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264:礼物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265章 264:礼物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65章 264:礼物

  第265章264:礼物

  顾长生望着迷蒙的峰顶,长出了口气,找个摄魂大法还真不容易,关外没有,又跑到天山来了。

  魔教的传承也不是一直完整的,每一次遭劫,都会伴随着传承的更新与遗失。

  错过这次,可能没有机会再学摄魂大法了,天知道下次来是什么时候。

  魔教十神功到了公子羽时代,有好几门都遗失了。

  雾,凄迷的雾。

  冷雾中走出了一道人影,踏着积雪,整个人都似是铁做的,一步一步走过来。

  身影渐渐清晰。

  孙小红转过头微微愣了一下。

  是阿飞。

  一条‘铁片’斜插在腰间,两片软木钉在上面当作剑柄,没有剑鞘。

  这是一个很容易让人印象深刻的少年。

  飞剑客阿飞。

  他走的不快,也不太慢,就像是踩着一种无声的节奏,身上每一根肌肉都已放松。走路在别人来说是劳动,在他却是种休息。

  看见四个人,阿飞也愣了一下,放松的肌肉在一瞬间就紧绷起来,右手忽然握起了腰畔的剑柄,他的手冻得很白,但依旧灵活。

  “你不认得我们了?”孙小红挑了挑眉。

  阿飞警惕地看着她们,面对四个人,手握得更紧了。直到瞧见顾长生手里的飞刀,他的神情才稍微放松下来。

  “原来是你们。”

  上次见到,还是在保定府,一个没有风雪的下午,顾长生赠了一个小小的木雕。

  再次遇见,他却有点认不出来。

  阿飞很不理解,可以看得出他刚刚一瞬间受到的惊吓——若是不认识也许还好,恰巧他们认识,这就显得惊悚了。

  他依然是警惕的。

  “你怎么在这里?”顾长生好奇道。

  “与人有约。”阿飞道。

  孙小红目光移向他腰畔那柄简陋的剑——与人有约,那一定是约战。

  对方一定也是个用剑高手。

  “飞剑客已闯出名头了!”

  “伱们呢?”

  阿飞不是个多事的人,好奇心也不似常人那么多,可看到几个孙小红在这里,这让人眉头直跳的一幕,还是让他忍不住有此一问。

  “到处逛逛。”顾长生手里拿着柄飞刀与半块木料。

  阿飞忍不住看向她的手中。

  不知道为什么,他隐隐猜到顾长生在做什么。

  果然,一个柔软的女子模样逐渐显露,阿飞就那样看着。

  顾长生笑了笑,将木雕抛过去。

  阿飞伸手接住在手里,看向顾长生道:“我一直很疑惑。”

  “嗯?”

  “为什么你每次见我,都要送这个人的木雕给我?”

  “可你站在这里不是在等吗?”顾长生道。

  “因为我知道你在做什么。”阿飞道。

  这实在是件奇怪的,让人费解的事情。

  顾长生笑道:“一个小礼物。”

  避过了林仙儿的阿飞,已走过了太多地方,那柄剑亦被人熟知。

  这少年还真是能跑,走遍了大江南北,如今又与人约战到了天山附近。

  “或许我该说谢谢?”阿飞道。

  “既然接下了,说一声也无妨。”顾长生道。

  “我若不接,下一次你是不是会再做一个一样的?”

  “你接下了,我下次也可以做一个不太一样的给你。”

  阿飞不由愣住了。

  “千万别死了,下次再见,给你一个更大点的,手头上没木料了。”顾长生摊手道。

  她手上是真没料子了。

  这一块还是之前在路上捡的,纹路很好,颜色深浅分明,差点被孙小红扔火堆里烧了,她看见便削下来一块,无聊时随便玩玩。

  果然派上用场了。

  飞剑客与天山派斗技,其实没什么好看的,阿飞的剑没有‘削’,也没有‘截’,就只有一记直刺,没有花里胡哨的变招,从来都是一剑,没有第二剑。

  甚至不能称之为剑法。

  沈浪与白飞飞的后代,天赋实在太强了。

  顾长生看向孙小红,那眼神让孙小红忍不住泛起古怪的感觉,“怎么了师父?”

  “没什么。”顾长生摇了摇头,不知道孙小红与阿飞在剑上谁的天赋更强。

  孙小红望了望阿飞离开的方向,那个人依旧脚步不快,也不太慢地走着,像是铁打出来的人,拿着那柄可笑的剑,去赴约。

  也许会死了,也许会胜。

  ——生与死的距离,本就在一线之间。

  她看见阿飞的剑尖上还有血迹。

  天地如洪炉,每个人都在炉中挣扎。

  “上山应该是有捷径的吧?”顾长生转头朝南海娘子问。

  南海娘子道:“有!”

  上山的路从来不止一条。

  南海娘子说不上是庆幸,还是失望,在听说她们要来天山时,她以为天山也要变得和关外一样。

  手中刀光扬起时,血花飞溅。

  南海娘子终是吐了口气,辨别方向,带着她们走了很久,越过外面的山峰,在小路上借着风雪的遮掩,慢慢上山了。

  越往山上走,风愈大。

  空山寂寂,天色暗沉。

  阿飞依然走在路上,他要赴约的地方还很远,还远远没有到。

  夜幕降临的时候,他寻到了一处小小的山洞,或许称为山洞并不合适,它只是凹进去的一块,可以避风,却绝遮不了雨。

  也幸好这里没有雨。

  他就缩在这片小小的地方,这已足够他休息,起码比在冰雪里躲着要合适。

  他从身上摸出那个小小的木雕,比转赠给李寻欢的那个还要小一半——

  真是奇怪的赠礼。

  很奇怪,第一次见面,那个女人就送过他一个木雕。

  若不是木雕的模样让他起疑,也许那次就被林仙儿骗过去了。

  金钱帮……

  阿飞想着那四个女人,她们显然也在做什么事,路上偶尔听到的传闻,一定是与她们有关。

  从第一次遇见,到现在,好像每次她们做的事都是出人意料的。

  但每次结果都不太坏。

  夜色深沉,沉如墨。

  孙小红看见了一个姑娘,一个极美的姑娘。

  她身上穿的是件质料极好的墨绿百褶裙,漆黑的长发,挽着发髻,原本年轻的脸庞在这刻意打扮下,多了一丝成熟。

  仿佛察觉到外面的视线,她转过头,瞧见了外面那个裹着羊皮袄子的姑娘,瞪着大眼睛看着自己。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