,李兆便始终耿耿于怀。

  因为那一番交手之中,他自认为实力远胜于对方,可谓是打得对方抱头鼠窜。

  只不过因为对方出其不意,又比他更熟悉当地地形,才让他对方得手并逃跑。

  此刻看到林星再次出现,他虎吼一声,一股无形的风暴便好似冲击波一样喷出,直接将从天而降的四把直尺炸飞了出去。

  接着他身形一动,身体便像是轻飘飘的纸片一样,直接飞上了墙头,看着眼前的林星喝道:“小贼,上次被你跑了已经是天大的运气,竟还有胆来?”

  在场的众多外门弟子也全都看向了突然出现的林星。

  虽然林星蒙着脸,但一些弟子看到漂浮在林星身旁的四口直尺,也都认出来了眼前之人正是上次刺杀师月生的凶手。

  “他就是上次的刺客!”

  “抓刺客!”

  “保护向老!”

  现场立刻就冲出一群弟子朝着林星围了过来,还有许多弟子则挡在了向天奇面前,表现着自己的忠心耿耿。

  就连原先还对太清门外门充满怀疑的蒋媛和她的师弟,此刻在接受了‘上一世’的记忆之后,也同仇敌忾地冲了出去,主动迎向了林星。

  而向天奇却是一点都不紧张,他此刻一脸好奇地看着林星,似乎想要看看这人究竟是为什么胆敢一个人闯进大会现场。

  “先别动手。”

  随着向天奇的吩咐,在场所有弟子都停下了动作,虽然还是对林星展开包围,却是没有谁出手。

  向天奇饶有兴趣地看着林星,开口说道:“是谁派你来的?供出你背后的人,我可以饶你不死。”

  林星却是冷冷看着他说道:“向天奇,你们这些年来坑蒙拐骗,不知道害得多少人家破人亡。甚至现在还玩弄人的记忆,扭曲一个人的人格,简直是丧心病狂、罪恶滔天。”

  说罢,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之中,林星手上直接施展了十张灵火符来。

  “天地自然,听我号令,火来!”

  澎湃的火焰冲天而起,一具身高数丈的黄巾力士已经浮现在了林星的身前。

  与此同时,林星已经开启灵视,将整个战场笼罩在了自己的视野之中。

  从这一刻开始,现场的每一个人都已经在他的注视之下,甚至在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时光倒流后,这些人接下来会做出的动作、选择,也已经同时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这一刻的林星感觉到整个战场似乎都已经被他所掌握,一切变化似乎都已经浮现在他的心头。

  下一瞬间,伴随着一声咆哮,黄巾力士一拳狠狠击出,道道火浪已经朝着林星前方呼啸而去,扫向了整个会场。

  看到这一幕李兆目光一闪,心中一下子想起了师弟杜创曾经说过的情报。

  “一叠符纸一同施展?还有黄巾力士……此人是杜创说过的那人……”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蒋媛和师弟也都反应了过来,只因为一叠符咒同时施展和黄巾力士出现,这两个特征实在是过于鲜明。

  轰!

  只见蒋媛张口一吐,便像是吐出了一道长河,直接撞向了扑面而来的火浪。

  火焰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被不断熄灭,而水火碰撞之下,大量蒸汽冲天而起,瞬间遮蔽了全场的视野。

  但很快四道更加惊人的火光已经冲破了层层水雾阻碍,带着惊心动魄的热量冲了出来。

  那正是林星在黄巾力士的掩护之下,直接丢出了四颗大日炎龙。

  只见两三千度的火龙所过之处,墙壁、地面全都像是被烤化了一样。

  滚滚热浪更是随着火龙的前进,朝着众多弟子扑面而去,让他们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下子被装入了一个大火炉里。

  望着那四道无比炽热,足有十多米长的火龙,在场众人全都是大惊失色,他们何时见过如此恐怖的火焰?一个个都被吓得疯狂后退。

  但是在御物术和天视地听的效果加成之下,四条火龙的速度更是惊人。

  只见火龙带起一连串残影,快得如同是四道火流星一般。

  不但一个个人被瞬间点成了火炬,十多米长的火龙更是远远围杀向了向天奇。

  向天奇一阵左冲右突,原本还想要躲开四条火龙,却发现这些火龙一举一动之间,如同是早已经预料到了他突破的位置,不但将他一次次封堵,最后更是如同一个巨大的火焰罩子,将他连带着周围数十平米的位置都包裹了起来。

