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026:老马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26章 026:老马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章 026:老马

  第26章026:老马

  隐居在青衣江畔苦练时,一直都是顾长生和江玉燕两人对战拆招,验证自身所学。如此自是进步不慢,可却出现了一个问题,她们所学俱是一样,见招拆招而已,连对方如何应对也都知晓的一清二楚。

  却不知在与人对敌时,一个招式打出去,真正击在人身上是什么效果,对方又会有什么反应,还有后续变招……

  这都是需要实战才能累积经验的。

  且埋头苦练,两人也有点摸不准自己身手在江湖上到底是什么位置。

  因而此次出行,主要目的便是走走江湖,多见识一些江湖武学套路,累积一些实战经验,同时验证自身所学,把一些难以理解的招式、不知为何要如此出招的地方都融会贯通最好。

  眼前几人却是太弱了。

  不过是一些江湖把式,学了一些东拼西凑的拳脚、刀法,行走江湖全靠一股子莽劲,实在算不得高手。

  顾长生身形连转,一袭青衫飘忽在几人周围,却没有一个人沾到她衣角,几人经常是眼前青色人影一闪而过,而后肋下或胸腹或腰眼就被剑鞘捅上一下,一群人哎呦哎呦,竟是连还手都做不到。

  片刻之后,顾长生身形站定,连大气都不喘一下,依旧懒懒的模样,手上剑还没出鞘过。

  七倒八歪之下,为首大汉眼睛一闭,脑袋一歪,却开始装死。

  顾长生看得好笑,用剑鞘挑起大汉的下巴,道:“我剑都没出鞘,你怎么就死了?”

  大汉装不下去,只好睁开眼睛,脸色涨红道:“你、你杀了我罢!”

  “好!”顾长生一口应道。

  大汉刚刚涨红的脸一下变得惨白,嘴唇抖了两下,等了片刻,没感觉到痛感,偷偷睁开一条缝去看,却见那女子嘴角微翘,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这……这……”

  “难不成真让我送你们出去?”顾长生问道,这几个夯货怎么一点眼色都没有?

  “不用、不用!”

  大汉这才反应过来,一边弯腰作辑一边带着哎呦哎呦的几人就准备赶紧离开。

  “记得,晚上不要随便扰人清梦。”

  “知道了!知道了!”

  看一眼还站在不远处的小二,小二朝她弯腰示意,顾长生摇了摇头,转身回了房间。

  江玉燕问道:“解决了呢?”

  顾长生回身关门道:“只是几个江湖混混而已。”

  “你杀了他们?”

  “没有,我像是那般嗜杀之人吗?”

  “想来也是。”

  江玉燕目光随着顾长生走动而转动。

  “你可是想杀了他们?”

  “我也不是什么嗜杀之人啊。”江玉燕笑道。

  没有哪个人是生来就要杀别人的。

  顾长生望着她的脸,忽然记起曾经的这么一句话。

  是什么时候来着?

  哦,是从江别鹤那里得到了六壬神骰之后,吐露心声的那一刻。

  顾长生站在床前,忽然抬手,用手背蹭了蹭江玉燕的脸颊。

  江玉燕一愣。

  “可惜身手都太弱,稍微抵抗一下都没有。”顾长生却已收回了手,脱掉外衣坐在床上,道:“那手稿记载的却是不错,虚实变换,要的就是七分力中留三分,攻其薄弱……”

  顾长生轻声低语,与江玉燕讲起天地五绝的手稿记载,那里面多是一些杂乱心得,各门各派皆有,并没有五绝神功那么完整精炼,却也没有那么晦涩,常常能看到一些精妙之处。

  她们之前闷头练武的时候也经常像这样互相探讨,此时在客栈里,江玉燕却不知怎的怔怔出神,靠得近了,还能感受到彼此间温热的呼吸。直到顾长生问她清楚了没,江玉燕才恍然道:“噢、原来是这样!”

  “你真的有在听?”顾长生挑了挑眉。

  江玉燕低头,秀气的脚趾动了动,又抬起头,明媚笑道:“当然有在听。”

  “真的?”

  “我可是要练成碎钢断铁的人。”

  江玉燕露出洁白的牙齿,空空咬了一下,发出一声轻响,然后往里面让了让,道:“你要睡便先睡吧。”

  “你也趁早睡,急于求成可不是好心态。”顾长生一把将她揽下,被子一拉,便盖在身上。

  江玉燕往被子里缩了缩,闭上眼睛,手搭在顾长生的手臂上。

  葱葱玉指从顾长生手背上抚过,沿着印象里的浅浅疤痕,一直伸展到手肘。

  那是入蜀时有次她死死咬着那人,那人举刀想刺,却被顾长生挡下。

  “等我练到碎钢断铁的地步。”她低声道。

  “就没人可以伤我们了。”顾长生闭着眼说。

  江玉燕没有再说话,往顾长生那边靠了靠,闭目安歇。

  夜深人静。

  外面街道偶尔传来风声,酒肆的旗子被吹得猎猎作响。

  隔日一早,她们下楼时店家却已备好了一桌酒菜。

  看见顾长生询问的眼神,小二弯腰道:“这是答谢女侠昨晚出手,若是让那些家伙打起来,怕是毁坏几扇门窗都是少的。”

  “算不得什么事。”顾长生笑道。

  “一桌酒菜也花不了几个钱。”掌柜的在柜台后面笑道。小二拉开凳子,用毛巾擦拭一下,便去忙了。

  顾长生与江玉燕落座,倒是有了几分想象中江湖的感觉了。

  “看两位风采出众,不像是普通江湖女子,不知是出身哪个名门大派?”掌柜的却想结交一下。

  “此次出门为办事,却是不方便说。”顾长生道。

  掌柜的理解道:“这倒是,出门在外,挺多事不便言明的,你们吃好喝好便是。”

  “等下还要行路,酒就不喝了,不知能否带一壶走?”顾长生笑问。这一路不知道何时又要夜宿山野,现在天气比不得前几个月的时候,要是下个雪就更冷了。

  “自然可以!”掌柜的笑道,“外面天寒,喝口酒暖暖身子也是不错的,小仲!打两壶好酒给二位!”

  叫小仲的伙计应一声,便去打酒了。

  因为还要行路,两人只是吃了一些饭菜,没有碰酒,走时拎上酒壶,又找小二拿了几个饼当干粮,斜挎包裹,扛着剑出门了。

  一块碎银从顾长生指间弹出,正落到后面临近门口的桌子上,掌柜的见状愣了愣,摇着头笑了,吩咐伙计把碎银收起来。

  大清早并不是很忙,小二站在门口里面望了一眼两人离去的背影,眼里的羡慕之色却是毫不掩饰的。

  虽然只是在酒肆做个伙计,可他内心深处也有一颗习武强身,仗义行侠的心。

  “楼上客房打扫一下!”掌柜的没好气儿道。

  “这就来!”伙计将毛巾往肩上一搭,当个小二也不错,起码安稳。

  酒肆又恢复安静,只偶尔有人路过打一壶酒。

  镇上倒是有卖马的地方,都不是什么好马,顾长生挑了两匹拿来代步的老马,牵着马慢吞吞地和江玉燕出了镇子。

  不敢直接骑上去,走远一些再试试,不然两个女侠牵两匹老马,刚上去就摔下来,被人看见还不要笑掉大牙。

  老马性子没那么烈,刚好适合两人练手。

  老马灰棕色的皮毛洗刷的干净,江玉燕有些跃跃欲试,忍着内心的冲动,离开镇子有一些距离后,便翻身上马,牵着缰绳驱动它跑来跑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