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013:风雨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13章 013:风雨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章 013:风雨

  第13章013:风雨

  荆州四通八达,毗邻长江,纵不是苏杭和京城那样的大城,可来往行商也是不少。

  没有任何人留意到,两个丑陋女子在天蒙蒙亮时牵着毛驴出城了。

  城内一如往常,花无缺还在金门镖局做客,客栈旁的包子铺热气蒸腾,松软白嫩的包子一屉接着一屉出锅。

  当花无缺去当地名门势力府上做贵宾时,顾长生两人正在山坡避风处生起篝火啃干粮。当花无缺在金门镖局的引荐下结交荆州有名的侠客时,江玉燕正将抓来的山鸡用荷叶包起来,裹上泥巴塞进炭灰里。

  这是顾长生教她的法子,据说名为叫花鸡,倒也符合她们两个叫花子。

  花无缺与宾客喝酒至深夜时,顾长生和江玉燕正挤在一起,披着麻被,听着远山狼嚎入眠。

  手无寸铁的两个人风餐露宿,继续朝着峨眉挺进。江玉燕相信顾长生,既然她说峨眉有一门可以让两个人修习的功法,那就一定有。

  有些人生来高高在上,有些人却需要努力求生,江玉燕很清楚,若要改变命运,坐在那里等是不行的。

  她不求高高在上,只要能和大多数人平等相处,也是好的,最起码,不至于看人家一眼就要被呵斥。

  而此时位于青海的慕容山庄里,江小鱼正因偷看慕容九妹练功而被关在密室里等死。

  一场秋雨一场寒。

  出荆州,过夷陵、施州、涪陵,入川之后,路陡然变得难走了数倍。

  晓行夜宿,饥餐渴饮。

  这一路有水路有陆路,其间也有几次意外,不过在顾长生‘我们先出去’与江玉燕‘插眼扫腿’绝技下,倒是有惊无险,行走江湖处处防备终究还是有用的。

  到峨眉时已是深秋。

  两人与在江南初遇时已有了大大的变化,毛驴也不知所踪。

  若不是相熟之人,定认不出她们。

  她们本来也没有相熟之人。

  顾长生孑然一身,江玉燕本就是认亲失败,恐怕就是恢复在江南时的模样,隔了这么久江别鹤大概也认不出她来。

  因此,两人就像是从石头里忽然蹦出来一般,没有人知道她们从何而来,又要到哪个地方去。

  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蜀中风光两人自是无心浏览,眼看终于到了峨眉,她们两人俱是松了一口气,心神俱疲之下,投了一家客栈倒头便睡。

  连洗澡这样享受的事都排在睡觉后面,可以看得出她们两个是如何的疲惫。

  从江南至峨眉这一路,没有走过的人,是绝难想象的。

  但就是如此疲惫之下,每当屋外有人经过,两人都会睁开眼睛,也不出声,静静地躺在那里,只待脚步声远去,又重新闭上眼睛。

  很难说她们睁开眼睛时是不是已经醒了,但若是那人的脚步在房门前停下,她们的手一定会伸到枕头下。

  枕头下面是她们两人的匕首。

  就是如此相互扶持之下,两人才安然到了峨眉。回顾这一路种种,顾长生有些庆幸,若是自己独自一人,断然还要难上数倍。

  一觉睡醒,两人都没有起床,而是依然躺在那里,面面相觑之下,谁也不想动弹。

  睡一觉并没有消除她们积累的疲乏。

  可肚子咕咕作响,却由不得她们继续躺着。

  顾长生道:“要不你去叫小二,让他把饭菜送到客房里来?顺便再弄一大桶热水。”

  江玉燕懒懒地望着屋顶道:“可是我现在浑身都动不了。”

  顾长生笑道:“那便继续睡觉。”

  江玉燕叹了口气,道:“我倒是也想,可若继续睡下去,只怕我们两个一路上没有被狼叼了去,也没有被恶人劫道杀了,却偏偏在到了峨眉之后,生生饿死在客栈里。”