  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看到这一幕的众人大惊失色,只以为向天奇已经惨遭烈火焚身而死。

  另一边的李兆看到四条炽烈火龙的出现,便知道这火焰绝非血肉之躯可以抗衡,他没有去硬抗火焰,而是直接越过水雾,寻找起了林星的身影。

  反正这是对方的术法,只要击杀了林星,自然就能够破解。

  可惜一番查看之下,他却始终没有找到林星的位置,心中顿时一沉:“莫非他刚刚趁着火龙的掩护……”

  李兆瞬间转头看向了向天奇的位置,看到对方被层层火龙包裹起来,立刻喊道:“他过去了!师妹!”

  “知道!”蒋媛大喝一声,只见她朝着火龙环绕的位置张口一吐,大片的水花如同一道长河从天而降,直接冲向了火焰燃烧的位置,疯狂降低着火焰的温度。

  而在火焰环绕的内部空间,向天奇冷冷看着眼前的林星已然明白了对方的打算:“看样子你是想要活捉我?”

  他心中暗道:“我这几年来不停购买各种记忆,虽然还未练成升华,但靠着那些记忆带来的经验,这两年来练成的技艺之快之多也已经远超常人。”

  “而如今的我脑海中光是生死厮杀的经验就足有上百次之多,实战经验之丰富,定然更是远超此人。”

  “他又擅长法术,那定然武道不精。”

  “他若是打定主意要活捉我,我也未必不能趁机反杀……”

  就在向天奇极速思考着的时候,却见一股恐怖的杀意从林星身上爆发了出来。

  那已经不像是冷风,不像是寒潮,而如同是一座冰山般的杀意直接撞在了他的身上。

  “这……这……”

  脑海中有着无数生死搏杀记忆的向天奇,也不知道见过多少杀人如麻的存在。

  但此刻在他的眼中,面前的林星身上杀意之浓重之恐怖,简直是匪夷所思。

  “这家伙到底杀过多少人?”

  这一刻的林星带给他的感觉,就好像是一片充满了尸体的血肉地狱。

  而就在向天奇被这股杀意冲击的身体僵硬的一瞬间,林星已经身形一闪,如同是抓小猫一样,轻轻提着他的脖子将他拎了起来。

  向天奇感觉到一股巨力锁定了他的脊椎大龙,心中又是一震骇然:“此人不但法术高强,竟然连武功也这么厉害?”

  紧接着向天奇就感觉到自己被对方这么一路提着,顶着阵阵火浪向外突围出去。

  而在外面,所有弟子看着那向外突围的火浪只能连连退避。

  蒋媛口中连连喷涌水花,一部分弟子也赶紧打水灭火。

  却看到那火势刚刚降低,林星便又扔出了四颗大日炎龙,接着又是一尊黄巾力士一拳打出道道火浪,然后又一尊黄巾力士呼出漫天狂风,火势也跟着再次疯狂扩散。

  不远处的会长也震惊地看着这一幕,万万没想到自己带来的林贤弟竟然有这等惊天动地的实力,硬是一个人单枪匹马将向天奇给捉了出来。

  眼看着对方朝自己这的方向开始突围,会长正准备接应对方,就看到那滔天火势朝着四面八方喷涌了出去,而一道人影已经被甩向了他的位置。

  会长飞身而起,接过了已经被打晕的向天奇,便看到林星已经拦在了那些追来的外门子弟前,朝他喝道:“你先走,我来拦着他们。”

  会长感动地看着林星的背影,却知道自己若是不走就辜负了对方,他深深地看了对方的身影一眼,背起向天奇转身便走。

  李兆、蒋媛等人怒火冲天地看着这一幕,一同围杀向了留下来断后的林星。

  一阵搏杀之后,随着林星用出了最后四颗大日炎龙,众多外门弟子再次被逼退,而林星也趁着火势完成了撤退。

  接下来几天,太清门外门总部被袭击,外门的二品武者向天奇被绑走,两个消息如同台风一样迅速在清天城内传播了开来,震动了无数人的神经,甚至直接盖过了正在举行的太清门擂台大比的风头。

