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136:艺术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137章 136:艺术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37章 136:艺术

  第137章136:艺术

  对于无缘去皇宫旁观那一战的江湖人来说,九月十五的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已经是个谜。

  说什么的都有,真真假假的传闻迅速在京城扩散开来,而后以京城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传播。

  “西门吹雪败了!”

  “叶孤城也失踪了!”

  这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消息。

  江湖上两大顶尖剑客,互相间还未交手,便被人击败。

  紫禁之巅的决战以一种所有人预想不到的方式落幕。

  短短三天,京城已是流言四起。

  而在这时候,又一条消息如投入湖面的巨石,在江湖掀起波澜。

  “三年,击败叶孤城和西门吹雪的神秘剑客,三年后重新等他们的挑战!”

  听闻这件事的普通江湖人心潮澎湃,西门吹雪,叶孤城,这两个剑客三年后将会有多强?!

  而顶尖的江湖人,如木道人之流,心里却升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那便是守擂!

  击败了西门吹雪和叶孤城,按理说一战成名,江湖震动,可她们连面都没有露,更是行踪寥寥,只留下两个神秘身影。

  不为名利,却以这种方式宣告着自己的存在。

  他们心里多少有一点违和感,因为猜不透这两个人究竟在想什么,究竟为了什么。

  为自身剑道,根本不必这样大张旗鼓,为名,也不必遮遮掩掩。

  顶尖高手自然有自己的消息渠道,尤其是司空摘星和陆小凤他们交游广阔的人,细查总能查到两人的蛛丝马迹。

  查过更加头痛,因为这两人好似没有过去,她们的行迹在几年内却遍布南北,从关外苦寒之地到江南,蜀中,青海,都有过疑似她们的身影。

  司空摘星拿着西门吹雪的剑在细瞧,以前根本没有这种机会,因为西门吹雪不会允许别人碰他的剑,他的剑也从不会离身。

  “哪有那么多想不通,以前西门吹雪不也经常劝别人不要和他动手,让人家再练十年八年成了高手再说,因为他没有对手很寂寞。”司空摘星随口道,“现在有对手了,他应该高兴才是……不,应该是乐开花,这下不寂寞了。”

  陆小凤瞪了他一眼,这风凉话说的……细想却挑不出什么毛病。

  西门吹雪常常感到寂寞他自然知道,也正是因为寻不到对手才有紫禁之巅的一战,可眼下——

  陆小凤苦笑,低声道:“以后千万少说大话,不然指不定哪天应验了。”

  西门吹雪不寂寞了,却不知道还能不能拿得起剑?

  他去合芳斋看过了,孙秀青已消失无踪,西门吹雪也不知去处,江湖的用剑高手不多,顶尖的就那么几个,如今突然多出来两个,却又少了两个。

  陆小凤道:“走吧!”

  司空摘星问:“走去哪里?”

  陆小凤望向万梅山庄的方向,“将剑给他送回去。”他轻轻叹了口气,“总不能真的不用剑了。”

  司空摘星道:“除非他击败那个女人。”

  陆小凤道:“不用剑,如何击败那个女人?”

  司空摘星愣住,他之前倒是没有细想,若不能用剑,岂不是这辈子都没什么机会再挑战了?

  陆小凤道:“学剑不一定要用剑。这把剑他现在不用,将来也会用得上的,即使他真的不再用剑,这把剑也该和他一同沉寂。”

  司空摘星将剑抛给他,留下一句你自己去,便从窗子里掠出去,消失无踪。

  万梅山庄。

  陆小凤看着漫山遍野的鲜花,忽然有种物是人非的感慨。

  他不确定西门吹雪在不在,只是按照以往的习惯,西门吹雪必然是在的。

  因为西门吹雪每年只出去四次,只有在杀人时才出去,其余时候都生活在这山庄里,品味如雪的寂寞。

  他不用敲门,因为万梅山庄此时已有了客人。

  有什么人会来拜访万梅山庄呢?

  西门吹雪几乎没有朋友。

  陆小凤目光一凝,几乎在瞬间担心起来,他早该想到的——没有剑的西门吹雪,对仇家来说这是个绝好的机会。

  如风一般掠进宅子里,他看见了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坐在一张木板凳上,背对着他,面对漫山的鲜花,仿佛在嗅着花的芬芳。

  而空气中充斥的是淡淡的血腥味。

  在他身后,倒着三具尸体。

  “他们以为,没有剑我就毫无用处了。”西门吹雪淡淡的道。

  陆小凤一颗心已落下来。

  没有剑的西门吹雪还是西门吹雪吗?当然是,只是不是剑客西门吹雪而已。

  他正要笑,西门吹雪已转过头来,于是陆小凤的笑容凝固了。

  依旧是白衣胜雪,那乌黑的头发却有了点点斑白。

  如同一个老人。

  陆小凤几乎认不出这是自己的好友。

  寒星般的眸子不见了,剩下的只有平静,西门吹雪平静地看着他。

  陆小凤沉默片刻,将剑放在了旁边桌上。

  西门吹雪没有去看,只是举了举杯。

  陆小凤神情放松了些。

  因为西门吹雪喝的依旧是白水,这个人从不喝酒,因为他随时准备着杀人,若西门吹雪也开始喝酒了,那才是他该担心的。

  西门吹雪道:“叶孤城也败了?”

  陆小凤道:“大概是的。”

  西门吹雪没有说话,而是望着杯中水里的倒影。

  陆小凤没有久留,要离开时,孙秀青出来送他。

  “你可知道他如何练成那种剑法的?”孙秀青忽然道。

  陆小凤微微侧头,看着漫山遍野的鲜花,像极了剑锋刺在人身上时绽开的红色,“因为他真的将杀人当做了一件神圣而美丽的事,他已将自己的生命都奉献给这件事,只有杀人时,他才是真正活着,别的时候,他只不过是等待而已。”

  血花在剑下绽放,那一瞬间的灿烂辉煌过后,留下的只有寂寞,所以西门吹雪常常品味寂寞。

  如今不用剑,再看不到那种瞬间,岂不是更加寂寞?

  孙秀青点头道:“你是他真正的朋友。”

  陆小凤忍不住问:“他……真的还好吗?”

  孙秀青的表情有些奇特,她望着苍茫的暮色,仿佛在看什么,又好像只是出神,“击败他的那个人,不知道杀过多少人,比他杀的要多得多。”

  陆小凤没有说话,也没有惊讶。

  孙秀青继续道:“可她与西门吹雪相反,她并没有将杀人当作一件神圣的事,也没有将剑当作什么重要的东西,甚至厌恶杀人。”——这是西门吹雪在面对漫山鲜花枯坐了三天后和她说的。

  陆小凤已明白西门吹雪为何会变成这种模样,“那个人击败的不止是他的剑。”

  暮霭苍茫,凉凉的秋风中带着花香,山坡上的鲜花被吹动。

  神秘而美丽。

  陆小凤忽然想起了花满楼,这山坡上的鲜花必定是他喜欢的。

  “杀人并不神圣。”他替花满楼说。

  无边夜色忽然笼罩大地,陆小凤走入了夜幕里。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