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133:剑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134章 133: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4章 133:剑

  第134章133:剑

  夕阳西下,夜色渐近。

  陆小凤身上带着彩色缎带,这彩缎是入皇宫的凭证,若没有持着彩缎还想去宫里旁观决战,将会面临大内高手的围剿。

  如今手里还剩有一条,他不知道送给谁。

  许多人想要,但是他不想给。

  他溜回了合芳斋,这里窗子内已亮起一盏孤灯,灯光柔和而安静。

  孙秀青就坐在里面,却没有西门吹雪的身影。

  西门吹雪是不是已经入皇宫了?

  陆小凤看着孙秀青脸上难言的悲伤,心情也变得沉重。

  身为西门吹雪的妻子,却只有一盏孤灯陪伴,在这里等西门吹雪决战回来。

  会回来吗?

  能回来吗?

  孙秀青道:“他走了。”

  陆小凤点点头,“我知道。”

  孙秀青道:“他希望你早点去,因为他没有别的朋友。”

  陆小凤说不出话了,他捏紧了那条彩缎。

  一轮明月慢慢升起到空中。

  陆小凤多出来一条彩缎,他记起了那两个剑很快的女人,想起她们的嘱托。

  她们会阻止吗?

  陆小凤这样想着,明月已升起来了,他不能再耽误,朝着皇宫的方向快速赶去。

  九月十五,已不是什么佳节的日子,京城的气氛却格外凝重。

  大多数人的目光都投向紫禁城的方向,在那里,今晚将有两名绝顶剑客一决高下。

  他们所押注的结果也将在今晚揭晓,要么倾家荡产,要么万贯家财。

  许多江湖人也在关注着皇宫里的一战。

  风已变得凉了。

  顾长生换上了一身黑衣,拍拍裤腿,帮江玉燕整理一下袖子。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她们自然要将自己的状态调整好。

  走在街上,一片哗然声从远处响起,循着动静望过去,有人以绝伦的轻功踩在屋檐,向着紫禁城的方向而去。

  眼尖的江湖人认得出来,那是武当名宿木道人,八步赶蝉的轻功使他整个人化作一道残影。

  顾长生和江玉燕慢慢走着,不急不缓。夜还很长,高手自然是需要一番废话后才开始决战的,她们时间充裕得很。

  像以前那种碰面了直接分个你死我活,已经很少见了。

  现在追求的是种仪式感——就如眼下西门吹雪与叶孤城之间的决斗一般。

  两个没有仇怨,没有矛盾的人,却要分出一个生死,这也是一种仪式感。

  那是他们的剑道。

  随着江湖人的聚集,大内高手的压力陡然增大,紧张地戒备着。

  月圆如镜。

  入秋的天气清凉了许多,圆月挂在飞檐上,无端有了几分冷清的感觉。

  西门吹雪已立在紫禁城屋顶,静静等着他的对手到来。

  一袭白衣,持剑而立,倒是有绝代高手的风范。

  顾长生远远望见屋顶上那个寂寞的人影,她知道,叶孤城今晚不会来了——

  叶孤城辜负了他,相比于决战,在叶孤城心里还是弑君重要些。

  这是彻头彻尾的阴谋。

  将此事和江玉燕简单说了一下。

  “你说的是真的?”江玉燕对这骇人听闻的真相感到震惊。

  顾长生笑了笑,说给一百个人听,大概九十九个都不会相信,剩余的一个就是江玉燕了。

  紫禁之巅的决战,就是叶孤城用来牵制大内高手,完成弑君偷龙转凤,让和皇帝长相一样的南王世子成为替代。

  计划缜密。

  之前叶孤城假装伤在唐门弟子暗器手下,就是为了让假扮他的替身不至于露出破绽——为什么替身没有使出天外飞仙?因为他身上有伤,被西门吹雪杀死是轻而易举的事。

  只可惜有陆小凤这个搅局鬼。

  月色愈发清冷,该来的江湖人都已经到了,聚在一起等着看这巅峰一战。

  在众人低声的交谈中,大内高手的警惕戒备中,月光下忽然出现条白衣人影,宛如乘风飘然而来。

  轻功之高,让人叹为观止。

  满场顿时寂静无声,望着已落在屋顶的叶孤城。

  将要决战的两人站在两边飞檐处,皆是白衣如雪,一尘不染,一者孤傲,一者寂寞,望着对方没有说话。

  屋脊两侧站着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顶尖高手,陆小凤、司空摘星、木道人、老实和尚……还有大内高手。