  而以火焰法术烧毁了整个外门总部的贼人,也被好事者取了个外号,叫做火龙大盗。

  太多太多人都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如此胆大包天,竟敢在清天城内袭击太清门外门。

  很快名为反清会的存在便暴露在无数人的眼中,大量的可疑份子被太清门直接抓捕甚至斩杀。

  其实他们中仅仅只有极少部分真正属于反清会,更多人属于被错杀、乱杀,但显然已经没有人会管这么多了。

  随着这次事件的爆发,一场新的洗牌正在清天城中进行。

  一时间,整座城市风声鹤唳了起来,随着无数属于太清门的力量倾巢而出,开始在全城内外进行扫荡,也将无数资产的主人发生了变换。

  ……

  客栈内,林星看着手中的两个邪祟遗物,眼中露出一丝满意之色。

  “想不到那斩邪宗的人竟然还带了两个邪祟遗物。”

  在和斩邪宗的三人一次次生死搏杀的过程中,林星只要不使用大日炎龙,缺乏那两三千度高温的火焰进行掩护和制约,便完全难以抗衡这三名高手的围杀。

  不过也让他在多次使用灵视的战斗中更加了解对方,甚至在对方身上扫描出了这两个邪祟遗物。

  于是最后一次战斗中,他借助火焰的掩护暗中拿走这两件遗物,当作对方杀死自己的赔偿了。

  “两个邪祟遗物的话,那正好一个可以用来将打坐的升华从出窍御法换成气海无涯,另一个可以等我练成紫阳观的剑心交感,升华出天剑之资。”

  “如此一来,领悟二传剑侠的四个升华就能统统满足了。”

  想到这里,林星心中也不禁露出一丝期待。

  这天晚上他出去吃饭的路上,却是再次看到了那一头红发的穆天娇和对方的那名同伴。

  林星装作没事人一样的走过对方身旁时,却见穆天娇突然看向了他,开口问道:“你和白一一是一起的吧?”

  林星微微一愣,问道:“有事情吗?”

  穆天娇想了想说道:“白一一已经进入擂台大比的十强了。”

  说到此处她的眼中似乎也露出一丝欣赏之色:“你劝一劝她,准备收手吧,再赢下去没有好结果的。”

  林星疑惑道:“没有好结果是什么意思?”

  穆天娇没有多做解释,只是说道:“这个城市没有你们以为的那么简单,这里的黑暗远远超过你们的想象,赚够了就早点逃吧,不然连命都会没的。”

  说完她也没有再管林星的想法,直接转身便走,前往了自己的房间。

  跟在穆天娇身后的牛一虎笑了笑,说道:“你们最好听她的,她难得这么好心。”

  望着两人离去的方向,林星心想这擂台大比的水果然很深。

  就在他转身继续走往吃饭的地方时,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林星猛地转过身去,看向了牛一虎和穆天娇离开的方向:“这种感觉,是谁开门了?”

  他本以为是赵婉兮开门了,结果分辨了一番方向才发现不是。

  “那个方向,好像是星霄教的那两个人。”

  “星霄教内部果然也掌握了仙门秘法,而且也已经用起来了。”

  想到这里,林星的心头似乎又浮现了一丝阴霾,感觉到现世的危机越发急迫了。

  另一边,牛一虎的房间中,他伸手往门里掏了掏,然后便看到手上多了一张纸条。

  看着纸条上的内容,他一阵苦笑,心中暗道:“就知道催,我也想快点找到林星啊。”

