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 099:大侠(感谢读者2598的盟主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100章 099:大侠(感谢读者2598的盟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0章 099:大侠(感谢读者2598的盟主

  第100章099:大侠(感谢读者2598的盟主)

  积雪未化,精致的小院里。

  “那如此恶妇,顾掌柜怎能轻易放走?!”

  花无缺脸色一白,路仲远也是皱眉,燕南天毫不客气地问了出来。

  顾长生道:“且听我解释,其实十几年前,怜星是在十二星相手下护住了江枫夫妇。”

  “哦?”

  “江枫夫妇还没来得及逃,邀月便赶来了,怜星向来对邀月畏惧如虎,邀月要杀江枫,她不敢多言,可邀月还要杀死两个婴儿,她于心不忍。”

  江小鱼失声道:“所以她向邀月提出了这个计划?”以他的聪明,只是这一句话就大概猜出了其中曲折。

  顾长生道:“当时的邀月就已经疯了,这应该是唯一能让你们不立刻被杀死的机会,燕南天、邀月两大绝顶宗师教出来的弟子,十几年后生死决战,这便是原本的计划,只是……在恶人谷出了些差错。”

  燕南天目光闪烁,万春流不小心揪了缕胡子下来,他万万没想到,其中还有如此曲折的内情。

  想说不可能,但之前阻止江、花两人决战,也全是靠顾长生的告知。

  燕南天缓缓道:“若如此,她这十几年有无数机会阻止。”

  顾长生望向路仲远道:“她试图阻止的结果如何?”

  路仲远皱了皱眉,道:“决战那日,怜星确实心有不忍,才导致邀月对她出手,我还以为是她养育花无缺十几年的情谊才临时醒悟。”

  顾长生道:“所以说燕大侠为武林除害自然可以除掉怜星,只是他们二人,尤其是你,花无缺,若打杀她,对怜星就太过残忍了。”

  花无缺已浑身颤抖,他回忆起那日重伤的怜星几乎站不稳,却依旧带他逃遁,而他还不领情。

  祈求的目光望向燕南天,燕南天沉默半晌,叹了口气。

  江小鱼拍了拍花无缺的肩膀,他能感同身受,被十大恶人抚养长大,而燕南天又与十大恶人死仇,夹杂在中间实在不好受。

  路仲远道:“那怜星……如今去了哪里?”

  顾长生摇了摇头,“也许隐居了吧,邀月最恨背叛,邀月一日不死,她应该就一日不出来,若是邀月死了,她说不定会带花无缺重建移花宫。”

  燕南天蹙眉道:“建移花宫……”

  江小鱼道:“这倒是件好事!燕大叔,一个门派是善是恶,要看是谁在做主,若是花无缺这个传人重建,想必会是一个名门正派。”

  燕南天闻言想了想,点头道:“说得也是。”

  江小鱼目光一转,望向顾长生道:“顾……掌柜,留怜星养伤想必也是对移花宫有什么想法?”

  他本想叫顾姐姐,可是想到当初江玉郎喊了一声姐姐后的遭遇,心底一颤,硬生生吞回去了,随着燕南天一起喊顾掌柜。

  顾长生倒没隐瞒,承认道:“没错,我对明玉功有些兴趣。”

  花无缺张了张嘴又闭上。

  “花公子可有话说?”

  花无缺摇了摇头。

  “移花宫如今名存实亡了,只差杀了邀月。”江小鱼道。

  顾长生喝了口茶。

  燕南天行动力是真强,按时间估算,路仲远带江小鱼和花无缺去了海宴,将事情一说,两人便马不停蹄赶向了绣玉谷,合力去干邀月。

  一代江湖强人,终要落幕了。

  如今除了燕南天,也没几个人能威胁到她和江玉燕了。

  黑白罗刹……接下来二十年,江湖是她们的江湖。

  “邀月交给我,必让她逃不了,还有十大恶人……十二星相就拜托路兄弟了。”燕南天道。

  “呃……那十大恶人,有几个已死在我手上了。”

  顾长生出声道。

  众人侧目。

  “白开心、哈哈儿……欧阳兄弟牵扯了慕容九,是被慕容世家所杀。”

  燕南天愣了愣,笑道:“痛快!”

  江小鱼眼神一黯,哈哈儿……那个从小教他要笑的师傅,就这样无声无息死了。

  路仲远沉默许久,对燕南天道:“此次受燕大哥之托重出江湖,所托之事现已差不多了结。”他扫了一眼花无缺与江小鱼二人,继续道:“现在他两人都交与你,路仲远这个名字——以后就不要再提了。”

  燕南天神色一变,“路兄弟还要继续归隐吗?”

  路仲远笑道:“也许退隐江湖的只是南天大侠路仲远。”

  燕南天不解,路仲远却叹了口气道:“燕大哥,在我上次与你告别之前,便已下了这个决定,不必再劝,就让路仲远这个名字消失在江湖吧。”

  燕南天沉默片刻点了点头,已有皱纹的脸上带了几许沧桑,他这一代终究是老了,威震江湖的威名迟早消散。

  江小鱼和花无缺欲言又止,最终没有开口说什么。

  英雄迟暮,所有人心有戚戚焉。

  燕南天几人离开了,路仲远却还留在院子里。

  顾长生道:“路大侠果真要退隐了吗?”

  路仲远喝了口茶,望着顾长生道:“顾掌柜可还记得当初在客栈的那一番话?”

  顾长生沉思不语。

  路仲远苦笑道:“我思索了很久,到底怎样才是一名真正的大侠。”

  顾长生道:“你不就是?”

  “我不配。”

  路仲远望着院里积雪,与燕南天一行人留下的脚印,摇头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我以前认为重点是十步杀一人,那天我发现我错了。”

  他沉声道:“侠名一旦立起来,也就变质了,结识的人多,关系复杂了,名声越响,反倒会成为某些人的后盾。”

  顾长生挑了挑眉,“所以……”

  路仲远叹道:“你才是对的,江湖恩怨情仇,哪里能分那么清。”

  顾长生笑道:“没人能撇清这一身俗事,人生短短几十年,且顺心吧。”

  路仲远摇头道:“我孑然一身,若是隐姓埋名,还有谁能和我攀得上关系?只论对错,不论人脉,不论背景,锄强扶弱,这才是真正的为侠之道!”

  顾长生有些吃惊,“路大侠……”

  路仲远摆手道:“也就今天这样称呼了,今天过后,江湖没有路仲远。”

  顾长生望了他半晌。

  “值得吗?”

  “值得!”

  “那你这样……为了什么?”

  为名,为利,大侠也是名,若从此成为一个无名之人,还有人会做大侠么?

  路仲远沉默片刻。

  “有些事,总要有人去做的。”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