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304:认知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305章 304:认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05章 304:认知

  第305章304:认知

  燕十三沉剑绿水湖后不知所踪,谢晓峰隐姓埋名在做最卑贱的苦力。

  而院子里的雪地上,有人却在推演他们的剑法!

  她轻描淡写,挥尘如意,一瞬间就已刺出了十三剑。剑法本是轻灵流动的,轻飘飘不带任何杀意,可是这十三剑刺出后,天地间仿佛忽然有了杀气。

  第十三剑刺出,所有的变化似已穷尽,像是流水已到尽头。就像是这寒冷寂寂的冬日,所有都已终结。

  这一套剑法已到了末尾,可她的剑势只是慢了,还未停。

  夺命十三剑只有十三式剑招,却有了第十四种变化。

  这一式变化像是吴道子画龙点的睛,不着边际,不成章法,前面十三式剑招的所有变化和威力,都于此时绽放了出来。

  慕容秋荻白色的貂裘下,已起了密密麻麻的疙瘩,彻骨的寒意无孔不入。

  慕容秋荻完全信了,谢晓峰会败,败在自己手里。

  风扬起地上的雪沫,顾长生站在那里,剑已停了,她却没有动,静静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许久,顾长生叹了口气,将剑扔给慕容秋荻,自己则背着手回屋了。

  慕容秋荻接过剑,默默看着她的背影,等到顾长生离开,她才收回目光。可她的神色忽然间变了,手上精钢打造的长剑也在风中发出一声脆音,仿佛哀鸣一般,在慕容秋荻愕然的神色里,那声脆音颤声悠长,剑身崩裂成了一块一块,只余一个光秃秃的剑柄在她手里。

  冷风中夹杂着雪粒,像刀一样吹着。

  屋里升着炉火。

  纤柔修长的十根手指放在炉火上,手指轻轻动着,跳动的火苗就在顾长生手下。

  “江湖上总是不缺天赋绝伦的人。”顾长生叹道。

  江玉燕道:“我天赋如何?”

  顾长生道:“很强。”

  江玉燕弯着眼睛笑了。

  顾长生道:“但是缺了一样东西。”

  江玉燕道:“缺了一样东西?”

  顾长生道:“或许你曾经有。”

  江玉燕问:“那是什么?”

  顾长生道:“对手。”

  她望着炉火中跳动的火苗,“成为高手,只需要苦练,加上一点点的天赋,还有传承,都可以,但想要超越前人,必须要有相应的对手,天资,时运,环境,悟性,缺一不可。”

  这是她这个身具绝顶内力的人做不到的,她不会为剑而活,也不会为了剑而疯魔,她缺少的是那一点压力,和那个对手。

  成为时代的最顶尖,发出最绚丽璀璨的光芒,离不开一个同样的对手。

  叶孤城遇到了西门吹雪。

  燕十三也遇到了谢晓峰。

  同生一个时代,是悲哀,也是幸运。

  仿佛宿命一般,他们生来就会成为宿敌,在登顶之后,必然有一个人倒下,成就另一个人的辉煌。

  就像是两颗流星,相遇了,一定要撞击出惊天动地的火花,虽然这火花转瞬即逝,却足够照耀千古!

  有天赋的人并不少见,可很多人都没有那么幸运,没有命中与之争锋的宿敌,最终在孤寂中泯然众人。

  譬如叶开作为一个传承者,早早的退隐江湖,离开了,他也许得到了小李飞刀的精髓,江湖人认的却依旧是小李飞刀,他只是其中一个传承。

  阿飞遇到了荆无命,但是不够,荆无命不够纯粹。

  从传承者,成为开创者,突破桎梏,并不是单纯的天赋与刻苦能做到的。

  只有当世同样有其他天纵之才的对手时,才会爆发出宿命之战,从而超越自己,成就自己,或成就对手,碰撞出最耀眼的光彩。

  ——她从没有过这种条件,也不会为了剑而去宿命之战,同样处境下,她宁愿找个泥头车将对方撞死,或和江玉燕前后插眼捅刀。

  这也注定了,她很难做开创者,五绝神功如此契合,也许也是种宿命。

  “他们是对手,亦是朋友。”顾长生修长的十指在火苗上空缓缓舒展着,感受着火炉散发的热量。

  江玉燕道:“没有那个燕十三,就没有第十五剑?”

  顾长生道:“也会没有谢晓峰。”

  第十五剑,就是在这样极致的条件下才能催生出来。

  绝顶内功是实力,也是桎梏,她可以精简那些武学,也可以提纯变精,化腐朽为神奇,甚至将之融合变强,却终究少了一些东西。

  强如当年燕南天,经历死劫也只是将嫁衣神功练至大成,那时没有培养天外飞仙、小李飞刀这样的土壤。

  天才局限于自己的时代。

  这个时代的主角,才能将这个时代推至巅峰。

  “这是知识的诅咒,有绝顶功力在身,很难想象那些不懂这些的人是怎么看待‘剑’的,在内功逐渐衰落时,在生死一线间,单靠剑法又如何再进一步。”顾长生说着话,随意抽下头顶的木簪,朝江玉燕刺过去。

  “你看,你解决问题第一反应是用功力破去,所以说这是他们的时代,想要找第十五剑,比他们难了数倍。”顾长生道。

  江玉燕恍然,出神地望着炉火。

  “原来已经不是我们的时代了。”江玉燕道。

  “他们也想象不出我们是如何看待内力的。”

  顾长生笑着,拨了拨她的唇,认知不同,导致的结果也天差地别。

  江湖从柴玉关那波没落后,现在又走向了另一个巅峰。

  从破败中崛起……这江湖每一次受到重创,总能慢慢从中萌发新芽,趟出一条路,然后走到极致。

  若不是经历了西门吹雪时的转合期,而是从当年直接来到这里,恐怕她们也非常难以理解,十三招剑法之外,第十四剑是如何变化出来的。

  江玉燕也伸手在火炉上烤着手,指尖轻轻触碰到顾长生的指尖,“或许,我们两个也应该是宿敌?”

  顾长生怔了一下,抬眸瞧她一眼。

  “宿敌吗……”

  也许是。

  这个该死的妹妹,从来就没有安过好心。

  “要打一架?”顾长生道。

  江玉燕瞅瞅顾长生,又想了想顾长生研究的那第十四剑,摇头道:“饶伱一回。”

  顾长生目光幽幽地望着她。

  “你别来!”

  江玉燕大惊移开目光,不与她的视线对上。

  “姐姐的眼睛不好看吗?”顾长生笑着,轻轻触碰她的指尖。

  感受着指尖微微的触感,江玉燕呼吸略有些急促起来。

  察觉到她细微的变化,顾长生莞尔一笑,目光又放回炉火上,认真地烤着手。

  小妮子动情了。

  “燕十三还有一身很高明的医术,这时代唯一拥有麻沸散,和做外科手术刮骨疗毒的人。”顾长生想起一件有趣的事。

  这样一个人却做了杀手,同时是当世顶尖剑客。

  “弃医的人,总能找到好出路。”顾长生摇头道。

  江玉燕有点摸不着头脑。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