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225:杀机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226章 225:杀机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26章 225:杀机

  第226章225:杀机

  话语落下,空气中忽然充满了杀机。

  春日里的风都变得冷了几分,阳光落在身上不再是暖洋洋的。

  上官金虹的双眼就像一把刀,锋锐,冰冷。

  吕凤先的瞳孔骤然收缩,望着这个头戴斗笠的高大男人。

  子母龙凤金环,并没有被上官金虹拿出来。

  上官金虹的子母龙凤金环,在二十年前就已经威震江湖,兵器谱排名第二。

  近二十年来,几乎没有人见过他双环出手,唯一一次,是在之前的茶楼里,被人击败的那次,他亮出了那对金环。

  有人说他忙于金钱帮事务,功夫早已落下了,排名第二只是二十年前的实力,其实早已名不副实——这是没有在茶楼看见他出手的人猜测的。

  “你的环呢?”吕凤先问。

  “环在。”上官金虹说。

  吕凤先道:“在何处?”

  上官金虹道:“在心里。”

  吕凤先道:“在心里?”

  上官金虹道:“手中虽无环,我心中却有环。”

  他的双手还垂在袖中。

  李寻欢眼眸一凝。

  每个人都知道他双环的可怕,却没人知道究竟有多可怕。

  上官金虹的环,竟是看不见的。心中有环,就代表着无所不在,无所不至。

  直到整个人被它摧毁,还是看不见它的存在。

  “七年前,我手中已无环。”上官金虹不是对吕凤先说的,而是微微侧头,看上去是对李寻欢说的。

  “佩服!”李寻欢道。

  “你懂。”上官金虹凝视着李寻欢,半晌,忽然叹了口气,“不愧是李寻欢!”

  他的目光复杂,复杂到一般人难以看清。

  李寻欢也只看懂了一二。

  高手寂寞,没有寻到对手寂寞,若是有实力相当的高手,自然是值得欢欣的。

  可若是忽然发现这世上还有似仙似佛的高手,又会是怎样的心绪?

  恐怕没有几个人会懂。

  吕凤先冷冷道:“你的环还不出?”

  上官金虹笑了,“他不懂。”

  李寻欢默然,吕凤先的境界,比上官金虹还差了一层。

  没有再说话,就在这忽然间,空气仿佛凝结了。

  冰冷的杀机充斥四周。

  谁也看不见上官金虹的环在哪里,但环已在,招已蓄势待发。

  吕凤先似已感觉到它的存在,却捕捉不到那双环的影子,只有可怕的杀气迫在眉峰。

  上官金虹虽还是静静地站在那里,他整个人却仿佛变成了子母龙凤金环。

  汗已顺着额角流下。

  吕凤先此刻忽然相信了,环已在。

  在哪里?

  在心中。

  心中之环,他要如何去破?

  他连对方的招都看不见,更遑论去挡。

  吕凤先一动不敢动,因为他感觉到环已在脖颈,只要一动,便会死。

  他已输了,招还未出,便败了。

  吕凤先已是冷汗涔涔,他的手指绷直,这是他引以为傲的武器,是超越了银戟的兵器,他寄予厚望,希望以这双手去挑战在兵器谱上压了自己一头的人。

  现在他的手似在发抖。

  上官金虹冷冷瞧着他,忽然道:“伱已败了。”

  吕凤先的手抖得更加剧烈。

  上官金虹转身道:“你不值得我出手。”

  吕凤先忽然明白,为什么近二十年来,没有人见过上官金虹的双环出手——

  他已不必再出手,根本没有几个人配让他出手。

  也许有那么几个,但绝不是他吕凤先。

  “你有伤!”吕凤先终于出声了。

  “是。”

  上官金虹冷冷道。

  “你……你真的败了?”吕凤先瞪着眼睛,不敢相信,上官金虹会败,更无法想象,他是如何败的。

  “是。”

  上官金虹面色并无变化。

  “你是如何败的?”吕凤先握紧了拳,他知道自己武道一途的路已尽了,就在今天,就在此地,不,也许在十年前,就已经断了。

  但他仍然想知道,比上官金虹更强的是何人。

  上官金虹重新转过身,望着吕凤先,宽大的斗笠压住了眉目,他嘴角仿佛动了动。

  “就像这样。”

