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102:魏无牙的小车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103章 102:魏无牙的小车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3章 102:魏无牙的小车

  第103章102:魏无牙的小车

  淡淡的血腥味被山风席卷,飘向远方。

  一路到了山顶。

  并不是每个人都像魏黄衣一般视死如归,终究是让路仲远找到了一个愿意指路的。

  顺着积雪的印记走了近半个时辰,远远望去,一片枯黄的树林出现在眼前。

  魏无牙的老鼠洞就在树林后面。

  被魏无牙召集的弟子也分散在这里。

  路仲远神色冷峻,斜提着手中铁剑,一步一步踏过去。

  顾长生两人也往旁边分散,防止有无牙门下弟子逃脱。

  穿过树林,前面一片山壁,如屏风般立在眼前。山壁上爬满了枯黄的藤萝,掩去了山石的颜色。

  路仲远凝眉看着前方绝路,怀疑是不是被指路的骗了。

  顾长生仔细打量片刻,用剑挑开一片长得最密的山藤,露出后面一个黑黝黝的山洞,里面连光都瞧不见。

  路仲远怔了一下,诧异道:“魏无牙就住这种地方?”

  魏无牙作恶多端,仆从弟子如云,连义子白山君都能在道观后面建起一大片奢华后院,他竟住这么一个狗都不如的小山洞?

  想到马亦云住马槽的怪癖,路仲远怀疑这魏无牙那么喜欢老鼠,是不是也喜欢住老鼠洞。

  当下垂头钻进去,往里走了十几步,向左一转,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一条宽阔的甬道。

  甬道两旁砌着白玉般晶莹的石块,头上隐隐有灯光透出,却瞧不见灯是嵌在哪里的。

  “小心,这甬道里可能有数不清的机关埋伏。”

  顾长生沉声道,她担心路仲远大意之下死在这里,往后再抓魏无牙也不好找,干脆毕其功于一役,免得送好几个人头才能捏死他。

  路仲远眼点点头,当先一步跨出,沉重的脚步声回荡在甬道里,只听轻微的机栝声,十数支发着乌光的短箭闪电般射来,上方也落下漆黑如墨的毒汁。

  一声冷哼,路仲远沾满鲜血的袍子在手中卷动,真气轰然散开,将毒汁与箭矢席卷到一起。

  步步踏前,机关随之启动。

  左手长袍,右手铁剑,路仲远如战神一般,走到甬道尽头。

  顾长生瞧着甬道上的灯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路仲远已站在甬道尽头,两人也跟了过去,眼前是一大片空地,中央有一座石椅,是用一整块石头雕塑而成,虽然是石头,却比玉质更晶莹,没有一丝杂色。

  再看周围,除了宫殿般的主洞外,四面还建了无数间较小的洞室,如蜂窝般排列整齐,洞室里整洁干净,布置奢华。

  外面看起来漆黑的洞穴,进来后竟是几乎将整座山腹挖空了,魏无牙手笔不可谓不大,让路仲远心生震撼。

  “这龟儿子真会享受!”

  路仲远忍不住骂道,将山腹挖空所需要的人力物力,恐怕是个天文数字,更不要提布置如此奢华。

  这二十年,估计魏无牙就是在琢磨这处地下宫殿。

  “你才是老鼠儿子!”

  一道嘶哑难听的笑声响起,这声音暗哑中似乎被刀剑所伤过,又似乎卡着好几根鱼刺,难以形容的难听。

  江玉燕只听声音,便记起了无牙门下生吃老鼠的一幕,鸡皮疙瘩从手臂泛起。

  顾长生也是皱眉,这么难听到极点的笑声,除了魏无牙外不会有别人了。

  隔壁石室门忽然打开,一辆小巧的两轮车自里面滑了出来。

  这辆车子是用发亮的金属打造,看起来灵便轻巧,上面坐着一个童子般的侏儒。

  他盘膝坐在两轮车上,根本看不见两条腿。

  路仲远一双眼睛盯着他。

  这便是魏无牙。

  奇形怪状的侏儒,外表獐头鼠目,几近可怖难言。才智技艺都非常了得,不但内功深厚,其招式之怪异狠毒,难有人能比。

  “路仲远……我还当是谁来了,原来是你这个老朋友!”

  他刺耳的声音回荡在主厅里,死灰色的眼睛看起来狡诈又恶毒,从几人脸上扫过。

  “这人长得真恶心。”江玉燕道。

  顾长生面无表情道:“我并不想用我的剑去碰他,你呢?”

