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216:铜钱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217章 216:铜钱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17章 216:铜钱

  第217章216:铜钱

  保定府的积雪已经化完了。

  没有一层雪覆盖,也还没到春暖花开的时候,街道上显得有一种清冷感。

  季节交替的时候,街上路人的行装总是会差别很大,练家子江湖人已换上利落的布衫短衣,有些是厚一点的衣服,身体不好的小贩仍然裹着羊皮袄,他还留在冬天,有的人已在过夏天。

  江玉燕仍旧裹着大衣,围着狐皮,看起来像个身体不好的大家闺秀,身娇体弱,无端升起来一股贵气。

  身边跟着孙小红,这个野丫头和两人生活久了,再也没梳过大辫子,柔顺的乌黑秀发随意挽起来,别着一枚簪子,正是花季,笑容明朗,目中神光充足,整个人看起来朝气蓬勃,活泼灵动。

  顾长生就跟在她俩后面,懒懒散散的,她犯懒的时候,就不想做饭,带孙小红出来,顺便还能听听江湖轶闻。

  晚上被玩了,白天还得给她做饭伺候她,总之就是很亏,犯懒是理所应当的事。

  “师父,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孙小红忽然问。

  “好像有吧。”

  顾长生随口道,今天街道上的人少了一些,随着一天天暖起来,寒风没有那么刺骨,此时应该比往常多一些人的,而不是这么冷冷清清。

  这就是传说中的杀气。

  并不是某个人散发出来的杀意,而是周围环境的异常,若是在野外则会明显的多,没有鸟叫虫鸣,路边树林死寂无声,会让人本能感觉到不对。

  在城里没有那么明显,却也能让人感知到,风雨欲来的压抑感,平日里的小贩叫卖声也变得稀疏。

  连孙小红都察觉出来了,今日的街道有些不对劲。

  三个人进了饭铺,铺里倒是没什么改变,小二招呼着她们落座,在靠窗的位置,顾长生拿出帕子擦了擦桌凳。

  不过一会儿时间,街道上已空无一人,小贩收了摊,空荡荡的街上只有一些杂物。

  吃饱喝足的食客准备出门时也察觉到了不对,一只脚迈出门外望着已无人的街道,怔了片刻又收回脚。

  街上异常很快被人发现,刚刚嘈杂的饭铺顿时安静了不少。

  外面的小铺也在这样的环境下早早关门。

  下一刻街尾忽然出现了几个黄衫人,明亮的杏黄色非常惹眼,这仿佛是一个讯号,随着低沉的脚步声临近,另一边也出现几个黄衫人。

  “那是什么人?”

  “金钱帮!”

  饭铺里的动静一时有些杂乱,不乏好事者到窗口去偷瞧,短短的时间内,黄衫人已站在饭铺门外,没有进来,只是垂着手立在一旁,也没有说话。

  铺里的江湖人见他们站在门外,几乎已骇呆了,江湖人无不知晓金钱帮,也知晓他们的行事风格,顿时有人偷偷往后门溜去,只是还没出门,便看见后门处露出来的明黄色衣角。

  他们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金钱帮。

  天还没黑,太阳已经落山,黄昏与夜幕之间,这条街安静的似已到深夜。

  饭铺的门忽然被推开到最大,一个同样穿着杏黄色长衫的年轻人从门外进来,长得斯文秀气,没有凶神恶煞,只是那张平静的脸上,眸子却是冰冷的,他和外面那些人不同的地方,黄衫上还镶着金边。

  没有任何表情地扫视一眼饭铺,顷刻间所有人都安静下来,黄衫年轻人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退开一步,身后又进来两个人。

  两个如同一体的人,前面的人脚步停下,后面跟着的那人同时也站住身形,露出腰间挂着的已出了鞘的长剑。

  饭铺里有人骇然色变,身子不住地抖起来,认出了这人是金钱帮的帮主。

  全程没有声音,如同寂静的皮影戏,上官金虹目光扫过靠窗的三个女人,她们依旧在吃饭喝茶。

  视线一扫而过,上官金虹的手指点向饭铺里的几个人,包括了店小二,然后轻轻一挥手。

  被点到的人都目露惊恐,不知道这是何意,却见那黄衫年轻人已慢慢转过身,自怀里取出黄铜铸成的铜钱,往饭铺里的食客头上放去。

  他们好似变成了木头人,眼睁睁瞧着黄衫年轻人将铜钱摆放在自己头上,屁都不敢放一个,身子一动不动,僵硬的立在那里。

  在跳过了上官金虹点到的那几个人后,有人朝他们投去羡慕的目光,刚刚没有反应过来为何,现在再看,很明显的,凡是被跳过的都是毫无武功的普通人,凡是江湖人都会被那黄衫青年在头顶放一枚铜钱。

  这是金钱帮的规矩。

  沉默且压抑的氛围笼罩了饭铺,黄衫年轻人像是索命的鬼一样,他手上出现一枚一枚铜钱,然后依次朝饭铺里的人头上放去。

  放到窗边时,他来到三个人桌前,那个披着白狐皮的女人抬头,像个娇气的大小姐,微皱着眉看他。

  黄衫年轻人也微微奇怪,这好像是个普通人,不过他没有表现出什么,既然这女人没有被上官金虹点到,那就是立规矩的目标。

  手拿一枚铜钱往她头上放去。

  ‘咔!’

  一声轻响,这是饭铺里许久以来第一道声音,江玉燕两根手指把玩着那枚铜钱,望向顾长生,“你看,比我当年还嚣张。”

  黄衫年轻人捂着折断的手腕一声不吭,剧痛让他的脸上冷汗涔涔,他回头看向上官金虹。

  上官金虹从刚刚挥过手后第一次转过视线,锐利的眼睛盯着她们。

  “坏了规矩,要再立起来,不容易。”上官金虹道。

  “我们在这里,金钱帮就不该来保定府立规矩。”顾长生淡淡道。

  上官金虹眼里闪过一道精光,死死盯着三人。

  “金钱帮不该来?”他一字一句道。

  “我要是说,让你把铜钱收起来,滚出去,以后禁止来保定府,你一定不会听话。”

  顾长生叹了口气。

  门外听见动静的黄衫人从门口鱼贯而入。

  忽的一道破空声,伴随着‘噗’‘噗’的沉闷声响,接连进门的黄衫人几乎同时停下了动作,他们脖颈出现了一道血洞,从第一人贯穿到第四人,最后咄一声响,带血的铜钱钉入街道对面的墙上。

  鲜血汩汩流出,四个人接连倒地,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了的人都不敢置信地看向那边坐着的女人。

  上官金虹瞳孔骤然收缩,别人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他看得清清楚楚。

  那个披着狐皮围巾的女人,用一枚金钱贯穿了四人的咽喉,这是什么样的指力?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