  而接下来几天的时间里,擂台大比虽然还在进行,却已经不似前几日那般热闹。

  甚至道路上都冷清了许多,常常还能看到某个大院突然间被太清门的弟子闯入其中,随着一阵阵喊杀声和惨叫声,接着便陷入了长久的寂静。

  因为太清门的疯狂扫荡,整个清天城似乎都笼罩在了一层恐怖之下,无数人心惊胆战地等待着这一切结束,也将闹事的反清会给骂了个遍。

  ……

  城北的一处院落中。

  反清会会长和贺三春坐在一起,全都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

  这些天在太清门的扫荡之下,反清会可谓是损失惨重,不但大量成员遭到了捕杀,就连好几处据点也被清剿了。

  太清门甚至出动了二传的强者亲自主持扫荡。

  反清会的会长和贺三春若不是几次提前转移,恐怕也已经被太清门给直接抓住了。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翻过院墙,来到了他们面前。

  会长抬头一看,发现来的正是林坤。

  “林贤弟,你来了?”会长站了起来,叹气道:“这一次反清会损失惨重,还好你没事。”

  林星说道:“反清会还剩下多少人?”

  贺三春摇了摇头:“还能联系上的,恐怕只有一百人都不到了。”

  会长安慰道:“虽然伤亡惨重,但这次我们从向天奇的嘴里得到了许多有价值的情报,对接下来的行动有大用。”

  “接下来的行动?”林星有些惊讶,反清会这次在太清门的扫荡下已经损失了大半力量,竟然还要行动?

  会长说道:“林贤弟,你和我一同出生入死,那我便也不瞒你了。其实我名叫汤广,乃是灵西省柳都督的人。”

  林星早在来北方之前,就听过景诗语的科普,知道北方名义上仍旧在周天子的统治之下,而各省的实际控制者却是各省的大都督,其人往往掌握一省的兵马大权,背后更有着强大的门派、豪强支持。

  会长接着说道:“得到了向天奇口中的情报,柳都督已经决定加派人手过来支援我们。”

  林星好奇道:“到底是什么情报。”

  汤广面色肃然道:“这几年来,向天奇一直在外门中想尽办法压榨最底层的外门弟子,一开始还只是让他们变卖家产,后来甚至开始让他们卖出自己的记忆,特别是各种技艺的记忆。”

  “从向天奇的口中,我们知道了好几处太清门在城中抽取记忆的地点。”

  “只要找到那里,我们就有可能盗取太清门抽取记忆的方法。”

  林星听到这里,目光也瞬间亮了起来:“什么时候行动?”

  汤广说道:“柳都督派来的人明晚就能赶到,这件事情兵贵神速,太清门随时有可能改换地点,所以我认为我们明晚就该出发。”

  林星点点头:“我到时候一起去。”

  ……

  第二天白天,看到林星难得地没有出去,白依依邀请道:“好徒儿,要不要去看为师打擂台?”

  一旁的赵婉兮说道:“师兄,今天就要决出四强了,你要不要来看吗?”

  林星摇了摇头:“我晚上还有行动,需要养精蓄锐,你们去吧。”

  看着白依依失望离去,林星将注意力再次集中到了手抄的秘籍上。

  上面记载的正是剑心交感的内容,这门秘籍还是当初张天德从紫阳观内查抄出来,赏给了林星阅览。

  林星后来生怕自己忘记,便将之抄在了本子上。

  此刻他翻阅剑心交感的内容,也重新将这门技艺回想了起来。

  “这门技艺乃是凝练剑意,增加剑术的威力。其中这个剑术的包含范围倒是很广,各种短剑、长剑、巨剑甚至是棍子、直尺,还有飞剑、剑丸都可以。”

  时间便在林星的练习中不断流逝,而另一边的太清门擂台大比则在火热进行之中。

  随着四强的依次决出,冷面罗刹白一一、太清神秀任照天、拳霸孟天高、雷霆剑君项云四人脱颖而出,名扬全城,一时间风头无二。

  而当天晚上,林星则再次来到了城北的院落之中。

  便看到会长汤广和另外三名黑衣人早已经等在了这里,一旁还有贺三春等数十人,全都是他们能联系到的反清会最后的成员了。

  而看到林星,汤广立刻向身旁的三名黑衣人介绍道:“这位便是林贤弟,上次绑走向天奇的大功臣。”

  “这三位是都督手下的能人异士。”

