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105:黄昏(感谢缺粥一胖的盟主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106章 105:黄昏(感谢缺粥一胖的盟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06章 105:黄昏(感谢缺粥一胖的盟主

  第106章105:黄昏(感谢缺粥一胖的盟主)

  在破庙休息一中午。

  江玉燕枕着顾长生的腿小睡,顾长生则在看路仲远留下的达摩神经。

  据说是达摩禅师传下的上乘内功,易经洗髓也和佛家契合。

  顾长生记起了一门名为易筋经的武学,其中也有天竺苦修士的参与。

  看了一会儿,她折叠收起绢布,手落在趴着的江玉燕身上,指尖轻轻拨弄她的嘴唇。

  微微的濡湿。

  她恍然记起了在青衣江畔时的日子。

  在青衣江刚习武还未小成时,那天真冷,练剑之后,她的手快冻僵了,江玉燕握着她的手,哈口气放到怀里去。

  或许还要更早一些。

  早在当初那个山洞里,杀人后一起相拥蜷缩取暖时,她们便很难再分开了。

  乱世江湖,姐妹。

  就这样走下去吧。

  “唔……”

  江玉燕小憩一会儿醒来,睁眼对上顾长生明亮的眼神。

  她下意识擦擦嘴角,顾长生眼中便带了笑意。

  “把我腿都沾湿了,我刚帮你擦了擦。”

  “我睡觉才没那么恶心。”

  江玉燕撑起身子舒展筋骨,腰身挺起,刚睡醒的眼睛还带点些微迷蒙,静了几息恢复清明。

  顾长生拿水囊喝一口重新盖上,从木头上站了起来。

  “走吧。”

  二人出了荒祠,望望前路,此间事情已了,怜星在安庆养伤,她们一时没有急行赶路,而是游览一路风光,此时心境合适,以双脚丈量土地。

  顾长生放下了心头那股似有似无的隐忧,彻底安下心来。虽然变化不大,却被江玉燕敏锐地察觉了,不清楚是何事,总是高兴的。

  行走在这一路上偶遇如轩辕三光那般江湖人,和在院子里习武,是两种迥异的生活,心胸开阔,正合适好好思索一下未来的路,若入移花宫接替下任宫主,该是什么样子,若只学明玉功隐世又该怎样生活。

  只是不管如何,两人总会找到适合自己的未来生活,在这江湖躲进小院也好,偶尔走走江湖也罢,尝遍各地特色,都未尝不可。

  一边想着,和江玉燕走在路上,行经一片树林,两人都闻到了很轻很淡的血腥味,瞅了一眼四周无任何异样,便继续前行了。

  接下来几天,天气都很好。

  地气回暖,风吹在身上没那么凉了。

  她们姐妹走过了野城,也走过了庐江,没有如入蜀时那般窘迫,也没有出青海时那般冷漠的心态。

  行经双岭的时候,二人遇见了骑着胭脂马的张菁。

  准确说,是张菁找到了她们二人。

  两人本也没有遮掩自身行踪。

  黑白罗刹两人在路上也好打听。

  张菁找到她们时,两个人正在湖边拿石子打鱼,边上燃着一堆篝火。

  见状张菁有点哭笑不得,翻身下马道:“顾掌柜,别来无恙。”

  顾长生略微有点意外。

  “九妹的婚期定下了不好推迟,七娘又担心你们游逛太远到时候一时找不到,便差我过来了。”

  张菁一边解释一边拿出封喜帖,“作为寻回九妹和黑兄弟的恩人,你们可千万不能缺席。”

  江玉燕也意外接过来道:“还劳烦你特意送来。”

  张菁苦笑道:“本来前几日就能送到你们手上,你们来的那边有慕容家产业,但是让一个掌柜的通知怕失了礼分,于是就叫我来了。”

  “辛苦了,要不要吃鱼?”

  “啊……”

  张菁看看两人串在木棍上正架着烤的鱼,有些无奈,也有些好笑。

  两人好好的安庆不回,跑来这湖边打什么鱼。

  好像也快到了踏春的时候了。

  张菁看两人悠闲自在的模样,洒然一笑道:“好!”

  便一捂红裙,也围着篝火坐下来。

  顾长生转动着两根木棍随口道:“你和顾公子之间怎么样了?”

  江玉燕闻言有点惊讶地看向张菁。

  张菁大窘,又惊叹顾掌柜眼光毒辣,去年她和顾人玉之间只是稍稍有点好感和苗头,今年初才刚刚戳破关系,她竟然好似早就知道了。

  “就……就那样吧。”张菁支吾道。

  顾长生笑道:“可要抓紧啊。”

  张菁看着不断舔舐上面鱼的火苗,道:“还好……九妹的事排在前头。”

  顾长生道:“九姑娘恢复的还好吧?”

  张菁用力点了点头:“已能认得很多人了!”她有些感叹,见顾长生递了鱼过来,接起放到嘴边咬一口,发现竟然异常鲜美。

  顾长生纤细的手指撕开了另一条鱼,和江玉燕一同慢慢吃。

  “初春的水还是冷的,鱼肉紧实,且经过一冬天囤积脂肪,这时候的鱼最是肥美。”

  “咦?原来还有这些门道,我说怎么这么好吃呢!”

  张菁边吃边道,又长知识了,她自然不会去琢磨这些吃的,只知道美味。

  围了篝火在这儿吹着微风,张菁一时觉得和在慕容家吃那些精心烹制的菜肴比起来别有一番滋味。

  闲适。

  恬静。

  和顾长生她们浅浅说着话,一条鱼下肚,她嘴唇已染上乌黑,拍拍手站起来,“我也该回去了,顾掌柜你们千万要来啊!”

  骑上胭脂马,张菁如一团红云离开了。

  正是下午。

  江玉燕吃完鱼去湖边洗干净了手,翻开张菁送来的喜帖瞧瞧,慕容世家的九妹出嫁,不知道会有多大排场。

  流水席是免不了的,恐怕就连路过的乞丐都有一杯喜酒喝。

  想着那般的场面。

  顾长生站在她身后,探头瞥一眼上面的婚期,双手环住了她的腰。

  低头,把人轻嗅。

  江玉燕唇角勾起一抹浅笑,没有说话,只是折起喜帖,抬手握住身前环着的手,然后慢慢的,修长的十指相扣。

  静谧而安详的黄昏,两人立于湖边,影子在身后被拉扯的很长。

  没有人出声,也不需要任何言语。

  微风吹动两人秀发。

  也吹皱了湖面,掀起圈圈波澜。

  江玉燕望着被夕阳映红的湖水,想说什么,恍惚间手里的手不见了。

  她奇怪回头,身后空空如也,只有篝火还在散着噼啪轻响。

  以及篝火旁斜放的剑。

  “姐姐?”

  江玉燕迟疑看看四周。

  风吹草木沙沙作响,没有任何回应。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