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143:一招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144章 143:一招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44章 143:一招

  第144章143:一招

  真相究竟是如何呢?

  陆小凤不知道,也没空去查,因为他已惹上了更大的麻烦。

  还没来得及找蓝胡子问问清楚,便身陷囹圄。

  丁香姨,陈静静,岁寒三友,蓝胡子,飞天玉虎……

  顾长生无论如何想不到,原本已经偏离的剧情,却因为陆小凤想要探究罗刹牌,竟然又莫名其妙续上了。

  这人不作就难受。

  冰天雪地的关外寒风凛冽,安庆也下了一场小雪。

  顾长生已经在准备嫁衣神功的重修事宜,只是每日里被江玉燕虎视眈眈盯着,一直下不了决心。

  与燕南天一躺十几年不同,主动重修的话,即使散功或传功,体内留有嫁衣余根,实力还是能留下一些的,更何况她还有剑。

  破飞仙的剑。

  自保没有什么问题,但是面对江玉燕,就很有问题了。

  “教主。”

  “……”

  江玉燕撇了撇嘴,自从银钩赌坊回来开始,顾长生就常喊她教主。

  “怎么了?”她问。

  “要不要?”顾长生道。

  江玉燕自然知道顾长生问的是什么,大气一摆手,“不要,你散功吧,免得欺负你的时候,你还得说用着伱的功力来压制你。”

  “我是你姐姐。”

  “我是你教主。”

  “行!”

  有之前深厚的五绝真气打底,顾长生修炼速度超乎江玉燕预料。

  明玉、达摩、五绝、嫁衣,恐怕当初谁都想不到,她们会修炼成怪物一样的。

  若没有其中最关键的五绝神功,即使拿到嫁衣与明玉,也只能舍去其一,不然内功冲突,难以巧妙转换。

  五绝神功精研之后,江玉燕才明白它真正的特点,而这个特点一直都是她和顾长生都知道的——融百家之长另辟蹊径,连‘飞龙大八式’与‘千斤坠’这两者,一个拔地而起、一个气沉丹田,两个迥异的武功与相反的运气方式都能巧妙融合在一起。

  它的武学理念,就是最大的优势。

  天地五绝创造不出‘明玉功’这种旷世绝学,但他们有极大的野心,将那些天之骄子所创的武学拿来己用。

  这便是五绝神功的总纲。

  若不是偶然间发现,她们几乎都要练错了——其实也不算练错,它本身已包含了各大门派的精髓,就只单单练下去,也是一门绝学。

  只是到不了大成,或者说五绝神功根本没有所谓的大成,要不是当初顾长生失踪,还有朝廷、世家,和路仲远一帮人掀起的动乱,她们二人衣钵传下去……

  想到这里,江玉燕有点点惋惜,五绝神功的路被她自己掐断了,现如今的那些武学,与五绝神功不是一回事,可以学,但难以再融合到一块,因为他们追求的是另一种极致,追求的是纯粹。

  当年燕南天可以和邀月打一天一夜不分胜负。

  现在别说一天一夜,那些江湖人好像急着投胎,一招分不出生死都丢人。

  还是和顾长生切磋有意思,可以打得有来有回。

  江玉燕十指交叉挺了挺胳膊,傍晚时见到从屋里出来的顾长生,却发现顾长生已变了。

  变得有些单薄——只是她的感觉,外表看上去没有什么变化。

  厚重的气势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凌厉,锋锐。

  “你散功了?”江玉燕挑了挑眉。

  顾长生道:“是的。”

  江玉燕道:“可我还是感觉你很强。”

  顾长生笑而不语。

  江玉燕感觉到了那种熟悉,就像……这个时代的剑客。

  如同藏在鞘里的剑,引而不发,就能让人感受到寒意。

  即使功力一般,出鞘的那一刻却能爆发出无比凌厉的攻势。

  顾长生道:“你可知道什么是剑?”

  江玉燕道:“剑就是剑。”

  顾长生摇头点了点她胸口:“心中有剑,剑才是剑。”

  江玉燕怔了一下。

  顾长生却没有回答了,见她一脸茫然,便又拿手指戳了戳。

  “故弄玄虚。”江玉燕冷笑。

  顾长生问:“你不信?”

  江玉燕道:“来比划比划。”

  顾长生摇头道:“我绝不会对你动剑。”

  江玉燕道:“在巴山的时候你还打我了。”

  顾长生道:“现在不一样了。”

  江玉燕忽然笑了,“你是怕被我打一顿,所以就找了个借口表示你不愿和我动手。”

  顾长生面色滞了一瞬。

  江玉燕低头看看她手指,道:“你可以再戳戳。”

  顾长生收回手离开了,去了厨房,准备做晚饭。

  一个剑客,为什么还要做饭?

  因为剑客也是需要吃饭的。

  顾长生很好奇若是西门吹雪没有山庄,叶孤城没有飞仙岛,每日里为了生活洗衣做饭,还能不能练成无情剑法。

  也许正是因为没有生活,所以孤寂难眠,把人练的和剑一样,冰冷无情,才会有那般冰冷的剑。

  只为剑而生,怎么可能会有感情?

  顾长生察觉到江玉燕凑过来,脸上多了一丝笑意。

  “是吧?你就是找个借口保留面子,免得输人又输阵。”江玉燕道。

  “嗯,是。”

  “就是嘴硬,反正也是输,还不如不反抗了,你好狡猾!”

  “被你发现了。”顾长生笑着道,“你还要欺负散功的姐姐吗?”

  她的脸上带着柔和的笑意,江玉燕眨了眨眼,“你还没吭过声。”

  顾长生笑容僵住了,想了想道:“有些人是不喜欢出声的,你也没吭声过。”

  江玉燕道:“可是我喜欢听你吭声。”

  顾长生道:“你这个习惯要改。”

  “我不想改怎么办?”

  “那……”

  顾长生思索了一会儿,“你不是有屠娇娇的易容术吗?可以化妆成我的样子,然后找个镜子……唔……”

  江玉燕听不下去了,捂住顾长生的嘴恶狠狠盯着她。

  顾长生明亮的眼里带着笑意,终归是个江湖环境长大的姑娘,怎么可能比得了她?

  妹妹终究是妹妹。

  将烧火的事交给江玉燕,她去切了食材,煮上饭。

  吃饭时,顾长生端着碗在思索什么,想了一会儿道:“教教我吧。”

  “什么?”江玉燕愣了一下。

  “易容术。”

  “……”

  江玉燕狐疑地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顾长生会化妆成自己的模样。

  “不教。”江玉燕摇头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