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121:妹妹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122章 121:妹妹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22章 121:妹妹

  第122章121:妹妹

  当然没有那么容易悟出来。

  这世界上什么都是不容易的。

  躲进安庆想过两年平静的日子,远离江湖纷争,偶尔帮江玉燕放松一下,这是原本的打算。但是当被放松的是自己的时候,就不如走走江湖了。

  眼看入冬,顾长生买了一堆厚布料,给她去做衣服,免得天天拼命习武。

  江玉燕眼含深意地笑着,也不戳穿,抽出时间来做了衣服,给两人换上。

  “去绣玉谷逛逛怎么样?看看那里是不是满山鲜花。”顾长生忽然问。

  江玉燕没抬头,“你慌了。”

  顾长生一脸淡然,道:“不想去就不去。”

  夜,凄冷的夜。

  黑暗的长巷里空无一人。

  这种天气应该躲在温暖的被窝里,而不是出来游逛。

  对于赌鬼来说,就算再往被窝里塞个媳妇,也不如赌桌的吸引力大。

  残旧的白色灯笼挂在巷子尽头的窄门上,灯笼下面挂着一个发亮的银钩,像渔翁用的钩一样。

  就是这个勾子,勾得许多人不愿离去,心甘情愿在这里待着。

  这便是银钩赌坊。

  从冷雾里走进赌坊,就像从极安静的室内走入喧嚷的街道,布置豪华的大厅里充满了各种欢叫和银钱哗啦啦碰撞声。

  看到赌徒充满血丝的眼睛,顾长生就会记起近百年前一个叫恶赌鬼的人,赌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

  每个人都在聚精会神盯着赌注和筹码,赢的欢欣,输的丧气。

  随手扔两个银钱到桌上,顾长生扫视四周。

  江玉燕终究还是同意了出来走走逛逛,那眼中带着一丝恶趣味——就算在路上不好恢复,也只是延缓时间而已。

  于是她们从江南走到了这里,靠近关外。

  银钩赌坊的罗刹牌还没出现,想来是时间太早,她瞧瞧看看,然后离开了。

  出门裹裹衣服,外面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雪花,纷纷扬扬。

  走回所住的地方的时候,她头上已落满了白雪,抖抖衣衫,扫扫头发,再推开门,带着一股寒气进去。

  江玉燕缩在被窝里不爱动弹,感受到顾长生躺下,浅浅哼一声,嫌弃她带来的冷意,将被子往这边让了让。

  “找到了吗?”她闭着眼睛问。

  顾长生缩进被子里,顿时感受到一股暖意包裹,“没有,太早了。”

  江玉燕睁开眼睛,又重新闭上,嘴角微微勾起道:“你就是想带我乱跑,好让我功力恢复没那么快。”

  顾长生道:“罗刹牌绝对会出现在这里,西方魔教也会。”

  江玉燕低哼:“好吧,就当我相信。”

  “我说的是真的。”

  “好啦,都说我相信了。”

  北国天寒,被子也是极厚的棉被,压在身上暖暖的。

  窗外风声呼啸。

  一夜悄然过去。

  天亮时,外面已被鹅毛大雪覆盖,厚厚的积雪是江南从未有过的,能将整只脚掩进去,而雪还没停。

  江玉燕打着哈欠起来,披了风氅,看见厚厚的积雪,踩下去咯吱作响。

  “我来过这里。”她说。

  “做什么?”

  “找你。”

  “……”

  顾长生侧头看了看她,她的眸子明亮如秋星,脸被雪景映得更白。

  一个人的江湖是寂寞的。

  顾长生拨了拨她冰凉的唇,想了想道:“要是伱真想当这个姐姐,也可以给你当。”

  江玉燕脸上带了一丝笑意,“真的?叫一声听听。”

  顾长生道:“叫姐姐当然可以,但是其他不行。”

  江玉燕摇头道:“那算了,我还是喜欢姐姐嘴硬的样子。”

  顾长生脸色变得黑黑的。

  两人披着风氅走在雪地里,刀锋一样的西北风对她们来说影响不大。

  本是顾长生带着她走,后来变成了她带着顾长生走,走走停停,到了一处荒野。

  她转目四望,叹口气道:“这里本该有个土地庙,是青衣楼驻点,看来已经换地方了。”

  满目苍茫,只有风卷起的雪花。

  顾长生道:“毕竟都这么久了。”

  一百零八楼,不是一直待在一处,这里也不是个好地方。

  踢了踢雪花,顾长生牵着她回去,入了城里行人寥寥,迎着风雪进一个酒楼,闻着香气点一个酸菜白肉血肠火锅。

  热腾腾的火锅,温好的女儿红。

  摘下风氅,两人坐在一起,品尝北国风味,这是江玉燕最喜欢做的事。

  却偏偏有人打扰。

  一道剑光袭来,顾长生刚到嘴边的酒杯弹了过去,啪的一声脆响,酒杯已在剑下碎裂成无数片,里面的酒随之飞散成水雾。

  而后一剑穿胸,来人的剑光顿止。

  顾长生仿佛坐在椅子上没有动过,若不是一直注意着她的人,也看不见她刚刚的出手。

  只有剑上的血还在滴落,而后轻轻一甩回鞘。

  酒楼老板骇得脸色发白,顾长生侧头看一眼尸体,脸色转冷。

  青衣楼余孽。

  “看来没有换地方。”

  江玉燕点头道:“应该是在那附近,或许是地下?”

  顾长生叹口气道:“都是你干的好事。”

  江玉燕笑笑,重新帮她拿了一个酒杯,倒上酒。

  她也没想到,过去逛逛发现驻地不在了,就放到脑后了,结果还会跟过来。

  吃完饭结账,两人重新走入风雪中,到了那山坳旁的荒野,有了目标,仔细找便容易找到了。

  自风雪中来,自风雪中去,只在白色积雪上留下点点血迹,鲜艳的像是一朵绽放的花,很快又被雪花淹没。

  回了住的地方脱掉大氅挂在墙上,顿时浑身一轻,点上炭火,屋里逐渐暖起来,外面的风似在怒嚎,却撼动不了这个小木屋。

  江玉燕哈着双手想放在顾长生怀里取暖,她刚想抗拒,手抬起来却没阻止。

  “咦?”

  江玉燕有点惊讶,抬眉看一眼顾长生。

  “姐姐,你不反抗没趣了。”

  “……”

  顾长生深吸了一口气,神情淡漠地将饼煨在炉边,察觉到江玉燕的动作,她眼皮跳了跳,终于忍不住将她手抽出来。

  “对,就是这样,保持住,等我嫁衣神功大成。”江玉燕满意道。

  “有点过分了。”顾长生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