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141:教主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142章 141:教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2章 141:教主

  第142章141:教主

  朱老板,便是朱停,天下一等一的巧手,没有他做不出来的东西,这块罗刹牌显然也是赝品。

  罗刹牌已放在桌上,灯光照耀下,与刚刚那块一般无二。

  顾长生问:“这块是真的?”

  蓝胡子自信道:“这块是真的。”

  顾长生问:“真的怎么会在你手里?”

  蓝胡子想了想,望了玉天宝一眼,“因为真正的玉公子将它抵押给我的。”

  顾长生问:“这么说,现在这个玉公子是假的?”

  蓝胡子道:“他拿一个假罗刹令,自然是假的。”

  蓝胡子此刻只想大笑,真品的罗刹令已毁了,那么他手里这个自然就是真的。

  天下第一巧手,朱停所造出来的东西,只要毁掉真品,那么他的就是真的。

  只是他不能笑,他还不知道这个女人究竟什么来路,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毁去罗刹牌。

  “很好。”顾长生点了点头,竟就这样走了。

  银钩赌坊该怎样做,还是怎样做,她并没有什么兴趣去管,她来此只是为了一件事,将罗刹牌毁去。

  后面该是陆小凤头疼的事——

  陆小凤还没到头疼的时候,只是这几件事情的发生,让他非常摸不着头脑。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有人对罗刹教有企图,想要以罗刹牌谋取罗刹教的权利,甚至掌控罗刹教。

  方玉飞不知何时出现在他身边,脸色不是那么好看。

  一切都和计划有出入,陆小凤提前两个月来临,玉天宝的罗刹牌被人毁去,罗刹牌被陆小凤看见……

  所以他的脸色不太好。

  陆小凤喃喃道:“没道理啊……”

  方玉飞道:“什么没道理?”

  陆小凤却没有说话,他只是仔细回想着,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玉公子拿出来的罗刹牌上,天女的模样就是那个女子。

  两个都是假的,那么玉公子又是为什么会拿来假货呢?

  这一切让他想不通。

  但他已然察觉到危险。

  玉罗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是男是女?是美是丑?

  没有人知道,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可是每个人都相信,近年来武林中最神秘、最可怕的人,无疑就是他!

  不但行踪隐秘,还是极神秘、极可怕的组织——西方魔教罗刹教的教主!

  甚至传言罗刹教都是他创立的。

  如今玉罗刹的爱子携罗刹牌出现在这里,不管身份是真是假,若引动玉罗刹,这个地方马上就会变得极危险。

  陆小凤不想和这么危险的人扯上关系,所以他已不想再在银钩赌坊停留。

  方玉飞却不肯放他走,拉着他一定要再玩几局。

  两人推拒间,刚刚的风波已过去了,蓝胡子消失在赌桌旁,玉公子也失去了踪影,新来的赌客已将那个位置填满,只要骰子打上一圈,他们的注意力便转到自己筹码上,什么值五十万两的玉牌,不过是来银钩赌坊欺诈的而已。

  赌场最常见的,最不新鲜的,就是各种耍赖手段,只是那些耍赖的人无一例外都消失了。

  拒绝了方玉飞的挽留,陆小凤走出赌坊。

  黑暗的长巷里还是同样黑暗。

  已是深夜了。

  车马都停在巷外,无论什么样的人,要到银钩赌坊去,都得自己走过这段黑暗的巷子。

  这使银钩赌坊又增加了几分神秘和刺激——赌场的老板简直是个天才。

  陆小凤抬头看了看赌坊门上挂着的银钩,犹在风中摇晃。残旧的白色灯笼斜挂在上面,冷雾弥漫,使夜色多了几分凄切。

  他本是觉得那两个女子出现在这赌坊却不为赌钱有些奇怪,今天便过来等等看,现在却更觉得奇怪了。

  至于为什么会关注她们两个——败西门吹雪,破天外飞仙,这两件事就已足够。

  走在暗巷里,陆小凤忽然跃起,跃到了旁边屋顶上。

  玉罗刹是个什么样的人?

  顾长生本来不感兴趣,现在却有一丢丢兴趣了。

  冷雾中有一条淡淡的人影,仿佛比雾更虚幻,更不可捉摸

  似人非人,似鬼非鬼。

  在他对面,有一个黑衣女子,正歪着头打量他。

  双方的眼神都是一样的冷漠,一样的打量,在某个瞬间,竟有某种相似的地方——那是同为教主的气质。

  江玉燕皱了皱眉,问道:“你姓玉?”

  雾中人道:“宝玉无瑕,宝玉不败。”

  江玉燕嗤了一声,“故弄玄虚,你就是玉罗刹?”

  雾中人冷冷道:“我就是。”

  “西方魔教——罗刹?伱也配?”

  冷雾忽然翻腾,雾中人眼里闪着幽光,望向袭来的那一掌,抬手挡去,却在霎时间面色突变。

  呲!

  寒芒一闪。

  “嗯?”

  江玉燕讶异地望向玉罗刹手里出现的弯刀,挑挑眉,“不错的刀。”

  玉罗刹正要开口,忽见那道黑影瞬间靠近。

  手中弯刀一转,划出一道冷光,却半途止住,再也劈不下去。

  “砰!”

  雾气倒卷,显露了女子的身影,腰背挺直,静静地站在那里。

  “你是谁?”玉罗刹的身影也从雾中显露,背在身后的手不断轻颤。

  他死死盯着这个破坏了他计划的女人。

  “嗯……”

  在玉罗刹的眼神中,她说出了让玉罗刹心头一颤的话。

  “算起来,你该叫声教主听听。”

  黑衣女子人还是那个人,之前平静而随意的气质消失不见。

  取而代之的是凛然的煞气与威严。

  ——仿佛转瞬之间换了一个人。

  深不见底,目光冰冷,一种无形的气势扑面而来,直看得他头皮发麻。

  常年高高在上,在罗刹教内说一不二的玉罗刹,此时竟有一种被压制了的感觉。

  “连声教主都不肯叫,当年你们这些余孽啊……”

  轻声叹息中。

  女子一步迈出,好似踏在玉罗刹的心尖上,他的心也随之跳动一下。

  更让他骇然的是对方的话——当年你们这些余孽。

  当年?余孽?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玉罗刹忽然看清了隐在雾中的另一个人。

  那个面容……

  那张脸……

  玉罗刹仿佛看见了无比恐怖的东西,但他没有机会再出声了。

  冷雾中没有了声息,死寂如坟墓,连呼吸心跳都已停顿。

  当街上重新出现路人走动的声音时,已是快天亮了。

  雾更浓了。

  如一尊雕塑般待在屋顶的陆小凤胡子眉毛上凝了薄薄的一层霜,浑身上下早已被雾气沾湿,此时听见路人脚步,他才动了一动。

  白茫茫的街道上。

  一个身材高挑、罩在斗篷里的男人躺在地上,早已变得僵硬。

  地上寸寸崩碎的弯刀冰凉无比。

  西北双玉,西方一玉,北方一玉,遇见双玉,大势已去。

  西方一玉,就这样悄无声息死了?

  陆小凤的心忽然跳的很快,他豁然回头,雾气茫茫,并没有张牙舞爪的索命厉鬼。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