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023:蝴蝶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23章 023:蝴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3章 023:蝴蝶

  第23章023:蝴蝶

  两个心理上的阴比,和两个物理上的阴比,相遇了。

  他们都生得一副好皮囊,面貌不错,放在江湖上,也是少见的翩翩公子、俏丽佳人。

  江小鱼脸上有道浅浅的刀疤,从眼角几乎直到嘴角,这刀疤非但没有使他难看,反而多了一分说不出的气概。

  而江玉郎继承了其父江别鹤的特点,清秀英俊,称得上面如冠玉,若不是和江小鱼拷在一起略显狼狈,当也是一个谦谦君子,也正因如此面貌,才会被萧咪咪捉去地宫当男宠。

  此时四人面带浅笑,顾长生看看两人,再看看江玉燕,忽然发现,这三个都是姓江的,只有自己不是。

  还差一个花无缺,就齐活了,不知道那个装比货去哪了。

  此刻在场的三个姓江的,彼此间各有牵连。

  江小鱼的父亲江枫是被江别鹤出卖而死,江别鹤原本是江枫的书童,而江玉郎又是江别鹤的儿子,江玉燕是江别鹤的私生女。

  三个江姓,却谁也不知道谁的根底——即使知道一些,也很有限。

  三个江家二代,两代人的恩怨。

  阳光大男孩江玉郎正笑着,却听江玉燕道:“你就是江玉郎?”

  江玉郎微微一怔,却不知道自己何时在江湖上也这么有名了。

  江玉燕却是仔细打量他,确实,和江别鹤的面貌有三四分相似之处,她眯了眯眼,想起顾长生说的,此人就是个滑腻的毒蛇,要么一刀砍了,要么最好不要打交道。

  江玉郎笑道:“两个姐姐知道我,我却不知道两个姐姐……”

  话没说完,却见顾长生眉头一皱,江玉郎心里猛地跳了跳,不知为何,突然有种背后发寒的感觉。

  “谁是你姐姐?”江玉燕冷漠道。

  江玉郎话语顿时说不出口,吞了一口唾沫,道:“是……”

  顾长生眼神冰冷,淡淡打断道:“掌自己嘴,十个。”

  江玉郎面色突变,又看了一眼两个女人,二话不说,啪啪啪便开始打自己耳光,毫不留情,只三下嘴角便已见血丝。

  并不是他多么懦弱,而是刚刚那一瞬,他忽然察觉到,这两个女人真的想杀自己。

  虽然两人依旧是淡淡的脸色,那种杀意却是做不得假的。

  江小鱼在一旁默不作声,听着江玉郎啪啪自打耳光的声响,倒也理解江玉郎如此果断的原因。

  他本就是玲珑剔透的心思,这短短一会儿已然看得出来,这哪是什么七大剑派的弟子,分明是两个煞星。

  她们两个自己都没察觉,她们身上清冷冷的,带着一股淡淡的煞气。

  煞气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每个人的表现形式有些差别,有些人阴沉着脸,有些人是眯起眼睛,而她们两个则不同,表情平静,眼神却透出了很多东西——这种眼神江小鱼见过,是在恶人谷杜杀,杜老大的身上,虽然有些不同,却是相似的。杜杀的眼神是冰冷,冷的人透彻心扉,当他盯着你时,你会感觉他随时一刀砍过来也丝毫不奇怪。

  而她们那是一种淡漠的眼神,无论看到江小鱼,还是看江玉郎,亦或者是说话时,都是淡漠的,毫不关心的,就好似眼前的人是猫,是狗,是随时能一剑杀了的东西。

  她们不在乎任何东西,江湖规矩,恩怨情仇,只有在彼此互相看对方的时候,那淡漠才会消失。

  江小鱼毫不怀疑,若是惹怒了她们,那她们杀自己两个人,和杀一只猫、一只狗没有什么区别。

  因此他便闭着嘴,也不说话,内心里念头转动,却没有表露出来丝毫。

  啪啪啪十下耳光,江玉郎左手和江小鱼锁在一起,只能空出右手打自己右脸,左脸还是那个清秀英俊的男子,右边却肉眼可见的红肿起来。

  江玉郎抽够了耳光,看向顾长生。

  顾长生望一眼江玉燕,道:“再掌。”

  江玉郎闻言,果断干脆,抬手又是给自己十个耳光,右脸已是又红又肿,却哪里还有潇洒风流的样子。

  顾长生眼神玩味,打量着江玉郎,开口道:“再掌。”

  江小鱼脸色微变,这两个女人比那小仙女张菁狠多了,惹不得,不好惹。

  张菁再嚣张跋扈,那也是自己去动手打人耳光,哪有像她们这样,轻描淡写两个字,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仿佛只是为了听个响,将江玉郎的脸当成爆竹不说,还得江玉郎自己动手打。

  江玉郎咬着牙又打了自己十记耳光,跪在那里深深低头,一句话都不说。

  顾长生道:“抬头,看我。”

  江玉郎停顿了一下,才抬起头来,半张脸又红又肿,连右眼都肿成一条缝。

  顾长生端详片刻,道:“你倒是一点都不留力。”

  江玉郎勉强笑道:“不敢不敢,您开心就好。”

  顾长生大笑着道:“行,够狠,按江湖规矩,今天饶你一命。”

  江湖规矩是什么?

