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191:快跑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192章 191:快跑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2章 191:快跑

  第192章191:快跑

  昔年京城仙人降世,那一代顶尖高手退隐江湖后乘坐大舟出海寻仙,留下缥缈的传说。

  名侠沈浪等人寻着前人的踪迹出海归隐。

  仙人,多么引人遐思的一个词。

  老人眯缝着眼睛,不知想到什么,狠狠抽了一大口烟。

  下午时外面雪下大了,虽然才刚到酉时,天色却已暗下来。

  饭堂中只剩下两桌人,老人抽着旱烟喝茶,他的孙女在一旁低头吃面,她吃面的法子很有趣,先将面条卷在筷子上,再送进嘴里。

  吃得很香。

  “你姓孙?”

  “老头子孙白发。”

  顾长生拿小刀刻着木雕,听老人不时说两句话,老人想起什么就说什么,没有像评书那般起转承折,仿佛闲聊一般,放松而又闲适。

  在这样的雪天捧一杯热茶,坐在稍显昏暗的小馆里话江湖,本就是一件惬意的事。

  也不知过了多久,大辫子姑娘把一碗面吃得干干净净,放下筷子抹抹嘴,看起来是吃饱了。

  “很久没人和老头子这么闲聊了。”老人磕着烟袋道。

  “你若想说,我继续听。”顾长生笑道。

  老人摇了摇头,“累了,乏了。”

  顾长生也没多言,认真看了他一眼,似乎在想什么,片刻后起身准备和江玉燕离开。

  “为何用棍子?”顾长生出门前好奇问。

  老人似是愣了一下,回过神淡然道:“不用棍子用什么?”

  顾长生道:“也许该用剑?”

  老人的烟斗微不可察地一颤,闭了闭眼睛,淡淡笑道:“老头子最讨厌的就是剑。”

  两人离开了。

  老人望着窗外落雪,神色难明。

  “下雪了。”他说。

  孙小红没有吭声,她知道爷爷最讨厌的剑,他们这一脉有规矩,不准学剑。

  她不知道为什么,从来都是听着,只是听刚刚的对话,好像还有别的因由。

  偷偷瞧老人一眼,她收敛了心思,捧着茶杯喝了一大口。

  老人还在看着窗外雪景,却仿佛察觉到了大辫子姑娘的心思,抽了一口旱烟,明亮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阴影。

  他忽然问:“你是不是不明白,为什么不学剑?”

  孙小红道:“我不明白。”

  老人道:“我若用剑,过去几十年间,江湖上将会多出一位无双剑客。”

  孙小红吃惊道:“可伱是用天机棒的。”

  兵器谱中排名第一的天机棒,犹在第二‘龙凤环’与第三‘小李飞刀’之上。

  老人淡淡道:“所以我用这么多年才名列兵器谱。”

  孙小红忽的说不出话,她知道自己是有天赋的,初次摸剑,就能感受到那种共鸣的感觉,仿佛天生就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可是她被狠狠教训了一顿。

  “为什么?”孙小红问。

  老人道:“因为你姓孙!”

  天色已暗了。

  大雪簌簌而落。

  顾长生和江玉燕走在落雪的街道,天地茫茫,寒风呼啸,无端多了一缕寂寞。

  “刚刚那些事,听着很耳熟。”江玉燕忽然道。

  “只是耳熟吗?”

  顾长生问。

  江玉燕不说话了,顾长生的话本就是答案。

  她搂紧了顾长生的胳膊,茫然望向天空,过许久,忽然笑了,“真好。”

