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134:以身当剑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135章 134:以身当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5章 134:以身当剑

  第135章134:以身当剑

  深夜。

  月色如水。

  寝宫中,年轻的皇帝正面临着一场惊变。

  灯光下还有两个人,除了太监王安外,另一个身着皇袍,和他打扮无二的年轻人。

  皇帝变了脸色,仿佛照镜子一般,眼前这人无论身材样貌、体格穿着,都与他一模一样。

  太监王安看着这两个人,对皇帝道:“想必皇上不知道他是谁?”

  与皇帝长相一模一样的南王世子,穿上皇袍,静静地看着皇帝,仿佛他才是真的。

  皇帝指尖已变得冰冷,努力控制着怒气,如此大逆不道之举,对方显然有备而来。

  大内侍卫已被西门吹雪和叶孤城的对决引到太和殿那边戒备防范。

  好在,他身边还有可用之人。

  四面木柱里忽然各打开了一道暗门,四个人从中闪出来。

  四个侏儒一般的人。

  三个人手持双剑,还有一人持着单剑,四个人七柄剑,寒光闪闪。

  这便是鱼家兄弟,四个人同胞所生,心意相通,配合家传的飞鱼七星剑,虽然在天下七大剑阵不能称第一,可江湖上能破他们这一剑阵的人,也不多。

  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什么会被笼络为皇帝的贴身侍卫。

  “斩。”

  剑光闪动,皇帝一声令下,缤纷的剑光便笼罩向王安和南王世子。

  南王世子并不惊慌。

  因为有一璀璨辉煌的剑芒也已斜斜插入,与那七柄剑撞在一起。

  漫天剑光交错。

  火星四溅间,殿中忽然又沉寂安静下来。

  剑光消失,原地只剩下一把剑。

  一柄形式奇古的长剑。

  鱼家兄弟的七柄剑已断了,剑阵也被一人破去,四人倒在地上失去声息。

  握剑的人一身白衣如雪,脸色苍白,冰冷的眼神,傲气逼人,整个人比手里的剑还要冷,还要锋锐。

  原本该与西门吹雪对决的叶孤城,出现在了这里,皇帝的眼前。

  鱼家兄弟的死亡也没有让皇帝惊慌,他只是淡淡看着这个忽然出现的人,问道:“叶孤城?”

  叶孤城道:“山野草民,想不到能上动天听。”

  皇帝道:“天外飞仙,一剑破七星,果然好剑法。”

  叶孤城道:“本就是好剑法。”

  皇帝道:“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叶孤城道:“成就是王,败就是贼。”

  皇帝道:“贼就是贼!”

  叶孤城冷笑,平剑当胸,冷冷道:“请!”

  皇帝道:“请?”

  叶孤城冷冷道:“以陛下的见识和镇定,江湖中也少有人及,陛下若入江湖,必位十大高手之列。”

  皇帝笑道:“好眼力!”

  叶孤城道:“如今王已非王,贼已非贼,王贼之间,强者为胜。”

  皇帝道:“好一个强者为胜!”

  叶孤城道:“我的剑已在手。”

  皇帝道:“只可惜你手中有剑,心中无剑。”

  叶孤城道:“心中无剑?”

  皇帝道:“剑刚,剑直,心邪之人,胸中焉能藏剑?”

  叶孤城脸色变了变,冷笑道:“此刻我手中的剑已够了。”

  皇帝道:“哦?”

  叶孤城道:“拔你的剑!”

  皇帝道:“我手中无剑。”

  叶孤城道:“你不敢应战?”

  皇帝道:“我练的是天子之剑,平天下,安万民,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以身当剑,血溅五步是为天子所不取。”

  他凝视着叶孤城,“朕的意思想必伱也明白。”

  叶孤城脸色铁青,握紧了剑柄,“你宁愿束手待毙?”

  皇帝道:“朕受命于天,你敢妄动?”

  叶孤城道:“我从不杀手无寸铁之人,今日却要破例一次。”

  皇帝道:“为何?”

  叶孤城道:“你手中虽无剑,心中却有剑。”

  “说得好!”

  一声夸赞,王安与南王世子脸色骤变,叶孤城冷冷望向角落里踱步出来的人。

  一身黑衣,右手持着剑。

  皇帝有些惊讶,“没想到还有人在这寝宫。”

  叶孤城目光逼视着出现的这人,“你究竟是何人?”

  “你看不出来我蒙个面,就是不想被人认出来吗?”顾长生奇怪道。

  “藏头露尾!”

  “剑啊……天子之剑,匹夫之剑,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顾长生打量着这个皇帝。

  她很赞同叶孤城所说的,若入江湖,皇帝必也是一个高手。

  皇帝笑道:“你也是用剑之人?”

  顾长生道:“以身当剑,血溅五步罢了。”

  叶孤城的手已牢牢握着剑柄,他的肌肉紧绷。

  原本以为除了西门吹雪,天下少有人能给他这种压力,可却数次从一个女子身上感受到那种犹如实质的压迫感。

  不同于西门吹雪的凌厉、锋锐,而是一种厚重如山岳般的气势,由上至下压来。

  缥缈与厚重,这应该两种矛盾的感觉,却同时出现在一个人身上。

  顾长生横剑在身前,雪亮的剑身从鞘中一点点抽出,忽然道:“你学剑?”

  叶孤城道:“我就是剑!”

  顾长生道:“剑如飞仙,人也如飞仙,你的剑是在追求什么?”

  叶孤城盯着她的剑,道:“你也学剑。”

  顾长生道:“我只是用剑。”

  叶孤城道:“用剑?”

  顾长生道:“我用剑只为了活命。”

  叶孤城笑了,冷笑,他冷冷道:“那你不该出现在这里。”

  用剑只为了活命……他头一次听说这种理由。

  可笑的理由。

  顾长生点头赞同,又摇了摇头,“那是我用剑的初衷,如今用剑,是为了另一件事。”

  叶孤城道:“救皇帝?”

  顾长生摇头,“我一不吃官粮,二不是世受君恩……”她扫了南王世子一眼,忽然笑道:“我只是为了击败你而来。”

  剑身清亮,映着殿内几人的面容。

  叶孤城的人比剑更锋锐、更凌厉,他目光紧紧盯着这个女人。

  他们都没有动,一者如利剑锋芒毕露,一者不动如山。

  皇帝似感受不到两者间的压力,忽然道:“何为活命的剑?”

  顾长生的剑鞘已扔到一旁,望一眼南王世子和王安,看看叶孤城,忽然道:“你几岁杀人?”

  叶孤城道:“练剑六年,剑术有成后杀了第一个人。”

  感受着对方犹如实质的气势,仿佛能隐隐闻到血腥味,叶孤城难以猜测对方杀过多少人。

  顾长生道:“你可知我几岁杀人?”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