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165:一点通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166章 165:一点通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66章 165:一点通

  第166章165:一点通

  “他没有去追杀陆小凤?”沙曼问。

  “也许去了,也许没去,谁知道呢?”

  牛肉汤是真的不知道宫九去了哪里。

  宫九是个路痴,去哪里都需要有人带路,这次却没有让她带路。

  从南海上岸,一直到京城,有半数时间都是她在追杀沙曼,而宫九则不声不响消失了。

  灯光忽明忽暗,映得沙曼影子在墙上闪动。

  月影茫茫。

  这一夜真的变安静了。

  清晨,天还蒙蒙黑,沙曼已来到院里,将昨晚贺尚书的尸体搬出去,再从井里提水冲洗地面。

  她和贺尚书不陌生,在无名岛上虽然没有一起赌过钱,却常见他醉醺醺的模样。

  这次追杀她和陆小凤的人,她很多都熟悉,现在他们已化作冰冷的尸体。

  沙曼轻叹了一声。

  无名岛是个与世隔绝的地方,远离江湖,生活平静。一旦入了江湖,明天谁都可能死,这就是江湖人的宿命。

  小老头呢?

  小老头自己不出岛,是不是早已了然?即使功力绝顶,也安然躲在岛上,只悄悄地将手伸到中原,组建隐形人势力。

  拿扫把将地面的水扫干净,东方晨曦微露,天光逐渐亮起。

  “你没有杀她?”顾长生问。

  “要是陆小凤被宫九捉住了,可以拿她换回来。”沙曼低头道。

  顾长生恍然记起了,牛肉汤好像也姓宫,名宫主。

  她脸色有些古怪,因为印象里,牛肉汤也拿鞭子抽过宫九……

  这错综复杂的关系,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还好她和江玉燕都没有这种古怪的癖好,顾长生伸了个懒腰,骨节轻响。

  江玉燕脖颈上有一点红痕,和牛肉汤脖子上的红痕位置很像。

  沙曼假装没有看见。

  许多时候人都要懂得装瞎子,她早就明白这个道理。

  “陆小凤的手夹不住宫九的剑吗?”顾长生忽然道。

  沙曼缓缓摇头,“不知道。”

  顾长生道:“他没有试过。”

  沙曼道:“没有试过,我觉得他接不住。”

  顾长生道:“他也是这样觉得。”

  沙曼道:“那他就一定接不住。”

  顾长生点了点头。

  能接住天外飞仙的陆小凤,会接不住宫九的剑,难道宫九比叶孤城还要强?

  “也可能是他未战先怯了。”

  人总是会变的,二十岁的陆小凤,和三十岁的陆小凤,很多地方都不同了。有些人越来越强,有些人越来越弱。

  以前的陆小凤是个浪子,遇见沙曼后就不同了。

  岂不是和有了妻儿的西门吹雪一样?

  也许他们本质上就是同一类人。

  而且在无名岛上,未见宫九的面之前,陆小凤已听闻他的种种事迹,众人口中神龙般的九公子,若是二十岁的陆小凤一定不服气,三十岁的陆小凤就未必了。

  这可能也是一个因素。

  在如今这个环境下,未战先怯,便已输了一大半。

  陆小凤已有退隐之意。

  顾长生望着远方,若是陆小凤退隐了,她是不是就一直留在这个江湖了?

  回头看一眼江玉燕,她挑了挑眉,轻抬头用手指点点脖子。

  江玉燕一愣,低头对着水盆照照,有些羞恼地瞪她一眼,抬手按住揉搓片刻,再放下手,变得无事发生过。

  两人无声的交流很隐蔽,江玉燕偷瞧一眼沙曼,不知道有没有被看见。

  沙曼也在沉思。

  陆小凤鼎鼎大名,据说天下没有他一双手接不住的剑。

  是什么导致他甚至连试都没试,便先弱了?

  是小老头无敌的实力吗?

  还是因为自己?

  沙曼手指玩着钢丝,坚韧的钢丝轻轻一拨,剑式便开始不停变幻。

  “你认为陆小凤可以接得住宫九的剑?”她忽然出声问,眼里闪着奇异的光。

  顾长生摇头道:“别人认为没有用。”

  陆小凤到底能不能接住宫九的剑?

  西门吹雪认为可以。

  灵犀一指,后发而至。

  他从陆小凤眼里看见了牵绊,如同当年自己和孙秀青结为夫妻时。

  剑被缠上了线,便没有那么快了。

  陆小凤的手也是一样。

  “你可以。”西门吹雪说。

  陆小凤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有些出神,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自己的这双手没有信心了?

  紫禁之巅前,面对大内高手殷羡的‘玉女穿梭’,他还能自信地等对方剑尖逼至喉咙再出手。

  银钩赌坊时,他面对飞天玉虎的毒手套也自信满满。

  “这天下,我至少接不住三个人的剑。”陆小凤道。

  西门吹雪没有问那三个人是谁,其中两个他都能猜到,“那三个人之外呢?”

  陆小凤眼睛渐渐亮起来,“可以一试。”

  西门吹雪道:“伱必须接住。”

  陆小凤道:“没有什么事是一定的。”

  他的心已热起来。

  仿佛找回了那个年轻的自己。

  被称为四条眉毛的自己,而不是被称为陆大侠的陆小凤。

  他甚至想立刻就遇到宫九,试试九公子的剑比当初的西门吹雪强多少。

  可是宫九消失了。

  如鬼影一般尾随在身后,从南海追杀他到京城的宫九,忽然不见了。陆小凤离开了万梅山庄,在路上走走停停,住了好几次客栈,依然没有看见那个人。

  被两个老怪物解决了?

  陆小凤只能如此猜测,他想赶回京城去看看,路上遇见了木道人。

  已经是武当掌门的木道人,出门没有腰佩七星剑,却依旧尽显尊荣华贵。

  陆小凤几乎认不出来这是他昔日所熟悉的那个一身破烂道袍的老道士,游戏风尘、落拓不羁的木道人不存在了。

  “陆大侠,好久不见。”木道人笑着道。

  陆小凤苦笑道:“我刚摆脱陆大侠这个称呼,你便又这样叫我了。”顿了顿他继续道:“恭喜道长荣登大位,可惜陆小凤没能去贺喜。”

  木道人莞尔一笑,他与陆小凤是朋友,是多年的朋友。

  “两年不见,有空可要到苦瓜大师那里去叙叙旧。”

  “我出门云游的机会也少了。”

  一派之主,与闲云野鹤的老道士自然不同。

  只有那双手完全没变,瘦削、干燥,稳定而有力,一双握剑的手。

  陆小凤发现自己被困无名岛的这一年多,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