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174:疯子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175章 174:疯子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75章 174:疯子

  第175章174:疯子

  如同上香礼佛的两个女子慢悠悠走在覆满积雪的山路上。

  这让埋伏的人有些疑惑。

  是这两人吗?

  一人骑马,一人牵着缰绳,走在积雪上还会踩出‘咯吱’的声音。

  五罗汉披着白袍伏在雪中,有那么瞬间他们有些拿不准。

  他们年少时就已经纵横江湖,杀人无数,人称‘龙’、‘虎’、‘狮’、‘象’、‘豹’五恶兽,每一个人都满手鲜血。

  可是他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入了佛门,便成了五罗汉。后来因为醉酒烧了藏经阁,惹得方丈大怒,打了他们戒棍,老大受辱含恨而死,剩余四罗汉行刺掌门反出少林,从此下落不明。

  此时作为幽灵山庄的人,他们四兄弟这么多年实力可谓深不可测,如今埋伏两个看起来像是上香客的女子,不由有点恍惚。

  路上雪花乍起,白茫茫的环境掩盖下,一条白色长袖流云般卷出,袭向牵马的女子。

  五罗汉只剩四人,可每一个都身怀绝技,当年纵横江湖时便是高手,后来遁入佛门更是习得少林绝技。此时见同伴已经出手,顿时不再隐藏,少林内家功夫配合简化版罗汉阵同时出手。

  他们手足连心,配合不可谓不精妙,招猛力沉,正面少林神拳,暗中银针认穴偷袭。

  他们自信没有人可以硬扛下这波围攻,无论眼前是谁,此时都只能先避其锋芒。

  而罗汉阵结构精妙,即使只有四人施展,四个人也能有七个人的威力,招式如网,笼罩向两个女子瞬间收紧。

  骑在马上的女子没有丝毫惊讶,仿佛早就知晓有人埋伏,只是抬了抬眼皮。

  就在这时,牵马女子动了。

  她握住马侧挂的长剑,一声清亮的剑吟,让四人瞳孔骤然收缩,虽然只有一剑,他们四个人却都感受到了向自己袭来的剑光。

  这一剑的速度仿佛比声音更快,剑吟声响起时已到了尾声。

  森寒的剑气比风更凉,比雪更冷,透彻骨髓,只听‘叮’一声轻响银针被击飞,也像是死亡的宣告。

  “又搞偷袭。”

  他们听见顾长生说话。

  “我玩偷袭的时候,你们祖父还在玩泥巴。”

  他们想说话,却已经说不出话。

  躲在暗处没有出手的杜铁心此时只想把头埋进地下十丈,他前一刻还在想这是不是老刀把子玩的什么阴谋,出动他和五罗汉一起围攻两个女子。

  一剑而已。

  两个美貌如香客的女子,只是一剑,便破了四兄弟的围攻,杀人如杀鸡。

  老刀把子究竟招惹了什么怪物?

  杜铁心没有机会知道答案了,他听见马蹄声在朝自己这边过来。

  点点鲜红血迹带着温热,洇湿了积雪,在这条白色的山路上恍如绽开的鲜花。

  “诶……”

  牵马继续往前,顾长生忽然侧头。

  “怎么?”江玉燕问。

  “该留个活口指证的,这几个看起来像是幽灵山庄的人……”

  顾长生又摇了摇头,“算了,有没有区别不大。”

  就如当初登上江府的门,即使人证物证都有又如何。

  有些道理只能用剑来讲。

  “冷不冷?”顾长生问她。

  “冷死了。”江玉燕说。

  “那我们走快点。”

  顾长生果真加快了点步伐,武当山门已近在眼前。

  下雪后来拜访的人寥寥无几,显得有些冷清。

  顾长生牵着马慢悠悠来到近前,抬头,气派的山门不愧是大派风范。

  “阁下何人?”

  守着山门的弟子见两个女人过来,出口问道。

  顾长生拱了拱手,“麻烦通报一声木掌门,我来找老刀把子。”

  山门弟子态度恭敬了不少,“可有掌门柬帖?”

  一派掌门,自然不是谁想见都能见的,若是提前约好了,要么提前通知他们遇见谁放行,若是没有固定时间,便会带个帖子或信物,免得掌门闭关或做什么事一时难以抽出空来。

  “没有。”

  “那老刀把子又是何人?”山门弟子没听过这个奇怪的名字。

  “老刀把子就是木掌门。”顾长生道。

  山门弟子面色一怔,一时反应不过来。

  “去通报吧。”

  顾长生说。

  山门弟子不敢大意,转身返回门派,他隐隐感觉到来者不善。

  不用通报,木道人早在她们刚上山路的时候就知道了。

  在诧异和难以置信下,他实在想不通这两个人为何而来,又想做什么。

  且不说九月十五那晚他遮掩了面容没人认出来,就算被认出来,她们难道还能在武当找一个掌门的茬不成?