  大内高手虽然效忠于朝廷,放在江湖上也是一等一的高手,尤其是他们之间的配合与剑阵,发挥出来的实力不单是一加一那样简单。

  随着屋脊安静下来,气氛也陡然凝重。

  这一刻,旁观的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两者间凌厉的剑气,虽两人的剑还没出鞘,他们的对决却已开始了。

  西门吹雪依旧面无表情,叶孤城的脸色却变得难看起来,不复刚刚仙人之姿,而是有些衰弱。

  有人已隐隐闻到了血腥味。

  叶孤城道:“我少年练剑,至今三十年,随时随刻都在等着死于剑下。”

  西门吹雪依旧是面无表情,冷酷,尖锐,锋利,此时他的整个人已化为一柄无情的剑。

  叶孤城顿了一下,喘口气道:“今日这一战,伱我都不必手下留情,学剑的人死在高手剑下,死得其所。”

  西门吹雪冷冷道:“本就该如此。”

  本就是两个绝代剑客,剑下若是留力,那这一战还有什么意义?

  月上中天。

  叶孤城道:“请。”

  西门吹雪却道:“等一等。”

  叶孤城问:“等多久?”

  西门吹雪道:“等你的伤口不再流血。”

  叶孤城低头,众人也望过去,他洁白的衣服上已被渗出的鲜血洇湿,显然是带伤而来的。

  这一战的胜负,还未开始便已昭然若揭!

  西门吹雪冷冷道:“我的剑虽然是杀人利器,却从不杀求死之人!”

  叶孤城道:“我岂是来求死的?”

  西门吹雪道:“你若无心求死,我也等你一个月,伤好再来。”

  话落,西门吹雪已转过身,将要离开,却忽然顿了一下。

  “不用再等。”

  一个女子的声音突兀出现,他豁然转头,叶孤城已僵立在那里。

  每个人都看到,叶孤城洁白的衣衫下,一簇鲜血从他胸口绽开,像一朵盛开的鲜花。

  雪亮的剑尖也从他胸膛露出来。

  如此猝不及防的一幕让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呆呆地看着叶孤城就那样倒下,恍如做梦一般。

  两大高手还没对决……忽然就死了一个?

  开了他姥姥的天大的玩笑。

  叶孤城倒下的地方,出现一个白衣如雪的女子,凄冷的月光下,她随手从叶孤城的脸上扒下一层薄薄的皮,哗然的众人顿时鸦雀无声。

  叶孤城是假的。

  陆小凤的眼中爆出一篷精光,他望着‘叶孤城’伪装下的面容,这些天一直追查的阴谋仿佛揭开了一角。

  西门吹雪眼神动了动,从假的叶孤城尸体上收回目光,望向那女子的剑。

  剑尖上还滴落着鲜血。

  没有在意那些江湖高手的愕然与震惊,还有大内高手的防备。

  白衣女子道:“叶孤城不在,我替他来打。”

  西门吹雪回身冷冷道:“你也用剑?”

  白衣女子点了点头,站在叶孤城原本该在的位置。

  西门吹雪缓缓道:“你不配用。”

  白衣女子怔了一下,仿佛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一句话,也很难理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顿了两三秒道:“为何?”

  西门吹雪道:“剑不是用来在背后杀人的,在背后伤人,不配用剑。你若再用剑,我就要你死。”

  白衣女子闻言盯了他片刻,甩了甩剑上的血迹,忽然笑了,月色下如同执剑仙子,“听说你七岁学剑?”

  西门吹雪点了点头。

  她问道:“你可知我几岁学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