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334:把握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335章 334:把握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35章 334:把握

  第335章334:把握

  河水在流动,轻舟在飘荡。

  燕十三久久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他脸上带着奇怪的表情。

  炉火复又燃烧,煮上一壶清茶。

  人类对自己无法预知,也无法控制的力量,他知道,这一剑并不是他创出来的。

  没有人能创出这一剑,没有人能了解这一剑的变化,就像‘死亡’,没有人能了解。这种变化的力量,也没有人能控制。

  天明,船上已没有人,只有破旧的船只停靠在河边。路边的青草萌发了嫩芽,冬天过去,一切都在复苏,燕十三好似也在复苏,他大步走在路上,带着余寒的风里已有了春天的气息。

  已有人在等他。

  翠云峰,绿水湖上的画舫,画舫上有去无归的摆渡人。

  船上灯火明亮,有一壶酒,一张琴,一卷书,分,灯下还有一块磨剑石。

  一个人站在船头,看着燕十三,燕十三也看着他。

  “谢掌柜。”

  “燕十三。”

  还是这条船,船上还有燕十三沉剑时留下的刻痕。燕十三沉下他镶着十三颗明珠的名剑,也沉下了他燕十三的名字与英雄岁月,化作老翁流落荒野,泛舟渡人。

  谢掌柜凝视着燕十三,黯然叹息道:“我知道你还会来。”

  燕十三道:“因为你知道三少爷并没有死。”

  谢掌柜道:“如今你已经准备好了?”

  燕十三道:“还没有。”

  谢掌柜道:“是了,伱还差一把剑。”

  一把好剑。

  谢掌柜回了船舱,再出来时,手上已拿了一把长剑,剑上的十三颗明珠,依然在发着光。

  “想不到吧?”谢掌柜笑了笑。

  燕十三道:“我知道,你将它捞出来了。”

  谢掌柜道:“你知道?”

  燕十三道:“我知道。”

  他知道,是因为曾有人和他说的。

  谢掌柜递出剑道:“你沉剑的第二天,我就将它捞出来了。”

  说到这里,谢掌柜一愣,为什么是第二天?那年秋夜,在这艘船上,在这绿水湖,燕十三沉剑的事还历历在目,他明明是想等燕十三离开就立刻去打捞的。

  燕十三低头看着,剑已回到他手里,还是和以前同样锋利。

  这不是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却是名剑,因为它的主人是燕十三,凭着这柄剑纵横天下,战无不胜。他无情也无惧,一生只为剑活。

  谢掌柜道:“现在你已准备好了?”

  燕十三摇头道:“还没有。”

  谢掌柜愣神道:“你还没有准备好与三少爷相见?”

  燕十三道:“我还控不住那一剑,还需要熟练。”

  谢掌柜沉默良久,叹道:“果真不愧是燕十三,有绝对的把握才会出手。”

  燕十三道:“不,若是以前的我,此时已经准备好了,与谢晓峰一战,不是生,便是死,因为我已悟出了剑法中的‘神’。”

  谢掌柜道:“现在难道不是吗?”

  燕十三道:“以前的谢晓峰只能死,不能败,现在的谢晓峰却已经败过一次。”

  谢掌柜道:“败过一次,他才知道自己并不是神,并不是绝对不能败的,他经受过这么一次教训后,已经真正长成了。”

  燕十三道:“我以为谢晓峰是唯一值得我出手的人,在得知他的死讯后,才沉剑离去,与他一战是我毕生夙愿,因为无论是死在他剑下,还是击败他,都是剑法的巅峰,这条路已走尽了。但现在我发现,并没有。”

  谢掌柜凝视着他,“击败谢晓峰不是你的夙愿?”

  燕十三凝视着绿水湖,水波在微风下荡漾,船上的刻痕已显得陈旧了。

  “我要完全控制住这一剑。”

  燕十三离开了,带着他的剑走了。

  谢掌柜凝视着他的背影,目送他远去,不仅谢晓峰经历过一败后变了,燕十三也不同了,他的背影像个老人,交谈时谢掌柜却感受到了他身上锋锐的气势。

  他以为的燕十三会迫不及待和谢晓峰决战并没有发生,燕十三只是来拿回了那柄剑。

  那剑放在船舱里时,仿佛随着它的主人一起沉寂了,现在一到了燕十三手里,就立刻有了杀气。

  剑和人一样,有很多种,每一把剑的重量、形式、长短、宽窄都有差别,每把剑都有它自己的特性,选一把剑,就是在选一个伙伴。

  对于燕十三来说,这把剑就像是曾经生死与共的朋友,经历过分别,如今老朋友又回到了他身边。

  这把剑象征的,是不祥和死亡。

  得知燕十三到了绿水湖,又离开,谢晓峰在大厅中沉默了很久,最终摸着剑没有出声。

  那是一把乌黑陈旧的剑,形式古雅的剑锷,剑柄上的绸子都已因摩擦而发光。这是他的剑,是祖辈流传下来的天下第一剑,一直在神剑山庄珍藏,直到他这一代才拿出来交给他。

  “他走了。”慕容秋荻道。

  谢晓峰道:“我没有想到,他还能沉得下心。”

  慕容秋荻道:“你在紧张?”

  谢晓峰道:“你看得出。”

  慕容秋荻道:“你还很兴奋。”

  那是一个剑客的兴奋。

  他看过夺命剑法,对这套剑法的细节和变化都了如指掌,但这并不足以影响胜负,这套剑法在慕容秋荻手里施展出来,无论气势力量还是适度,都与燕十三使的不同。

  更何况,燕十三很可能已经有了第十五种变化。

  谢晓峰没有说话,燕十三没有直接与他对决,让他有点出乎意料。

  他们的一战,并不是争生死胜负,而是要对自己这一生有个交代,起码燕十三第一次来时,是这样的。

  现在却不同了。

  慕容秋荻忽然有点悲伤:“我以前恨不得你死,可是别人要杀你时,我又不希望你死在别人手上。”

  谢晓峰冷漠道:“因为你还没玩够。”

  慕容秋荻柔声道:“也因为喜欢你。”

  她的声音里真情流露,很多人都活在痛苦和矛盾中。

  谢晓峰自己也是,他痛苦的发现,尽管他百般抗拒,身体的反应却是骗不了人的。

  “燕十三再来时,我就要败了。”谢晓峰道。

  “如果有人能在剑法上击败燕十三,只有你。”慕容秋荻道。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