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322:最弱时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323章 322:最弱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23章 322:最弱时

  第323章322:最弱时

  顾长生拿上那把剑的怀念之色绝不是假装出来的,而这把剑在神剑山庄蒙尘几十年了。

  慕容秋荻坚信自己不会看错。

  “对了,还有一把剑看看能不能找到,毕竟你们是神剑山庄。”顾长生像是想起什么,翻手间手里出现一柄雪亮的小刀,在慕容秋荻的注视下,刻出来另一把剑的模样,只有半个巴掌长的袖珍小剑。

  目送慕容秋荻离开,顾长生重新看向那把长生剑。偶尔在某个瞬间,她又会怀疑这世界的真实性,明明当年两个人将剑遗落在海外的无名小岛了,远在南海之外,怎么会又出现在神剑山庄的收藏里?

  怪事……

  顾长生百思不得其解,“莫非是西门吹雪他们后来又去登岛……给带回中原了?”

  联想到陆小凤和西门吹雪一帮人出海寻仙,顾长生琢磨了一会儿。

  “这是我的。”江玉燕道。

  “嗯?”

  “你忘了吗?给慕容秋荻去找的那个才是你的,这个是我的。”江玉燕指着剑认真道。

  顾长生怔了一下,好像真是……

  江玉燕当年强行和她换了剑用,那柄细长的剑才是她的。

  “借一下,看伱小气的。”顾长生不在意地道。

  按理说要带也应该两把剑一起带回来,单独一把……时间过去太久了,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

  手指抚摸着剑身,冰凉的触感让顾长生仿佛回到了当年,刚得到嫁衣功力的时候。

  对某些人来说,剑只不过是一把剑,是一种钢铁铸成的,可以防身,可以杀人的利器。可是对另外一些人来说,剑的意义完全不一样了,因为他们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他们的剑,他们的生命已与他们的剑融为一体。

  叶孤城如此,谢晓峰如此,燕十三也是如此。

  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对他们来说,剑不仅仅是剑,更是他们唯一信任的伙伴,伙伴本身就已有了生命,有了灵魂。

  他们终究是江湖人。

  “这群江湖叼人……”顾长生似是叹息,望向远空飘渺的白云。

  就从对剑的态度来说,她与江玉燕就不太合格,在那些人眼里,剑就是爱人,甚至比爱人还要重要的多。

  借剑就像是对他们说“借你老婆玩一玩。”,甚至比那更严重——老婆也许真的能借出来,但剑绝对不能。

  和江玉燕换剑,在那些江湖人看来可能是非常不可思议的……顾长生手指轻弹剑身,发出一声清亮的龙吟。

  木剑没有剑鸣。

  木剑只是木剑,与铁铸的剑比起来,轻飘飘仿佛没有重量。

  燕十三将木剑握在手里时,木质的剑像是忽然间有了重量,且一点也不轻,小船都往下沉了一点。

  就像原本轻飘飘的木剑,在船舱里时,与在他手上时,是截然不同的两把剑。

  剑尖低垂着,他佝偻的身子突然挺直。他完全站了起来,就在这一瞬间,他整个人都变了。

  这种变化,就像是一柄装在破旧剑鞘里的利剑,忽然被拔了出来,发出了光芒。

  他的人也一样,在这一刻忽然变得有生气,使他原本苍老的模样看起来年轻了十几岁。

  他本就还不老。

  ——一个人怎么会因为握上木剑,就忽然改变成另一个人?

  ——也许在得知谢晓峰死讯那一晚,沉剑绿水湖时,他就将自己也装进了剑鞘里,锋芒不在,在这艘孤舟上日渐蒙尘。

  而现在,他整个人像是挣脱了破旧的剑鞘,重新展现出森寒锋锐的气质。

  河水流动,轻舟在水上飘荡。

  他的人像钉子一般钉在船头,凝视着手里的剑锋。

  远处芦苇上还沾着点点暗红的血迹,神剑山庄的人来了不止一次,却始终没有谢晓峰的身影,他就知道,谢晓峰依旧是谢晓峰。

  神剑山庄的一群废物不懂,但他知道,谢晓峰一定懂。

  他遥遥看向神剑山庄的方向,仿佛看见了等在那里的人。

  回转目光,又仿佛看见了河边坐着的红衣女人,手持一根芦苇杆,与他坐而论剑。

  剑轻飘飘刺了出去。

  剑是用木头削成的,黯淡而笨拙,可这一剑刺出,这柄木剑却仿佛变了,变得有了光芒,有了生命。

  他已将他自己的生命,注入这柄木剑里。

  剑即是他,即使朽如枯木,也依然能够发出光华。

  一剑轻飘飘刺出,本来毫无变化,可变化忽然间就来了,来得就像流水那样自然。

  轻描淡写,挥尘如意,他一瞬间就已刺出十三剑,这十三剑刺出后,变化似已穷尽,像是流水已到尽头,下一刻,茫茫杀气忽然笼罩了这艘船,这片河水。

  河边芦苇仿佛被风吹动,压得极低。

  然后他刺出了他的第十四剑。

  木剑在颤动,仿佛承受不住这可怕的力量,剑尖也在轻颤。

  “啪!”的一声,木剑断了。

  谢晓峰睁开了眼睛,遥望远方的绿水湖,那里空荡荡的,湖上没有人,也没有舟。

  “那一夜也许是燕十三最弱的时候。”谢晓峰道。

  慕容秋荻道:“他在绿水湖沉剑那一夜?”

  谢晓峰道:“是。”

  慕容秋荻道:“那时他抱着必死的决心而来,气势高昂悲壮,怎么会是最弱的时候?”燕十三到神剑山庄前,她曾见过一面,沉剑时,她也在岸边旁观。

  谢晓峰道:“就像是我败过一次,一个人有过失败的经验后,做事必定谨慎,思虑必定更周密,也不会像少年时那样任性冲动,败过一次的人,与从来没有败过的人是绝不一样的。”

  慕容秋荻道:“但燕十三没有败。”

  谢晓峰道:“他费尽心血找不到那种变化,知道我死了之后,沉剑、埋名,隐在江湖里做个渔翁,再没有想过,却恰巧进入‘无人’、‘无我’、‘无忘’的境界,就像一把宝剑,没有鞘固然锋利,可也容易磨损,而一柄有鞘的剑,出鞘时的光华夺目,是它不能比的。”

  慕容秋荻怀疑道:“你怎么知道?”

  谢晓峰道:“因为他没有来。”

  ——因为他是燕十三。

  ——而燕十三没有来。

  慕容秋荻道:“你也已不是从前的谢晓峰。”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