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186:武林第一美人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187章 186:武林第一美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87章 186:武林第一美人

  第187章186:武林第一美人

  一间小小的酒家。

  地上横七竖八躺着几具尸体。

  这是山脚下的几间敞轩,屋外四面都有宽阔的走廊,朱红的栏杆配着碧绿的纱窗。

  因为人都死了,酒馆里显得有些寂静。

  却还有两个人活着。

  李寻欢就坐在这小小酒馆的椅子上,手上执着一柄飞刀。

  一柄小巧的飞刀。

  在他对面厨房的小门前,站着一个青衣人,身材不矮,也不太高,脸上带着青惨惨、阴森森的面具。

  “一个人想在酒徒的酒中下毒,实在是一件最愚蠢不过的事……”

  青衣人目光落在那柄小刀上,“别人都说你‘小李飞刀,例无虚发’,这话不知道有没有夸张?”

  李寻欢道:“以前也有很多人对这话表示过怀疑。”

  青衣人道:“现在呢?”

  李寻欢目中露出一丝萧索之意,缓缓道:“现在他们都已死了。”

  青衣人默然片刻,忽然笑了起来。

  “这金丝甲真不能让给我么?”

  李寻欢望着他没有说话。

  此时酒馆里的这些人,俱是为了武林之宝金丝甲而死。

  青衣人的手上戴着双暗青色的手套,此时他正低头看着这双手套,道:“你总该知道,这双‘青魔手’乃是尹哭采金铁之英,淬以百毒,锻了七年才制成的,可以说是武林中最霸道的兵刃之一。”

  李寻欢道:“百晓生作‘兵器谱’,青魔手排名第九,可算珍品。”

  青衣人道:“那么,我若将这青魔手送与你,伱肯不肯将金丝甲让给我?”

  李寻欢沉默了半晌,望着手里的小刀道:“我这把小刀不过是大冶的铁匠,花三个时辰打造好的,但百晓生品评天下兵器,小李飞刀却排名第三!”

  青衣人长长叹了口气,“所以你不肯?”

  李寻欢微笑道:“阁下是聪明人。”

  青衣人沉默片刻,忽然自怀里取出了一个长而扁的匣子。

  他将匣子慎重地放在桌上,用两只戴着手套的手笨拙地打开,立刻有股森然的剑气自盒中透出。

  这黝黑的铁匣子里,竟是柄寒光照人的短剑!

  青衣人道:“宝剑赠英雄,这柄‘鱼肠剑’天下无双,总该能配得上你了吧。”

  李寻欢动容道:“阁下莫非是‘藏剑山庄’藏龙老人的子弟?”

  青衣人道:“不是。”

  李寻欢道:“那么,阁下这柄剑从何而来?”

  青衣人道:“老龙已死了,这是他儿子游龙生送给我的。”

  李寻欢道:“鱼肠剑乃上古神兵,‘藏剑山庄’更是以剑闻名,若非藏龙老人与武当、少林、昆仑三大派的掌门有生死之交,此剑早已被人夺去。虽如此,藏剑山庄为了此剑还是经历过不知多少次奋战,那游少庄主怎么会将这等传家宝轻易送人?”

  青衣人冷冷笑道:“废物罢了,我就是要他的头颅,他也绝不会拒绝,你信不信?”

  李寻欢沉默半晌,道:“此物价值还在金丝甲之上,阁下为何要以贵易贱?”

  青衣人道:“我这人天生有个脾气,愈得不到的东西,我愈想要!”

  李寻欢笑道:“恰巧我也有这种脾气。”

  青衣人道:“你还是不肯?”

  李寻欢道:“不肯。”

  青衣人道:“久闻‘小李探花’一向淡泊名利,视富贵如浮云,散尽了万贯家财,隐姓埋名萧然出关,为何对区区一件金丝甲如此看重呢?”

  李寻欢淡淡道:“我的原因只怕和阁下一样。”

  青衣人瞪着他道:“莫非你是为了那天下第一的美人?”

  李寻欢笑了笑,“也许。”

  青衣人也笑了,道:“不错,听说你对佳人和美酒,向来是不拒绝的。”

  李寻欢道:“只可惜阁下并非绝代佳人。”

  青衣人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

  ‘他’的声音忽然变了,变得如银铃般娇美。

  笑声中,她脱下了那双暗青色的手套,露出柔若青葱的手来,李寻欢从来也未见过如此美丽的手。

  这双手毫无缺陷,像是一块精心雕琢的美玉,没有丝毫杂色,又那么柔软,增一份太肥,减一分太瘦,既不太长,也不太短。

  青衣人柔声道:“你看我这双手是不是比青魔手好看些呢?”

