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179:无名岛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180章 179:无名岛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0章 179:无名岛

  第180章179:无名岛

  短短半个月。

  从木道人嘴里所说出的,与隐形人组织有关系的人与势力,都遭到了针对。

  一口气憋了这么久,老刀把子已经被那两个女人杀了,九月十五那一夜爆炸的事,不可能这样简单过去。

  行动迅捷,生怕慢了一步。

  陆小凤学会了敬畏,敬畏这个江湖,他发现每个人认知是有差别的。

  在小老头的认知里,中原恐怖,指不定哪个犄角旮旯藏着怪物。

  西门吹雪和叶孤城的认知里,他们自己已是天下顶尖剑客,近乎无敌,所以才有紫禁城巅峰一战。

  越是清楚这江湖深处的秘密,越是感觉到深不可测,总有人能突破他们认知,在现在再看,想必小老头在听闻紫禁之巅决战的时候,一定在笑。

  夜,寒夜。

  陆小凤已好几天没有睡好,他在想这些年发生的一件件事,也在想叶孤城和西门吹雪,那两人究竟活着还是死了?

  现如今阴谋被揭露,他们全都是受害者,已不必再躲起来暗中调查。

  一直想到外面有了嘈杂声音,天蒙蒙亮,陆小凤披了件衣服出门,京城街上都是雾气,让他想起了银钩赌坊,玉罗刹身死的那天。

  雾里忽然出现了两个人影。

  如志怪故事描述的那般,她们两个就像是从雾中凝结出来的仙女,白色雾气萦绕在她们身周,又像是在外行走了很多年的旅人,风霜满身,时光却没有在她们身上留下痕迹。

  七十年前的血罗刹!

  陆小凤停下脚步,雾中身影走出,牵着一匹老马。

  “想平静生活真难。”顾长生道。

  陆小凤苦笑点点头,对于他来说,平静同样是可望不可及的。

  “你去过无名岛?”

  “去过。”

  “那个地方在哪里?”

  “呃……我给你指路。”

  要说让陆小凤画海图,那真是难为他了,好在无名岛也不是很远,他可以托朋友老狐狸将人送过去,至于怎么找老狐狸,这就需要一封信了。

  想到小老头见到两人的模样,他忽然感觉到莫名愉快,瞧了二人一眼,将跟着去的心思压下。

  实在是想看看小老头的面色。

  “宫九的踪迹我还在找,朝廷好像要准备对太平王府下手了。”

  一边带两人去小楼找纸笔写信,陆小凤和二人说道。

  宫九失去无名岛的隐藏,失去太平王府的势力,如丧家之犬,他寻找对方的同时,还要防备对方狗急跳墙。

  “叶孤城和西门吹雪依然没有消息,但是也没有找到他们的剑。”

  “那就说明没死,明年再打。”

  “……为什么非要进行这一战?”

  “你猜?”

  陆小凤不猜,也猜不出。

  “我不会是伱们故人的后人吧?”陆小凤忽然道。

  “谁知道呢。”顾长生似笑非笑。

  陆小凤的身世成谜,谁也不知道他来自何处,他也从没说过,现在明显也没打算继续这个话题。

  “你和花无缺什么关系?”

  角落里安静嗅着花香的花满楼忽然听见这一问。

  陆小凤有点惊讶地侧头。

  花满楼面色不变,微有点疑惑地侧头道:“也是我花家之人么?”

  顾长生摇头道:“只是随便问问。”

  陆小凤写好了信,交给她们二人,顾长生看了看,便又进了浓雾里。

  两人消失在小楼外。

  陆小凤看了花满楼许久,道:“为什么说谎?”他没听说过那个名字,但是看出了花满楼隐藏起来的紧张。

  “会给花家招来灾祸。”花满楼轻声道。

  那是花家最后一个容颜常驻的人,当年就差点引得花家灭门,不管这两人以前和花家有什么联系,过去的就是过去了。

  前辈们的事尘归尘土归土,如今的花家只是花家。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即使兴盛一时,最终也还是要灭亡,多少天骄都消失在历史浪潮里,没有人能独霸江湖。

  陆小凤闻言也没再问,而是望着浓雾出神,他能理解,花家不管前身如何,现在是世家,只有一只脚在江湖里。

  他忽然好奇近百年前的江湖,那时的高手频出,血罗刹风华绝代,是否也像现在一样……想来是不一样的,那时环境更乱,所以才造就出她们这样的人。

  “最好不要和她们扯上关系。”花满楼道。

  “当然。”

  陆小凤说。

  隐在浓雾里离京,到了将近午时,阳光才透出来。

  “你出过海没?”顾长生问。

  “没有,听说海上风光很好。”

  “海外仙岛的传说也很多。”

  海外对于江湖人来说是神秘的,瑰丽的,隐藏着无数传说,引得人前赴后继。

  对于顾长生来说也就那样——江湖土包子的幻想而已。

  江湖上许多人在打听血罗刹的事,知情人却不敢说太多。

  到南海时已是二月初春。

  老狐狸不知道眼前这两人就是江湖上最近沸沸扬扬的血罗刹,接过了陆小凤的信,仔细看了看,再看看这两个女子,虽然觉得陆小凤言辞有些严肃,不过也没说什么,照办就是,以陆小凤的名声和人品,不会害他的。

  大船乘风破浪,咸咸的海风拂动二人秀发。

  站在船舷上,江玉燕瞧着越来越远的海岸线,忽然有种就这样远离中原的冲动。

  若不是当年的意外,也许她们早就出海去寻海外仙山了。

  辽阔的海洋,绚烂的夕阳余晖,船只在波涛汹涌间前进。

  “大船忽然沉了的话,你能不能把我带回去?”顾长生在她身后问。

  江玉燕没有回头,摸着环在腰间的手,衡量一下距离道:“差不多,早叫你跟我学学游水,你不听。”

  顾长生脸上被她飞起来的发丝拂得痒痒的,站在背后笑,“你把胳膊伸起来。”

  江玉燕瞥了她一眼,没有照做,转身回船上的房间去了。

  她内伤还没有完全好,不过已经能压制,顾长生的外伤倒是好很快,如今只剩下伤疤还没有消去。

  顾长生倒是没怎么欺负她,只是她想欺负顾长生也很难,只能趁着睡觉的时候摸摸捏捏,然后就被默许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