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270:燕皇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271章 270:燕皇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71章 270:燕皇

  第271章270:燕皇

  不回中原金钱帮了,她们待在魔教里,仿佛才是最合适的。

  孙小红愈发有这种感觉。

  天山的归师父,中原的归金钱帮。

  当年柴玉关的酒、色、财、气可以从中原掳掠美酒美人去关外,现在的金钱帮也可以抢魔教公主回中原。

  侧室。

  花白凤坐在角落,望着灯柱上幽暗的烛火出神。

  “你怎么会有摄魂大法?”

  戴着大搜神手的孙小红进来,瞧了一眼躺在矮床上的老教主,这老家伙好像一时半会儿不会死了。

  花白凤道:“我是魔教大公主,当然有。”

  孙小红道:“是想让你用摄魂大法对付白天羽吗?”

  花白凤沉默没出声,略显苍白的脸颊在烛光里多了些润泽。

  “要是关外也有摄魂大法,我们就不会跑到天山来了。”孙小红说。

  花白凤转了转头,看向这个裹着羊皮袄子的姑娘,她显得比另外两个人温和很多,也没有那种压得人喘不过气的气势,过一会儿疑道:“你们真的只为了摄魂大法?”

  “为了它还走了一趟关外,要是这里没有,接下来还得去西方大漠。”孙小红道:“若是刚刚伱交出去的功法有什么问题,现在还来得及,别等她们自己发现。”她顿了顿,继续道:“没有事情能瞒过她们。”

  花白凤沉默一会儿道:“摄魂大法在魔教十神功里并不算顶级的。”她已经见过孙小红施展大天魔手,相比起来,摄魂大法无论如何也很难在转瞬间绝杀六个人。

  虽然这个姑娘相对来说比较温和,可下手杀人也是毫不手软的。

  孙小红笑了笑,“真没问题?”

  花白凤摇摇头,看向老教主,不可一世的魔教教主,忽然间落得这么个下场。

  “我以性命担保没有问题,只是摄魂大法可能并没你们想象的那么强,而且很难练出名堂。”

  “一门功法究竟强不强,在不同的人手里有不同的效果。”孙小红随意道。

  在她眼里,师父早就是深不可测的怪物,就譬如简简单单的飞刀——小李探花的飞刀例无虚发,遇到大欢喜女菩萨还是没辙。

  大师父的飞刀……

  大欢喜女菩萨直到死前一刻,恐怕都想不到最终她会被一柄小小的飞刀夺去性命。

  孙小红瞧了一眼老教主,又道:“他不就是被一眼瞪成这样的?”

  花白凤沉默了,老教主是因为施展摄魂大法遭受了严重反噬——说是被一眼瞪成重伤的,这听起来就有些过于骇人了。

  谁能一眼把魔教教主瞪重伤?

  孙小红裹着羊皮袄子,又往前凑近了一点,道:“他想让你勾引白天羽,才把你关起来吗?”

  花白凤沉默着不说话。

  “我没有她们那么可怕,她们会在人的头顶上打洞,你不要以为我们长得一样就都很恐怖了,她们是模仿我啊,其实我是好人来着,不信你摸摸。”

  孙小红凑近了,眼睛里倒映着烛光,拿起花白凤的手,“我一点都不可怕,我也是被逼的。”

  花白凤愣神中,指尖触上了这羊皮袄子姑娘的脸颊,温滑细腻的脸蛋没有丝毫易容的痕迹。

  “是吧?”

  “看出来了。”花白凤低声说。

  无论是打扮还是行事风格,都有些差别,外面那两位绝对不会裹紧了袄子缩脖子。

  “她们做的事和我没关系,非要易容成我的样子把锅扣在我身上。”孙小红难过道。

  花白凤抽了抽手,没抽出来。

  “你和她们什么关系?”花白凤问。

  孙小红道:“我是她们的傀儡帮主,她们做的那些屠门灭派的恶事,最后都要推到我的头上。”

  花白凤有点吃惊,抬眸看见孙小红明亮的眼睛,微微怔了一下。

  昏暗的侧室里,只有一盏幽幽的灯火。

  南海娘子瞅瞅大堂方向,再看看侧室,安静地待在角落。

  从关外开始到现在一路走来,可以说是她此生最离奇,最诡异的经历。

  自称金钱帮的恐怖高手,对摄魂大法有着极大的兴趣。

  现在这是在干什么?

  南海娘子沉默着,独自发了一会儿呆,又不敢跑,想了一会儿曾经在中原活动时接触的金钱帮,最后默默地揉搓脸颊,将老教主的模样清理掉,恢复了自己本来的样子。

  她忽然想念苗疆了。

  虽然苗疆到处都可能遇见毒蛇猛兽,而且瘴气极重,但只要小心一点,就能找到一处安静的所在。

  她在桃花瘴的深处有一所山洞,洞的最深处还有一条天然的通道,连接着山内幽谷,那里是一处世外桃源般的所在,暮春时节百花齐放,还有滚热的热泉流到洼地潭里形成温泉水池。

  石室里的时间过得很快。

  等到将摄魂大法完整推演一边,入手练了验证没问题后,顾长生才收起册子。

  有江玉燕在一旁辅以验证,她已确定这门摄魂大法的真实,只是其中还有许多没用的东西,换句话来说,摄魂大法还只是草创,并且受限于能力,魔教最终可能也就是这么练,许多语焉不详的地方需要自己练的时候摸索,导致对天资的要求非常高。

  身处边荒之地的魔教,远离中原,心态不知不觉间就变了。

  宽大的石座上,江玉燕懒懒侧靠着,手撑着脸颊,双脚蜷起。

  “你真的不想在这里来一次吗?”

  顾长生目不斜视,现在的江玉燕有点古怪,最好不要招惹。

  不知道是魔教的教主之座让她记起了曾经孤单的日子,还是熟悉的高高在上的位置勾起了回忆。

  “我这次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喊我教主。”

  “……不合适。”顾长生尽量离江玉燕远一点。

  说实话,她也有一种把孙小红几个人赶出去的冲动。

  坐到这个位子上时,江玉燕的气势不知不觉就变了,万万人之上,那是种掌控一切的教主姿态,不必在乎任何人的看法。

  慵懒,从容,睥睨。

  披一件龙袍也丝毫不违和。

  “你去哪?”江玉燕抬眸,看着顾长生起身。

  顾长生动作顿住了。

  “姐姐,跪下。”她眼里带着笑意,一簇幽幽的绿光不知何时出现在眼眸深处,就像是忽然亮起的鬼火,带有某种奇异的吸引力。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