  为首的黑衣人带着黑色的面具,身上似乎带有一股淡漠的冷意,他看了林星一眼便淡淡道:“你可以叫我夜狐,都督派我们来支援你们,现在人到齐了就走吧。”

  一行人在黑夜中一路潜行,很快来到了清天城西北方向的一处破旧庄园外。

  会长汤广说道:“这里本来是城中大户的一座庄子,因为得罪了太清门的一位长老,全家几十口人一夜被杀光,这处庄子便也废弃多年了。”

  “想不到竟然被当作了记忆抽取的地方。”

  众人继续前进,林星便看到三名黑衣人的双眼闪烁着淡淡的红光,似乎能够看破黑暗,望见阴影中的各种机关和暗哨。

  同时他们的身体时不时就融入了同伴的影子之中,行动之间时隐时现,神出鬼没地就杀死了一路遇到的暗哨。

  来到庄园深处的一座大屋外,会长和林星还有夜狐飞身来到屋顶的位置,揭开瓦片向下看去。

  便看到整个屋子里充满了一股奇异的香味。

  同时许多乞儿和流民都被一个个绑在了地上,而他们的脑袋上则摆放了诸如玩偶,小刀,毛笔,砚台之类的小物件。

  除了乞儿和流民,林星甚至还看到了八个穿着太清门弟子服饰的人也躺在了地上。

  当目光扫过其中一名女子时,林星微微一愣:“凌玉芬?”

  自从上一次询问对方交易记忆的细节,林星便再也没能联系上她,甚至又去对方的住址找了一次也没碰到。

  没想到今天却在这里见到了对方。

  一旁的夜狐从阴影中消失片刻,然后又钻了出来,摇了摇头,语气之中多了一丝古怪:“所有人都被我们解决了,但这未免有些太轻松了。”

  虽然感觉到古怪,但事情既然已经做到了这里,他们也不打算退却,直接带领着众人便进入了屋内。

  林星来到凌玉芬面前,用力推醒了对方,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我?”凌玉芬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来,似乎是眼中仍旧带着茫然。

  另一边,夜狐、汤广等人也将其他几名太清门弟子唤醒了过来,显然是想要从对方身上问出点情报。

  结果这些弟子一个个就好像是初生的婴儿一样,只会瞪大眼睛看着他们,有的哈哈大笑,有的哇哇大哭,完全无法进行任何交流。

  汤广皱眉道:“他们脑海中的记忆已经被彻底抽走了。太清门真是枉为九大门派,竟然对门下弟子也用出这么残酷的手段……”

  就在这时,一旁的凌玉芬突然开口说道:“他们是还不起学费,所以被门里卖掉了所有的记忆。大概是因为抽取的次数多了,脑袋里就什么也不剩了。”

  贺三春怒道:“真是吃干抹净,连最后一丝记忆都不放过。”

  其他反清会的成员也跟着骂了起来,言语之间既有恨意,却也夹杂着深深的恐惧。

  看着那一个个宛若痴呆的太清门弟子,只觉得这样已经是生不如死。

  而贺三春又看向凌玉芬问道:“你也是因为这个?”

  凌玉芬却是满脸苦笑地说道:“我只是来抹除多余的记忆,结果被你们打断了。”

  她有些痛苦地抱着自己的脑袋:“我根本没有父母,也没有兄弟姐妹,都是上次购买记忆的时候那人失误了,多加了点记忆给我……”

  “该死!”她不停地敲着脑袋,痛苦地说道:“为什么要给我这种记忆!快给我删了!”

  汤广连忙按住了他,惊讶道:“多了记忆?什么意思?你又为什么会知道?”

  凌玉芬咬牙道:“购买记忆的时候,是可以要求删去交易记忆时的记忆的,这样可以让人根本不记得自己买过记忆,也就能更好地融合那些注入的记忆。”

  她突然癫狂地大笑了起来:“我就根本不记得自己买了记忆,傻傻地将那些脑袋里多出来的父母弟妹都当成了真的……”

  看着这一幕的众人一个个都心中发寒,只觉得太清门的所作所为实在是邪魔外道到了极点。

  汤广有些愤怒地说道:“太清门太为所欲为了,简直将人当成了玩偶一样肆意摆弄。”

  就在这时,一道轻笑声从门外响起。

  汤广猛地转过头望去,便看到一名白衣女子缓缓走了进来,他怒喝道:“你是谁?”

