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293:回家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294章 293:回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294章 293:回家

  第294章293:回家

  “这是登基吗?”

  江玉燕坐在石头上,遥望一眼远方,仿佛透过遥远的距离,看到了那个已不再是小姑娘的徒弟。

  “差不多吧,实力只是实力,只有打起来的时候才有用,现在是名正言顺,奠定金钱帮的地位。”

  顾长生若有所感,摸了摸江玉燕的脸,用青葱般的食指将那丁点血迹蹭去。

  那个小姑娘真的长大了。

  这个小姑娘也长大了。

  恍然江湖已远,回首处情难自已。

  “算送她最后一个礼物。”

  “嗯?”

  “姐姐带你回家。”顾长生眉眼柔和地道。

  “好!”

  江玉燕血染脸颊,露出一抹笑,如绚烂的花朵。

  杨柳岸,晓风残月。

  秋残,冬至,酷寒。

  江湖飘灯。

  雪下得很大,将院里地面覆上厚厚一层,踩起来咯吱作响。清冷的月光映在地上,好似很多年前和师父在一起的夜晚。

  孙小红迎着冷风,踩在雪地上,从房门外走过。

  多年来她一直困惑,自己从外面听见的那一声,到底是谁发出来的?

  “唉……师父不懂享受啊,两个人有什么意思。”

  孙小红望望那黑暗且安静的屋子,也不知道她们有没有偷偷回来过。

  雪落满天。

  孙白发出乎意料的能活,一年一年,头发和胡子都雪白了,看上去有点仙风道骨的模样。

  他以前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能与上官金虹坐一起喝酒。

  上官金虹已有白发,却不减威势,即使喝酒也依旧脸色阴沉。

  “我们都老了。”上官金虹望着孙白发的模样,这老头儿怎么还不死?

  “但我可以把你们帮主打得和孙子一样。”孙白发眼中带着戏虐。

  上官金虹沉默不言。

  前段时间金钱帮帮主被孙白发持着天机棒追出了十里地,她怀里还抱着一位疑似白云仙子的女子。

  金钱帮虽然势大,却堵不住悠悠众口。

  李寻欢忍不住微笑,“你找到她们了吗?”

  孙白发笑容凝固。

  他当然知道李寻欢说的她们是谁。

  李寻欢瞧着有趣,又叹了口气,当初那女人还说他娘们唧唧的。

  有一段时间看他的眼神还很奇怪,像是丈母娘看女婿一样。

  “伱那小兄弟从海外回来了?”孙白发问。

  “回来了,但是没有碰见。”

  李寻欢知道他怀疑她们出海外了,小兄弟自然指的是阿飞。

  阿飞不知道走了多远,总之忽然离开,又忽然回来了,仿佛放下了心结,孤孤单单一个人,那柄剑也不见了。

  李寻欢扫视一圈,忽然发现,这群人里面,也就上官金虹早年正常一点,有个独子上官飞。

  江湖人本来就是奇特的。

  “听闻林仙儿被人嫌弃了。”李寻欢想起一件事,面色古怪地道。

  上官金虹和孙白发眼神也变得古怪。

  想到林仙儿,孙白发忽然就不那么气了。

  孙白发不气,林仙儿要气疯了,她从来也没有想到过,自己竟然因为是女的,而被人一脚从床上踹下来。

  那些假冒她的人早已经消失无踪不知道去何处了,但这几年却一直影响着她。

  没见过真的可以理解,对假的情有独钟是不是疯了?

  “祸害啊!”

  孙白发又抽了口烟袋。

  上官金虹垂眸盯着酒杯,不作评价,他怕被人从天而降打一顿,谁知道那俩人儿究竟是远走海外,还是易容改貌在哪隐居呢。

  大雪下。

  阿飞看见了恍惚的林仙儿。

  如今的林仙儿虽然依旧美貌,而且比以前多了成熟的风韵,却没有了往日那夺目的光彩。

  两头不讨好。

  阿飞记起了那个喜欢送自己木雕的女人,一转眼在江湖隐迹了,没有半点消息。

  林仙儿看了眼阿飞,瞧见他皱起的眉头,忽然大声道:“你也喜欢男人是不是?”

  “你疯了。”阿飞冷冷道。

  江湖这么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阿飞有点怀念以前那个江湖,走在路上就有人送木雕。

  从前的江湖有人怀念,有人不怀念。

  南海娘子竟然渐渐习惯了当个侍者,虽然她依旧不能理解帮主她们的趣味,但是看一些美人总是养眼的——也仅限于养眼。

  原本觉得金钱帮是魔窟,现在发现,加入一个极有前途的帮派,比劳什子魔教人人喊打好多了。

  可怕的从来不是金钱帮,而是那俩女人,把玉箫道人用摄魂大法控制的两个女人,还得由她动手,这将成为她一生的阴影。

  大雪清晨,从房间里出来,拿上扫把打扫一下院中的积雪,她已习惯了,南海娘子甚至想不通以前自己究竟在做什么——细细回想,应该是见识过了什么叫惨,才会甘心于现在的生活,没有对比,就无法意识到自己所拥有的美好。她相信玉箫道人会宁愿扫一辈子院子。

  “那个……”

  看见花白凤出来,南海娘子扫完了院子凑近过去。

  花白凤奇怪地看着她。

  “那是什么样子?”南海娘子想了一会儿问。

  花白凤一愣。

  “别误会,我就是问问。”南海娘子眼里闪着好奇的光,她万分不能理解。

  花白凤张了张嘴,不知道怎么说。

  “那你呢?”花白凤问,她知道南海娘子与她们不同。

  “我……”

  南海娘子正要说话,孙小红从屋里出来了。

  “你们嘀咕什么呢?”

  听见她这么问,花白凤脸忽然红了。

  南海娘子是正统魔教人,加入魔教的人都要抛弃曾经的名字和身份,从她名字就可以看得出来。

  而花白凤不是,她只是生于魔教,与南海娘子比起来,远没有那么自然,也说不出口。

  南海娘子没有再问,她还是觉得男人香,这群金钱帮的疯子。

  还有那两个疯女人。

  魔教已逐渐式微,柴玉关时累积的优势正在消磨。

  孙小红手里把玩着三块玉牌,三块制作精巧的玉牌。

  三块玉牌各不一样,上面刻着的一个是手执法杖的魔神,一个手托山峰,还有一个是当初从玉箫道人手里拿到的,手托赤裸女人的那块玉牌。

  “魔教天王只剩下一个了,智慧天王还真难找……”

  孙小红喃喃道,“师父,我可能做不到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