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280:什么东西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281章 280:什么东西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81章 280:什么东西

  第281章280:什么东西

  关东。

  郭嵩阳看见了白天羽,高大的身材,漆黑的刀。

  白天羽也看见了郭嵩阳,传闻中兵器谱排第四的嵩阳铁剑,黑布黑袍、黑鞋黑袜,连铁剑也是乌黑色的。

  关外风沙让郭嵩阳看起来糙了不少,面上略有沧桑,唯一不变的是,如山岳般厚重的气势。

  “这就是横行关外,逼退魔教教主的那柄白家神刀?”

  “嵩阳铁剑?”

  双方互相瞧着对方的兵器,一把名动武林的乌黑铁剑,一柄横行关外的漆黑神刀。

  “你为何到了关东?”

  “听李探花说了许多关外的事,不胜神往,便想着来走一走。”

  郭嵩阳抚着剑柄,唏嘘中又想起了保定府之事,上官金虹、李寻欢、孙白发、还有……那两个女人。

  “关外的人想进去,中原的人却想出来。”白天羽淡淡一笑。

  “是吗?听说神刀堂已经从关内撤离了。”郭嵩阳道。

  白天羽闻言目光一闪,有了片刻的沉默,中原事……不好掺合。

  与郭嵩阳对视一眼,两人的心绪在这一刻莫名相似。

  那金钱的光芒,与那个女人的刀。

  边陲。

  老乞丐躺在地上,醉眼朦胧,丝毫不觉得冷。一柄竹剑随意散落身旁,还是这人烟稀少的边荒之地舒服。

  保定府那诡异的地方,胡不归这辈子都不想再去了。

  只闻人声,不见人影的恐惧感,他现在想起来依旧感到汗毛倒竖。

  见鬼的金钱帮,见鬼的保定府。

  他挠着肚子,天寒地冻,风雪凄寒,不由有些想念起那个温暖而柔软的床铺,和那个更温暖柔软的胴体。

  ——那女人就像春日里的草原般温润甘美,不但承受,而且赋予,他从来没有过那般的享受。

  只是再享受,也没有命重要。

  一边想着,听见脚步声,他微微侧头,眯缝着眼睛,一条纤弱的人影从街上走过。他没有看清她的人,只看见了她裙下若隐若现的脚。

  穿着双柔软的缎鞋,和她的衣服颜色很相配。

  她衣服的颜色是清清淡淡的,淡如春月。穿着柔散的广袖流仙裙,满头乌黑的青丝被一枚玉环束起。

  在看清她的模样时,胡不归愣了一下,猛地从地上坐起来道:“你跟踪我?”

  他想不到已经跑到这边荒之地了,怎么会又遇到林仙儿,这女人明明在那小屋里就被他甩开了。

  “嗯?你也认识我?”对方停步看着这个乞丐。

  听见对方这么说,胡不归原本沉下来的脸色变得诧异。

  “难道伱不认识我了?”胡不归问。

  明明上次还在那温软的床上与他依依不舍,听说金钱帮的帮主离开保定府时,还鼓动他去保定府看看情况。

  望着对方迷茫的神色,与扶着额头的模样,胡不归面色逐渐变化。

  他尝过武林第一美人的滋味,回味悠长,在那粉红小楼里的体验,任何人只要经历过就无法轻易忘却。

  夜。

  漆黑的房间。

  床铺温暖而柔软。

  “你身上好臭……”

  “你之前可没嫌弃过,这个是什么……嗯?等等!”

  胡不归愣了一下,像见了鬼一般,不确定地仔细摸索一下。

  “不对劲……”

  下一刻他忽然翻身跳下床,惊骇莫名,心头火热瞬间冷却下来。

  “那他妈是什么鬼东西!!”

  夜,深夜,漆黑的夜。

  一声悲愤怒吼在冷风中传出很远。

  远离塞外入了中原,风依旧冷,却已变得好多了。

  孙小红脱下了羊皮袄子,从布衣店里取回衣衫,换上了属于金钱帮帮主的服饰。

  只要有钱,许多问题都不是问题,而金钱帮最不缺的就是钱。

  花白凤瞧着那个裹着袄子的小妞扔掉袄子,乌黑的秀发散开,换上了金黄耀眼的帮主长衫,顿时像是变了个人。

  “在关外穿这个太招摇了,遇见那些恶匪狂徒,人家也不傻,远远就会避开了,我师父带我去关外本来也是想历练历练,中原要打架,一般都放狠话,讲规矩,乱七八糟的,一群伪君子,没有关外的血性。”

  孙小红拿丝带缠在纤细腰肢间束起来,再轻轻一拉,挥手撩一下长发。

  “这一趟走得挺开心,现在回来中原了,就是金钱帮的地盘了……”

  花白凤呆呆看着那一身暗金色背影。

  转身,挥袖,脱了袄子,眼眸依旧灵动,却少了一丝憨,多了几分霸气。

  佛靠金装,人靠衣装。

  “真是熟悉的感觉。”孙小红手伸出袖子,低头瞧瞧,眼中冷色一闪而过,“不知道上官副帮主有没有将金钱帮管好。”

  几人不在,金钱帮就是上官金虹的一言堂,名义上的副帮主,实质上的掌权者。

  她倒挺希望上官金虹有点小心思的。

  左右看看,包括南海娘子在内,几人好似孪生姐妹,服饰各异。

  “昔年曾有飞鱼堡的孪生四兄弟,凭借剑阵四人联手,无人可撄其锋芒,可惜听说被人一剑破了。”

  孙小红笑道,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事,她也只是听孙白发提过一嘴。

  只是最多也只是孪生四兄弟,还没有过五兄弟的高手。

  顾长生瞅了她一眼,没有出声。

  在现场,旁观了。

  南海娘子从外面进来,道:“马车已备好了。”

  入了中原,路已经好走了,她便去雇了马车。

  两辆乌篷马车,顾长生和江玉燕进了其中一辆,孙小红和花白凤上了一辆,南海娘子瞅瞅左边,瞧瞧右边,很想说自己可以跟着跑,不用坐马车。

  她纠结了一会儿,看着车夫眼睛忽然一亮,手里抛出一块银子,就把车夫赶下去了。

  马车缓缓向前,逐渐加速,孙小红疑惑地掀开帘子看看,本来还在等南海娘子上车,没想到就这样开始走了,她还纳闷南海娘子是不是那么勇去了师父的车里。

  一掀帘子,就看见南海娘子驾着车,抖着缰绳,一脸愉快,仿佛驾车比坐车还要舒服很多。

  孙小红挑了挑眉,慢慢放下帘子。

  “好像也不错……”

  慢慢躺在花白凤的腿上,她体会到师父的快乐了。

  花白凤左瞧右瞧,在这车厢里也不知道在看什么,过一会儿才稍稍低头,看着这个脸蛋白皙的金钱帮帮主,抬起手放在她一头长发上,轻轻抚着。

  孙小红忽然睁开眼睛。

  花白凤慌了一瞬,又开始左瞟右瞟。

  过片刻再低头,孙小红已经闭上眼睛。

  “你不怕我别有用心吗?”花白凤看着自己手指,问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