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195:梅花盗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196章 195:梅花盗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96章 195:梅花盗

  第196章195:梅花盗

  纵观几次武林浩劫,无不是中原受创,如小老头那般隐居海外,或西方罗刹教远在大漠,还有苗疆的教派,反而都没有被波及,传承相对较为完整。

  这可不行。

  顾长生端着碗在想什么,江玉燕帮孙小红夹了点菜,孙小红可爱的脸上露出笑容。

  吃完饭。

  “二师父你们去休息吧。”

  外面天色已完全暗下来,风声呼啸。

  夜。

  孙小红打了热水,回自己屋里擦洗身体,洗脸洗脚。

  隔壁房间。

  顾长生蹲在地上挽着袖子,将江玉燕两只秀足按在盆里,春葱般的手撩起水抚过,舒适的温暖感由双脚传递到身上。

  冬天洗脚,丹田温灼。临卧濯足,三阴皆起于足,指寒又从足心入,濯之所以温阴,而却寒也。作为人体第二心脏,又是足三阴经之始,足三阳经之终,六条经脉循行全身,调养身体必不可少。

  江玉燕的脚很白,在修习明玉功前就非常白。

  “世界上每个姐姐都是这样吗?”江玉燕眯着眼睛低头看顾长生。

  “在年轻时大多都会吧。”顾长生道。

  照顾妹妹天经地义的事,自己的妹妹自己不疼,还有谁疼。

  “那现在呢?”

  “你生病了嘛。”

  “你好像很喜欢我弱弱的样子。”

  “不,我喜欢伱只在我面前弱弱的样子。”

  拿一块干净的毛巾覆上双足,轻轻揉擦,再拿开,白皙柔美的小脚便已经被擦干了,热水浸泡过,更显温润。

  “为什么不放开?”江玉燕歪着头看向别处,轻轻抽腿,却没有抽回来。

  “教主要命令我放开。”

  “我是妹妹。”

  “那你可以求姐姐放开。”

  “姐姐……”

  江玉燕略显苍白的脸上多了丝红润。

  铜灯被指间弹出的劲气熄灭,一片黑暗。

  “现在该叫你什么?仙人?教主?掌门?妹妹?”

  “教主。”江玉燕鼻息有些重。

  “好的,我的教主。”

  隔日。

  孙小红发现二师父的气色好了不少,眉眼也是很有精神。

  白色裘衣衬得她像一朵雪中百合,脸上挂着温柔的笑,“小红在看什么?”

  “嗯……二师父变好看了。”孙小红道。

  “有么?”

  “要是没受伤,肯定更好看。”

  “去,该练武了。”

  江玉燕摇头笑着,手上捧了一杯热茶,慢慢啜着。

  “大师父呢?”

  “去洗衣服了。”

  “这种小事可以交给我来!”孙小红拍着胸脯说。

  “这可不能让你来,你好好习武就行了。”江玉燕柔柔笑道。

  “江湖上可不止中原这一片,以后不被人欺负才行啊。”

  江玉燕寻了一处坐下,想了想,将搜魂爪的练法要诀告诉她,自己则在一旁看着,免得她练错了,出什么岔子。

  无论什么武功,她尽管去练,两人都能纠正过来。在江湖,实力才是唯一硬道理,不管想要做什么。

  顾长生洗好了衣服挂在屋里,将一个小火炉搬出来,点上炭火,再放个铁圈,将一些干果煨在铁圈上,一边吃一边烤手。

  火苗舔舐着她们白皙的手指。

  “洗完了?”江玉燕问。

  “都晾上了。”

  “哼。”江玉燕侧头望向别处。

  到了午时,三人出了门,去酒楼里吃饭,听着江湖人谈论的江湖消息。

  孙白发不知道是不是离开保定府了,酒栈饭铺里并没有看见他的身影,依旧有说书人,只是没有孙老头说得那么新鲜有意思。

  孙小红瞧着那些武林人,自从跟两个师父习武以来,她好似打开了一片新的天地,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武学理念让她叹为观止,此时再看这些江湖人,下意识就去看他们动作间的弱点。

  收回目光,孙小红看向顾长生指间的飞刀,忽然问:“大师父和李探花认识?”

  顾长生没抬头,道:“认识。”

  孙小红道:“他们说李探花是梅花盗。”

  顾长生道:“那自是被人冤枉的。”

  孙小红道:“可是看很多人都相信了。”

  顾长生淡淡道:“蠢罢了,一个散尽家财送给别人的人,信他是梅花盗?你知道吗?在这江湖里,蠢比坏更可怕,因为坏人害人有迹可循,蠢人害人害己害亲朋好友,做了坏事还是出于好心,你想杀都难下手。”

  孙小红叹了口气,“确实如此。”

  她欲言又止。

  顾长生笑道:“李探花没那么容易死的,你若想救他,就好好习武,谁污蔑他,你就一掌拍死。”

  孙小红道:“不得先洗清冤屈吗?”

  顾长生奇怪道:“坏人比他自己还清楚他有多无辜,你还要和他们讲道理说他是被冤枉的?”

  孙小红愣了一下,忽然觉得有些冷。

  她看了看两位师父,忽然记起了那天孙白发和两人的对话。

  「解决不了,是不够强。」

  她们是否也曾被人冤枉过?

  江玉燕帮顾长生擦了擦手,两人已经吃好了,看起来人畜无害,只是两个漂亮的女子而已。

  “和坏人讲道理,那真是愚蠢透顶。”江玉燕忽然道。

  顾长生笑了笑,阿飞就做的很不错。

  这是一个不讲规矩的人。

  他的眼里只有活人和死人。

  初出场时,碧血双蛇的白蛇试图将比剑风险转到蜡烛上,一剑将蜡烛削成七段,说你能做到,我就认输。

  按照所谓的江湖规矩,白蛇不管输赢,都避免了伤害,两人都不会死,可谁也没想到阿飞直接拔剑杀了他,直接给黑蛇吓崩溃了——这是一个完全不讲规矩、不按套路出牌的二愣子。

  李寻欢当时是否有羡慕?

  也许他就是看中了阿飞这一点,才成了忘年交,江湖里的伪君子太多,阿飞浑身从里到外透着另类,这就是一个纯粹的剑客。

  “当你能砸烂这个江湖的时候,就没有人能冤枉你。”

  顾长生用小刀雕着手上的木头,木屑纷飞,显露出一个老道人的模样,头戴紫金冠,腰挂七星剑。

  她端详了片刻,白净无暇的手微微用力,木雕碎裂成一团。

  “你可以心怀善念,但不能没有掀桌子的实力,小红你要记住,在江湖上,这样别人才会和你讲道理,甚至无比希望你讲道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