  顾长生侧头,望着她雪中的容颜,忽然凑了过去。

  阴暗寒冷的街道上,已看不见几个行人身影。

  江玉燕被吓了一跳,这是她头一次这么大胆,有一种难言的怦然。

  肩上和头上落了纯白的雪花。

  风雪中,姐妹并肩而行。

  客栈。

  最好的客栈。

  客栈在冬天如同一座堡垒,将所有风雪隔绝在外。

  顾长生拿着飞刀站在窗前,江玉燕已昏昏而睡。

  兵器谱排名第三的飞刀。

  雕木头是真顺手。

  回身,江玉燕不老实的睡姿不知何时将被子踢开,半截小腿露在外面。

  顾长生站在床前看着她。

  江玉燕睡得很熟,一只秀足半隐半露搭在床边。

  “要不要去江南?这鬼天气真让人烦。”她拾起江玉燕的小脚塞进被子里,一边问道。

  “有睡着了忽然和人说话的吗?”江玉燕睁开眼睛。

  “你真的睡着了?”顾长生问,她的手还在被子里没有拿出来。

  “我当然……”江玉燕忽然轻咬了下嘴唇,眼睛微眯,道:“当然睡着了。”

  “那就继续睡吧。”

  顾长生坐在床尾道。

  “你是在做什么?”江玉燕声音变得很轻。

  “你睡你的,管我做什么?”顾长生问,她表情很疑惑。

  “你……”

  江玉燕深吸了口气,干脆闭上眼睛,仿佛真的又睡了。

  昏暗的灯光照亮着房间。

  大雪下了一夜,房间里温暖如春。

  天刚蒙蒙亮。

  一老一少从街头走过,老的拿着旱烟,小的穿着厚厚的衣裳,可爱中带点活泼。

  看他们去的方向,顾长生倒是猜出来他们为何会出现在保定。

  孙驼子!

  孙白发的二儿子、孙小红的二叔,因为王怜花托付怜花宝鉴时李寻欢出去办事,便委托林诗音转交,顺便让孙驼子帮忙照顾一下,防止有歹人来夺。

  万万没想到林诗音将秘籍私藏,没有交给李寻欢,于是孙坨子在这一待十几年,开了一间小破酒馆,帮王怜花守着怜花宝鉴。

  一诺千金。

  无怨无悔。

  倒是有昔年大侠的风骨。

  孙白发只是在小破酒馆里说了一段评书,孙小红在一旁帮腔,孙驼子在一旁忙得团团转,仿佛互相之间不认识一般。

  说完评书,老头子和孙女在这里吃了一碗面,再看孙驼子一眼,孙驼子朝爷儿俩笑笑,收起了空碗,接着便又去忙了。

  孙白发有些沉默,孙小红也便不开口,一老一少走在街上,走出很远,忽然孙小红眼睛一动,又看见了昨天捏她脸的那个可恶……但很漂亮的女人。

  围着白色狐裘的女人坐在茶馆里,两人说了几句什么,顾长生便出门了,进了街对面的铺子。

  孙小红认真看了一眼,那女人是真漂亮啊……

  一行穿着颜色极鲜明的杏黄色衣服的人,从街上匆匆而过,孙白发微微皱眉,将孙小红往自己身边拉了拉。

  “金钱帮?”孙小红嘴唇微动,细小的声音只有老头子听得清。

  孙白发微微点头。

  走过街角,孙小红忽然回头,看见那四个人进了茶馆,她犹豫一瞬,道:“昨天那女人在茶楼里。”

  孙白发没有吭声。

  孙小红纠结一下,忽然小步快跑绕到了茶楼后面,探头从后窗往里瞧。

  白狐裘女子捧着一杯热茶正在慢饮,仿佛察觉到窗外视线,她忽然扭头,正看见那头上两条大辫子。

  “有事么?”她问。

  孙小红眨了眨眼,有点疑惑道:“那……人呢?”

  “什么人?”女子笑道。

  孙小红卡壳,明明看见金钱帮四个人进了茶楼,茶楼里怎么会只有这个女子?

  她难不成眼花了?

  “我刚刚看到四个很凶的人进来,不是好人,你还是快躲……”

  孙小红说着,忽然抽了抽鼻子,踮脚往窗内一看,窗户下的桌后,有一抹鲜明的杏黄色沾染着尘土。

  “我没有看见很凶的人,只看到了一个很可爱的小姑娘。”捧着茶的女子朝她笑了笑。

  孙小红眼睛瞪着她。

  “你完了,快跑吧!”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