  木道人微皱眉头,总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

  他九月十五那晚做的事,无疑会改变天下武林的历史和命运,现在只要静静等着传言发酵就行了。

  “掌门,有两个女子前来拜访,说要找老刀把子。”

  弟子前来通报,犹豫一瞬道:“她还说您就是老刀把子。”

  木道人眼神一凝,面上古井无波。

  “不见。”

  木道人挥了挥手,弟子有些惊异的退下了。

  “他不见我,那只能我去见他了。”

  顾长生在山门外和江玉燕吃了点带的干粮,此时刚到午时,钟声响起。顾长生喝口水拍拍手,在对方警惕的眼神里一手伸出,捏住了对方的手腕。

  山门弟子只觉眼前人影一晃,手腕吃痛松开,掉落的剑被对方抬脚踢飞,一声爆响,立在山门侧刻着‘武当’二字的石碑顿时碎石飞溅,那把普通的武当制式长剑正钉在‘武’字上,深深没入石碑。

  弟子傻了,呆呆地站在那里没有动。

  这一举动无疑一眼就能看出来者不善,可就是这种不善,更加让人发傻。

  砸人山门,这江湖上哪怕是和武当齐名的大派都不敢如此做,更何况是单单的两个人。

  武当开派几百年来,从未有过这等事,也没有人敢轻犯武当,导致他有点恍惚地转头,只看见那个牵马的背影继续上山。

  这是……

  年轻弟子瞳孔骤然收缩,“有人闯山!”

  嘶吼声回荡在风雪中。

  剑深深嵌在石碑里,将石碑击出一个不小的坑,‘武’字已全然看不清,他深知自己不是敌手。

  过了山门,两人一马直朝解剑岩而去。

  大派大规矩,任何人来武当至解剑岩处都要暂时解剑存放,不可带剑上山,这是武林中人人都知晓的规矩。

  被年轻弟子一声嘶吼惊动,陆续有人朝着这边飞掠而来,轻功身法稍快的人先一步抵达,见到外人到此,刚要开口质问,便见血光一闪。

  叮叮当当几声剑器落地的声音,惨呼声迟了几息才响起,到了近前的人无不捂着手腕飞速后退,手掌耷拉下来,浑身颤抖不已。

  他们眼中充满了恐惧与震惊,只是一个照面,能断他们手筋,便能穿他们喉咙。

  好可怕的剑!

  好恐怖的人!

  “我来找老刀把子。”

  顾长生脚步没停,只有话语在风中飘荡,“别挡路。”

  “快去请掌门!”

  受伤弟子朝着继续赶来的人大吼,却有些晚了,这短短片刻间,又是几柄剑器掉落。

  正午时分,正是准备休憩吃饭的时候,武当弟子大多放下了手头的事,听闻动静赶到前方来看一看。

  一路走,一路血花。

  没有人见过这等蛮横的闯山,也没有人见过如此可怕的敌人,浓郁的不真实感从每个人心头升起。

  正道执牛耳者的武当,竟被一个女子这样硬生生的、不紧不慢的闯了进来,没有一回之敌?

  稍许胆怯的弟子脚步一顿,没有站在两人行进的路上,对方连看都没看一眼便走了过去。

  凌厉的风声从背后响起,而后血光乍现,背后偷袭的人落地时已是尸体。

  有人死了!

  背后偷袭的三人伏尸当场。

  浓浓的血腥气被山风吹散至山间。

  所有赶至前方的弟子心底都不由发寒,废了近二十人,死了三个人,却没有让对方停下哪怕一步。

  就这样一步一步,对方距离解剑岩已走过近半距离!

  不可阻挡。

  无人可挡。

  黑衣执剑,如神魔一般无敌的身影,让他们从头到脚,冷透骨髓。

  踏着被弟子扫清积雪的古道,她依旧在往山上走去。

  “掌门!有两个女子闯上来了!”

  有弟子惊慌禀报。

  “不能拦一下吗?”木道人语气平静道。

  弟子张了张嘴,“她们……是杀上来的——”

  闯进来,和杀进来,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

  木道人面色终于变了,“你说什么?”

  年轻道人的手还在发抖,“弟子们无力阻挡,但凡拦路的几十名师兄师叔都已伤在她剑下,有几个师兄当场身亡。”

  木道人豁然起身!

  他目中闪过一丝茫然。

  杀上来——

  这是他从未考虑过的方式,江湖上哪里会有这种疯子,要杀上武当?

  数千名弟子她能杀几个?不要命了吗?

  “两个疯子……”

  木道人终于发现,如今事情的发展,和自己预料中有些偏差。

  即使陆小凤和西门吹雪加叶孤城,再多给他们当初旁观紫禁之巅一战的十几个高手联手,面对一派也只能是想办法突围,而不是主动向着一个大派杀过来。

  这是武当!

  “她们说什么?”木道人面色难看至极。

  “找老刀把子。”年轻弟子回答。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