  她一边说着话,却一边从床上爬起来,看顾长生衣衫睡得凌乱,还顺手帮她理顺一下,然后穿上鞋子便到了门口唤来小二。

  两人终于不用担心会被饿死了。

  蜀中的烈酒辣菜,光是香味就勾得顾长生从床上爬起来。

  江玉燕没有用筷子,而是直接拿双手撕扯着一只兔头,埋头大吃。

  不到半个时辰,桌上的美酒与好菜被吃了个一干二净,盘子都光溜溜的。

  热水在此时也已经准备好了。

  顾长生脱掉已破破烂烂的灰布衣衫,打散随意绑在后面的头发。

  在她的手臂上多了一条细细的疤痕,从手背处蔓延至袖子里面,此刻脱掉衣服后,那疤痕竟至手肘间。

  它来自一次乘船,那是在一条客船上,船家专门把落单的人运到江中之后再行勒索之事,看她们两个不过寻常之人,一离岸便换了一副嘴脸。

  现在两人还在这里,结果自不必说——那却还不是最凶险的一次。

  一切都只因那些人小看了两个弱女子所能爆发出的力量与狠辣。

  没有走过江南入蜀这条路的人,也是绝不知道她们经历了什么的。

  江玉燕趴在桶边用手撩拨两下水,打湿了顾长生的头发,笑盈盈地看她拿瓢舀水倾倒在身上。

  “要不要我帮你?”

  顾长生靠在桶边闭目道:“帮我洗头发吧。”

  江玉燕一边拿皂荚打出泡,一边道:“等我们有钱了,定要弄一个大大的桶,可以两个人一起洗也不嫌挤。”

  顾长生闻言轻笑,“你有钱了就只弄个更大的桶?”

  江玉燕道:“不然还要怎样?”

  顾长生道:“自然是建个浴池,谁还用桶?”

  江玉燕闻言一愣,点头道:“倒也是……”她怎么就没想到直接建个浴池来享受呢?

  顾长生闭目轻笑,没再言语,趁着这放松之际,思索下一步该怎么走。

  已到峨眉山下,那张地图便无用了,玄坛庙的位置还需要打听一番,不知难不难找。

  比较为难的是,这里已是峨眉派的地盘,乱走之下还需多注意。

  江玉燕轻轻揉搓着顾长生的头发,房间一时安静无比。

  她脸上已全无当初的柔弱之意,抬眸间只有坚强。

  她那双手已沾染过不止一条人命了,任何人在杀了几个人后,都会变得坚强起来,即使她曾是一个被掳到青楼的女子。

  这一洗澡便是一个时辰,两人面貌俱都焕然一新。

  穿上新买的衣服,便一同出门到市上去了。

  只逛了半圈,两人便发现了这里与别处的不同:大大小小的酒楼饭铺里,江湖人虽也随处可见,却并没有那熟悉的喧闹,大多数都是闷头喝酒吃菜,连话都很少说。

  顾长生略一思量,转头四看,果然看见了几个峨眉派弟子——很好认,他们腰间的佩剑都是又细又长,峨眉剑法的辛辣迅急号称天下无双,如此奇特模样的剑自是为门派武学专门配套的。

  峨眉弟子神情倨傲,全然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却又时不时以锐利的目光打量别人。

  这里是峨眉弟子的地盘,现在巡逻调查,自是没什么人闹事。

  高凌五岳,秀甲九州,此为峨眉。

  在峨眉建派必然非同凡响。

  峨眉派的弟子倨傲一些也说得过去。

  就连十二星相中的‘黄牛’、‘白羊’到这里的客栈里时,也是老老实实,能不出门便不出门,待在屋子里喝酒。

  收敛思绪,顾长生从峨眉弟子身上转过目光,若有所思。

  江别鹤制作假的燕南天宝藏消息,将江湖人的目光吸引到峨眉从而让他们聚在一起自相残杀,看来峨眉派现在已然察觉到什么。

  也是,不仅雪花刀柳玉如、关外神龙剑冯天雨、一叱开天啸云居士在此,还有灰蝙蝠、猫头鹰、金陵三剑……

  这些人不是有立身江湖的独门绝技,便是在江湖成名已久的名宿,此时被一张藏宝图吸引齐聚于此。

  峨眉山已是风雨欲来,暗潮涌动。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