  上官金虹说。

  不是旗鼓相当,也不是终逢对手。

  那天茶馆里,那柄小刀所透露出来的不是如李寻欢一般的锋芒,而是剑意。

  “跟我来。”

  上官金虹走在前面,没有回头。

  已是黄昏,夕阳斜落,似血的残阳晕红了半片天际。

  在这余晖下,高大的上官金虹戴着斗笠走在前面,身后跟着失魂落魄的吕凤先,一前一后,渐行渐远,直到消失在李寻欢视线里。

  一场没有出手的对决,却已出招,在他这等高手眼里,精彩无比。

  夜已临。

  吕凤先走在后面,面前是上官金虹宽大的背影和斗笠。

  可吕凤先总觉得自己还在他目光的逼视下,心里有种沉甸甸的,无法形容的压力。

  越走,压力愈重。

  上官金虹的脚步声,每一步仿佛都踏在他的心上。

  吕凤先忽然发现自己也有了脚步声——他走路一向没有声音,现在脚步为何会忽然变重了?

  街道上仿佛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脚步声,而且与上官金虹的脚步配合,一声接着一声,形成一种奇特的节奏。

  吕凤先垂下头,发现了这原因——他每一步踏下,都恰巧在上官金虹前一步和后一步之间。

  他踏下第一步,上官金虹才踏下第二步,他踏下第三步,上官金虹立刻踏下第四步,从来没有错过一步。

  他快,上官金虹也快,他慢,上官金虹也慢。开始时,是上官金虹在配合他,当这种奇特的韵律形成时,便变成了上官金虹走快,他便也走快,上官金虹慢,他脚步也慢了下来。

  仿佛整个人都被上官金虹控制,无法摆脱。

  吕凤先目中露出惊恐的神色,却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这种走法很舒服,浑身都会放松下来,刚刚耗尽的精神力气仿佛也在这种步法下恢复的更快了。

  若是郭嵩阳还在保定府,看见两人一前一后的身影,定会认为跟在上官金虹后面的人是荆无命,两人的步伐如此奇特而默契。

  荆无命死了,于是这个位置便换了一个人。

  尽管这个人不如荆无命。

  就在这样的韵律下,吕凤先仿佛一具行尸走肉,跟在上官金虹后面,一直走。

  天边已有星升起,夜风吹拂。

  等到上官金虹终于停下脚步时,吕凤先竟也停下。

  他恍惚看了一眼,发觉这是一大片院子,院里一株孤零零的白杨正焕发春芽。

  回廊上朱帘半卷,小门虚掩,有穿着杏黄色长衫的人侍立一旁。

  然后他看见了三个女人,一个年轻靓丽,身着镶着金线的华贵长衫,合身的衣服让她看起来尊贵无比。另外一个仿佛身体不太好,明明已是开春,风中余寒已尽,她依旧披着大衣,跟在后面,尊贵中带着威严,一手挽着身旁的白衣女子,仿佛从画里走出来,只是一眼,便让吕凤先不由低下头。

  接着他听见其中一个女子开口讲话了。

  “助手?”

  “是。”上官金虹说。

  “勉勉强强。”

  兵器谱第五的银戟温侯,却只得了一个勉勉强强的评价。

  若是以前的吕凤先定会感到羞辱,可是他现在内心平静无比,上官金虹同样也是这样认为。

  第五和第十,第二十、三十,没有什么区别。

  事实上,从第五开始,到后面的蛇鞭、青魔手之类,完全没有意义了,他们只是在用兵器而已。

  与昔年一天一夜难分胜负不同,在这条路上,一步之差,便是天地之别。

  愈是高手,愈是如此。

  吕凤先低头望着旁边的几双脚走过,他知道,这便是击败了上官金虹的女人。

  以大欢喜女菩萨为战力锚点的话,这个肉装高手放到前面的绝代双骄,或者放到后面的圆月弯刀,都不够看,只有现在这个刚被柴玉关肆虐后的时间点很难被破甲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