  她的声音也变得娇美。

  房梁上。

  江玉燕本来还在左瞅右瞧武林第一美人在哪里,听见这声音愣了一下,眼睛放光地朝下面望去。

  很可惜,青衣人只露出来了一双美丽的手,脸上依旧戴着青惨惨的面具,不由让人有些遗憾。

  她转头看向顾长生,就这?

  顾长生努了努嘴,只听嘶拉一声,青衣人的袖子已被她自己撕去,露出一双白璧无瑕的手臂。

  江玉燕就差叫声好了。

  美人脱衣她不感兴趣,但是武林第一美人脱衣服,她还真没见过。

  既然顾长生说她是武林第一美人,总不会有错的。

  青衣人道:“现在呢?”

  李寻欢道:“还不够。”

  青衣人哈哈笑道:“男人都贪心的很,尤其是有本事的男人……”

  她身子轻轻扭动,衣衫落下,身上已只剩一件薄纱制成的内衣,雾里看花,最是诱人。

  李寻欢倒了一杯酒,举杯笑道:“赏花不可无酒,请。”

  目光落在杯中,倒影晃动,他微不可察地一怔,内心惊讶之余没有表露出来分毫。

  以他的功夫,竟然没有察觉到房梁上何时多了两个女子。

  顾长生伸出食指放在唇边,李寻欢若无其事地将酒喝下。

  青衣人道:“你还觉得不够,是么?”

  李寻欢道:“男人都贪心的很。”

  青衣人银铃般笑着,褪下了鞋袜。

  她的脚踝纤美,她的脚更令人销魂,若说世界上很多男人情愿被这双脚踩死也一定不会有人怀疑的。

  接着,她又露出了笔直、修长的腿。

  她已将躯体毫无保留地展示在这间老旧的酒馆里,在她身后躺着几具尸体,非但没有破坏这种美丽,反而增添了几分魅惑。

  江玉燕伸手捂住了顾长生的眼睛,被顾长生扒下来,反手捂住她的眼睛。

  两人无声地你捂我,我捂你,最后达成一致。

  李寻欢脸上带着一丝古怪,望着眼前的美人,仿佛已呆住了。

  青衣人道:“现在呢?”

  李寻欢道:“也许我不肯与你做这交易呢?”

  她似乎怔了怔,摘下面具,露出美得令人窒息的容颜。

  嘤咛一声,她如蛇般滑入了李寻欢怀抱。

  美人在怀,李寻欢终于抬起头来,与梁上两个女人视线相对。

  顾长生伸出食指放在唇边又做了个‘嘘’的手势。

  李寻欢一时不知该露出什么表情,酒杯‘当’一声落在地上。

  少女身体扭动着,柔声道:“男人在做这种事时,手上不该还拿着刀。”

  李寻欢的声音也很温柔,道:“男人手里拿着刀时,你不该坐他怀里。”

  少女媚笑道:“你……难道你还忍心杀我?”

  李寻欢没有说话,他只是呆呆地望着前面,似是在发愣,沉默片刻,察觉到少女的身子扭动,他回过神淡淡道:“你的衣服已被人拿走了。”

  “嗯?”

  少女咬着嘴唇,眼光迷蒙,听见这句话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回头,身后空空如也。

  她愣了一下,接着整个人僵住了,一股寒意从脚底板直冲上来,“这里还有别人?!”她大声道。

  环视四周,破旧的酒馆里空空如也,可她刚刚的衣服就那么消失不见了。

  李寻欢淡淡道:“风太大,吹走了。”

  少女惊疑的眼睛里似乎要冒出火来,狠狠瞪着李寻欢。

  李寻欢的手上把玩着刀,望了女子一眼,“我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眼福了,谢谢你。”

  她紧紧咬着下唇,死死盯着李寻欢,脸上惊疑不定,接着如猫一般,忽然光溜溜从窗子里窜了出去。

  屋外冰天雪地。

  “这种天气光着身子在外面游荡,体验一定不会太好。”李寻欢依旧坐在椅子上,望着窗户道。

  窗外恶毒的咒骂远远传来:“李寻欢你个王八蛋!不是个男人!难怪你未过门的妻子会跟你最好的朋友跑了……”

  声音渐远,最终淹没在风声中。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