  “我也是。”江玉燕一脸嫌弃。

  刺耳的笑声戛然而止,魏无牙死死盯着这两个女人。

  “路大侠,上啊。”

  顾长生催促道。

  路仲远有些无奈……被她们一说,这魏无牙是真的,比十几年前更恶心了。

  魏无牙的脸歪曲而拧恶,看起来像一头随时准备择人而噬的恶狼,目光从她们两人转回到路仲远身上。

  “十几年前的手下败将,如今又想挑战我么?”

  路仲远并不答,左手的袍子朝他一扔,这衣袍不仅挡住了魏无牙视线,上面更有刚刚甬道里卷来的毒箭与毒汁,人也紧随其后一剑刺过去。

  剑光如匹练般袭向那两轮车。

  没见魏无牙如何动作,已有一道流光将那袍子钉向远处,他本人也飞身扑起,双手间十道乌光闪过,一齐袭向路仲远。

  那是他每根手指上留的指甲,足有三四寸长,平时蜷曲着,与人动手时真气贯注,便如利剑般弹出,乌光透亮,显然还淬了剧毒。

  他这一扑,还藏了数种变化后招,路仲远不敢托大,谨慎相待,实在是魏无牙招数都是诡异阴毒,身子能以常人难以理解的角度扭曲,十几年前真气不支,他便是败在对方的怪异招式上。

  魏无牙脸现狞笑,路仲远纵使实力高强,他却有几十种方法玩死他。

  实力从来不是胜负的唯一标准,而头脑才是,更不要说路仲远还带了两个拖油瓶。在这电光火石间,他已想到数种牵制路仲远的法子,如十几年前一般——

  不!十几年前让他逃了,这次要留在这里。

  三招怪异的招式将路仲远击退,魏无牙身子滴溜溜一转,又待落回那两轮车上,谁知斜里刺出来一剑,接着一抬脚将他的轮车踹飞了出去。

  魏无牙脸色大变,身子翻动间攀上中央那座石椅。

  两轮车飞出去也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机关,数道乌骨箭从轮车里弹射出来,快的只剩点点乌光。

  魏无牙面孔扭曲,死死盯着踹翻他双轮车的顾长生。

  只因他与轮车几乎融为一体,大半功夫实力也都在轮车上,那是花他半生心血打造而成,若没轮车,他许多功夫都发挥不出来。

  有两轮车更是进可攻退可守,难以抵挡之时还可飞速退入石室,他们若追,便能以石室困死他们。

  “不好意思,脚滑。”

  顾长生平静地退至一旁,向路仲远示意一下。

  路仲远大笑两声,又是一剑劈向魏无牙。

  魏无牙没了轮车,实力大降,躲闪中慢慢向轮车靠近。

  虽然双腿瘫痪,可他身体瘦小轻若无物,在双臂支撑下腾挪闪转,身法竟灵活无比。

  往墙边挪动,一边怨毒地瞥向顾长生。

  一瞥之下,刚刚站在那儿的顾长生竟然不见了,他心里一惊,连忙扑向两轮车。只要轮车在身,他有信心面对三人围攻。

  路仲远一剑刺来。

  “停!”

  魏无牙狂吼。

  在这一声狂吼下,路仲远下意识顿了顿,剑势稍缓。

  魏无牙手已触上两轮车,眼里的喜色还没迸现,两截剑尖从他胸前突现。

  魏无牙愣住了,路仲远也愣住了。

  先是小车被出其不意踹翻出去,现在更是无耻的下手围攻偷袭——他喜欢玩弄人心,也喜欢看路仲远实力强悍却无能狂怒的样子,魏无牙一时不敢置信,一身功夫与后手有大半都还没用出来……路仲远,成长了。

  两人已经嫌弃地抽剑,顺便抹了魏无牙脖子。

  路仲远脸色僵硬地扭头,“你们不是不想用剑碰他吗?”

  “激怒他一下,你当真了?”

  魏无牙倒在血泊的尸体再次抽搐了一下。

  路仲远想了想道:“我觉得……”

  “路大侠,你若杀不了他,他至少还能荼毒江湖十年,十年又要有多少孩子被培养成无牙门人?”

  “……”

  路仲远望着血泊中的魏无牙,深深叹了口气。

  若是十几年前的他,必不会犯这种错误,也有十几年旧怨的原因,令他下意识想听听魏无牙要说什么。

  “十几年前他就是这个样子吗?”顾长生看着魏无牙扭曲的身体,总觉得不太对劲。

  路仲远想了想道:“十几年前比现在好一点,没有这么瘦小。”

  顾长生望着四周发光的墙壁,“这里恐怕不是个好地方,咱们赶紧出去吧。”

  即使有真气在身,顾长生也觉得对这些疑似放射性矿石的东西敬而远之比较好。实在是魏无牙这种模样不太像天生的,而像是自己作的……

  也就是魏无牙功力深厚,不然恐怕十二星相的首领早被他自己玩死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