  顾长生要他自打耳光,他做了,要他继续打,他也没有半点迟疑,更没有说半句话、留半点手,完全是听之任之。

  若是他稍有迟疑,顾长生一剑杀了也便杀了,可她提出的事都做到了,再要去杀,这就有点不讲规矩了。

  顾长生面对江玉郎自然是不在乎什么江湖规矩的,饶他一命,只是想饶他一命,才按江湖规矩。

  “出气了么?”顾长生摸了摸江玉燕的头发。

  听她意思,若是江玉燕没有出气,便还要继续,直到江玉郎活活抽死自己。

  江玉燕却没有看江玉郎,只是眨巴眨巴眼睛,点一下头,眉眼弯弯看着顾长生笑。

  原来,是这般感觉。

  江小鱼却忽然道:“我现在却不想留他一命了。”

  江玉郎惊道:“大哥,好大哥这是为何?”

  顾长生似笑非笑地看着江小鱼,片刻后轻笑道:“他自然是害怕了。”

  江小鱼若要杀江玉郎,早就杀了。

  无论是轩辕三光还是萧咪咪都和江小鱼说过,江玉郎伪善阴毒,若不砍下他的手,他迟早要砍掉你的,江小鱼却不在乎地道,他还没有这么大本事。

  江玉郎伪善阴毒,江小鱼自是一眼就看穿了,只是他没有预料到,江玉郎竟能做到如此地步。

  现在的他心底已有些发寒,并不是因为江玉郎毫不迟疑的动作,而是因为江玉郎刚刚表现出来的笑容。

  那笑容里没有一点怨毒愤恨之意,仿佛刚刚自打耳光是他自己高兴,而谁要是拦着他自己抽自己,就是他的仇人一样。

  江小鱼看了看江玉燕,这个白衣女子笑容不多,一直都是沉默的。

  却听顾长生轻笑着对他道:“你若不杀了他,迟早会后悔的。”

  江小鱼没有理会江玉郎苍白的脸,而是苦笑道:“两位女侠要杀他便杀,为何却要将这烂摊子丢给我?倒不如你们干脆利落把他杀了。”

  顾长生含笑道:“说了饶他一命。”

  江小鱼叹口气,道:“他定是要将这打耳光的仇,记在我身上一份的。”

  江玉郎大叫道:“哪有甚么仇!我是想听听耳光响不响,也是一种功夫罢了!”说着,他竟又抽了自己两个耳光。

  江玉燕噗嗤笑了,眼神里却满是嫌恶,她实在想不到,世界上为何会有这般人。……甚至让她言语匮乏,难以找出合适的词来形容的人。

  这便是那江南大侠的‘独子’么?

  江小鱼望着这两个俏丽佳人,苦笑不已,他已看出青衫女子对自己恶意不大,更多的是玩味,虽不知为何,可安全是无忧的。

  “你眼珠子转来转去挺让人不喜的,让人想打你一顿。”顾长生忽然对江小鱼道。

  江小鱼笑道:“女侠若要打,那便打吧。”

  顾长生却摇头道:“我若打了你,定要被你记恨,说什么也要想办法打回来。”

  江小鱼忽而道:“你就不怕他记恨?”

  顾长生看了江玉郎一眼,将剑抗在肩上道:“他还没那种本事。”

  江小鱼望着两人,柳眉星眼,本是绝代佳丽,却是两个魔头般的人物。

  “不过,你最好还是杀了他,我好意劝你,莫要等后悔的那天。”顾长生的动作却是准备要离开了。

  江小鱼叹了口气。

  “对了,那萧咪咪被你们在地宫淹死了?”她又转身问道。

  江小鱼和江玉郎脸色突变,却又心中疑惑。

  让他们脸色大变的是,这女人怎么好似什么都知道?要知道,连守在玄坛庙的轩辕三光都不知道他们从地宫出来,更遑论在地宫里经历了什么。

  疑惑的是,萧咪咪怎么会被淹死?

  “那萧咪咪还好端端的活着,又怎么会被淹死?”江小鱼念头在心里打了两个转,嘴上却是如此说道。

  “哦~”

  顾长生若有所思。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