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247:权势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248章 247:权势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48章 247:权势

  第248章247:权势

  金钱帮的帮主来长安了。

  新的帮主,并不是上官金虹,上官金虹成为副帮主在江湖上早已不是秘密。

  得知这一消息的很多人,既好奇又畏惧,好奇是因为传言中如今的金钱帮帮主是个年轻女子,畏惧是因为,上官金虹的余威犹在,而这个女子比上官金虹更强。

  许多传言传着传着就会变了模样,当年燕南天被人描述成挥剑可引天雷的剑神,打死大欢喜女菩萨的帮主,没有被人误会成三百斤的野猪精已不容易了。

  “这就是长安。”

  顾长生下了车,环顾四周。

  江玉燕也有些慨叹。

  变化最小的地方,当属长安城,不管过去多少年,它就像是被时间凝固了一样,古老而沧桑,一直都改变不大,总能找到熟悉的地方。

  陈旧的街道,关中口音的小贩叫卖,恍惚间一切都没有变。

  孙小红表情淡淡的,模仿二师父的模样,不用板着脸,依然有一股威势,虽然学不太像,但金钱帮帮主的衣衫,本就带着尊贵之意。

  入了分舵,舵主向山已准备好迎接,备好酒菜。

  虽然帮主是个年轻女子,他第一次见,可却丝毫不敢小觑。

  因为他知道上官金虹的可怕。

  而让上官金虹甘愿让出金钱帮,居于副帮主之位,这个女人无疑更加可怕。

  “帮主!”

  向山将她引到主位,一挥手便有侍者伺候倒酒。

  孙小红淡淡道:“我从不沾酒。”

  向山立刻一挥手,侍者将酒换成了茶。

  孙小红道:“我也不喝茶。”

  向前一怔,问道:“帮主平日习惯喝什么?”

  孙小红道:“水。”

  向山眼神变了变,这是上官金虹曾说过的。

  水能清心,只喝水的人,心绝不会乱。

  孙小红问:“你知道了么?”

  向山道:“知道了。”

  这位帮主的种种,一直都是传闻,向山很想知道她这么娇俏的人,是怎么打死大欢喜女菩萨那头野兽的。

  以及怎样击败上官金虹的龙凤双环的。

  这是他想了无数次的问题,却一直没有想出答案。

  他看不见孙小红的兵器,但也不敢问,因为他知道,有些人的兵器不是给人看的,也不会让人看见。

  看不见的兵器,才是最可怕的兵器。

  譬如李寻欢的刀,譬如上官金虹的双环。

  当你看见他的刀的时候,它已在某个人的喉咙里。

  向山只能做好下属的本分。

  “你对金钱帮的改变有什么想说的吗?”

  “金钱帮以前行事太过霸道,我早就想劝上官帮……副帮主,但他不是一个听劝的人。”向山道。

  不想金钱帮改变的人,依旧想要和以前一样霸道的人,在合并分舵时就已经死了。

  “很好。”孙小红说。

  黄昏的残阳洒落在这座陈旧的长安城,吃过饭,孙小红在侍者的引领下踱步前去帮主所在的居所。

  武林中最有权势的人,竟是一个年轻女子。

  如血的残阳照在她暗金的衣衫上。

  “帮主真厉害。”顾长生打趣道。

  孙小红笑了笑,露出洁白的牙齿,“我以前也来过长安。”

  顾长生道:“怎么来的?”

  孙小红道:“跟我爷爷来的。”

  看见帮主的居所,她叹道:“怪不得这么多人都喜欢权势,金钱。”

  以往和孙白发走南闯北,与现在自然是大不相同的。

  “沉迷了?”顾长生问。

  孙小红摇摇头,“体验罢了,尝个鲜。”

  “是吗?”

  “若有一天我厌了,也会和师父一样,随心所欲地生活。”

  “我有伱二师父,你有什么?”

  “哼!”

  孙小红扭过头,这人都不掩饰了。

  长安的金钱帮分舵,院里也有一棵小白杨,孤零零地矗立在那里。

  江玉燕多看了两眼,看看顾长生,顾长生摊手,“我也不知道。”

  江玉燕讶异道:“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吗?”

  顾长生道:“总有不知道的事。”

  江玉燕道:“那你掐掐手指头。”她一直觉得顾长生只要想知道什么,是一定会知道的。

  如果不知道,那就是懒得告诉她。

  顾长生笑了起来,“掐不出,你不如找人问问。”

  江玉燕没有那么大兴趣,要是顾长生知道的话她还有兴趣听,问别人就算了。

  “问什么?”孙小红没有她们那种眼神交流的本事,虽然都站在这里,却不知道她们两个在说什么。

  有时候她感觉自己像另一世界的人,两个师父在用什么加密通话,说话没头没尾的,她们却能沟通顺畅,留下旁人一头雾水。

  “为什么也有一颗小白杨。”顾长生指向院里道。

  孙小红道:“也许和上官金虹有关?”

  顾长生道:“嗯?”

  孙小红道:“也许他妻子叫白杨。”

  顾长生道:“上官金虹可不像一个铁血柔情的人。”

  孙小红若有所思道:“确实……”

  “也说不定,再冷硬的人,都有另一面,谁知道呢?”顾长生又道。

  孙小红道:“等我问问就知道了。”

  顾长生道:“问出来不要告诉我。”

  孙小红道:“为什么?”

  顾长生道:“有些东西保持神秘比较好,还有想象的空间,不然就变得无趣了。”

  孙小红愣了半天,才道:“有时候我觉得师父像个诗人。”

  顾长生道:“我从来没有觉得像。”

  孙小红转过头问江玉燕,“二师父你说呢?”

  江玉燕笑笑,“问出来也不要告诉我。”

  顾长生道:“学人精。”

  孙小红望着那棵小白杨,夕阳隐没在天边,夜幕已临了,它在风中微微晃动。

  “师父你和二师父是不是……”

  “是什么?”

  “没什么。”

  面对大师父平静的脸色,孙小红还是把问题咽回去了。

  这一路上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孙小红想了想,到了院子门口,看看两边的金钱帮侍者,挥手道:“这里不用留人。”

  “是,帮主!”

  望着侍者离开,孙小红回头看看师父的房间,亮着一盏孤灯。

  她慢慢回自己的房间了。

  有些东西保持神秘比较好,不必非要搞清楚,世界上大多的事都是如此。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