  “对不起,我真的忍不住了。”白衣女子哈哈笑着说道:“听到你刚刚说的那番话,真是让我忍不住地想笑啊。”

  “哈哈哈哈哈哈……”

  “送给你们一句话。”

  “我叫白依依。”

  “这句话留在你们那些平乏的记忆中,也许足够你们多卖一倍钱了。”

  “但前提……是你们能活下来。

  下一刻,刺目的剑光便充斥了所有人的视野。

  剑心交感(一层89%)

  ……

  大屋外数百米的位置,牛一虎看着那冲天而起的剑光,啧啧说道:“不愧是太清门最有希望成为剑圣的人,这剑光比得上探照灯了。”

  一旁的穆天娇冷冷说道:“走吧,应该都结束了。”

  牛一虎来到大屋之中,看到那满地的尸体,目光扫过夜狐三人被切成两半的脑袋,又看到了贺三春被腰斩的尸体,微微皱眉道:“不用全杀了吧?”

  白衣女子笑了起来:“不是还留着三个吗?”

  牛一虎看向了房间中央,三个人浑身是血地坐倒在了地上,浑身上下全都是伤势,似乎经历了一场非常残酷的伤势。

  白衣女子接着笑道:“而且除了那三个能变影子的是被我切成两半,其他人都是他们自己杀来杀去的,可不关我的事情啊。”

  牛一虎皱眉道:“自己杀来杀去?”

  白衣女子一边笑一边说道:“是啊……哈哈哈……我就告诉他们,哈哈……最后活下来的三个人能在太清门当上教头。”

  “哈哈哈哈……”

  “你们看,现在就剩下三个了。”

  看着对方神经质的笑容,牛一虎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他又看向了那边站立不动,正抱着一只玩偶的汤广,开口问道:“他又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汤广突然发出一阵呻吟,体内的筋肉一阵阵起伏、膨胀,脸庞更是瞬间扭曲变形,转眼间便化为了一名长相古朴的老者。

  他有些懒洋洋地扭动着脑袋:“既打扫了一下清天城的卫生,又回收了一批资产,还多了好多生死搏杀的记忆,真是一段有趣的经历啊。”

  白衣女子嘿嘿笑道:“宋师伯,不好意思提前叫醒你,实在是遇到了意外啊。”

  汤广,或者说宋师伯扭动了一下脑袋,眼睛不断地眨来眨去,下一刻突然说道:“噢,那个叫做林坤的半路跑了?”

  白衣女子撇了撇嘴道:“从那个林坤施展的技艺来看,应该就是林星了,本来我是打算提前收网抓住他的,结果他竟然没来。”

  她无奈地耸了耸肩:“也太机警了吧。”

  一旁的牛一虎心中一动,问道:“林星也在反清会中?”

  “是啊。”白衣女子缓缓走到牛一虎身旁:“他不就是你们教主约定好了,要交给我的人……之一吗。”

  伴随着轻柔的话语传入牛一虎的耳中,刺目的剑光已经在他眼中骤然绽放。

  与此同时,不远处的宋师伯、穆天娇同时发难。

  闪电般的激斗之下,几乎是几个呼吸的功夫,牛一虎已经遭到了不可挽回的重创。

  他张口便吐出了一大片血来,震惊地看着穆天娇:“你……”

  白衣女子接着说道:“你们教主说你投靠天玑子了?就顺便把你也送过来,让我们看看你的脑袋里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这样他答应过要给我们的人,算是又少一个了。”

  穆天娇冷冷说道:“他被抽取记忆的全程,我都要观看。”

  接着她又问道:“还有,我师父到底答应了你们几个人?”

  “你觉得你师父骗了你?”

  “那就对了。”

  白衣女子一脸神秘地看着穆天娇,似乎又忍不住娇笑了起来:“你师父就是世间第一的大骗子,他的话你还是别信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