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349:大抵是累了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350章 349:大抵是累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350章 349:大抵是累了

  第350章349:大抵是累了

  没有对手是寂寞的,尤其是对于一个剑客来说。

  原本轨迹里,燕十三死后,谢晓峰也将自己的剑沉入绿水湖,于神剑山庄搭建了剑庐,将燕十三的墓和慕容秋荻的墓并排放在一起。

  顾长生挠了挠下巴,虽然觉得对手的坟和妻子的坟放一块怪怪的,但这也足以看得出来,剑客间的惺惺相惜,对手难寻。

  一身剑客的气质,顾长生越来越能理解西门吹雪、燕十三他们这些人。

  求道,求剑,是他们一生的追求。

  确定了前面还有路,却在门前不得而入,放眼茫茫江湖,皆在追求名利,那种孤寂,估计才是西门吹雪出海寻仙的最大原因。

  “你说燕十三会不会也乘船出海找蓬莱仙人?”顾长生忽然道。

  “找仙人干嘛,和仙人比剑?”

  “一剑开天门?”顾长生笑道。

  “你还说小红恶劣,你才是给江湖留了一个天大的骗局。”江玉燕道,她不用想也知道,江湖关于仙人的传说,将会一直流传下去,添油加醋许多年后,不知道会传成什么样子。

  “也许并不是骗局呢?”顾长生道。

  江玉燕怔了一下。

  “武道的终点是什么?”顾长生沉吟道。

  “终点就是伱这样子了,对于江湖人来说,你不亚于仙。”江玉燕道。

  顾长生摇了摇头,“当初和小红在一起就是这样了,那时候你能想得出燕十三他们的剑吗?”

  江玉燕陷入沉思,片刻后摇头道:“你应该是最清楚的,功力到达顶点后是什么样子。”

  顾长生叹了口气,“确实,最不应该相信仙的人,应该是我才对。”

  她望向远方亮起的灯火,过片刻道:“但总会有人难以预料的事发生,不是吗?”

  “嗯?”

  “忘记了,你是个文盲。”顾长生笑了,“你知道我们从用牛耕田,到工业时代,从工业时代到信息时代分别用了多少时间吗?”

  “我当然不清楚。”江玉燕道。

  顾长生道:“我觉得在武道一途,说不定我们就是农耕时代用牛拉车的人,无论如何也难以想象,短短几十年就有人跑月亮上去了。”

  “月亮?”江玉燕挑了挑眉,“仙吗?嫦娥?”她忽然兴奋,“你们这里有仙?我就说,你这儿看起来……”

  “我就是仙。”顾长生打断道。

  江玉燕上下打量她一眼。

  顾长生努力保持严肃的表情。

  江玉燕视线下移,挑了挑眉。

  “果然,距离太近就会发生这种事。”顾长生皱了皱眉,“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既然你知道,那解释一下?”江玉燕说。

  “你要知道,感情是一个人赐予另一个人的最高权柄。”

  “嗯?”

  “比如我可以忍受你在我身上为所欲为。”顾长生顿了顿,继续道:“你不会真以为我打不过你吧?”

  江玉燕道:“是吗?”

  顾长生道:“等会儿就打你一顿,你别哭。”

  江玉燕瞅她一眼,“我们现在都没有功力。”

  顾长生道:“那又怎样?”

  江玉燕伸手比了比她的头,又比了比自己。

  顾长生转过身研究剑了。

  她抬起头仰望夜空,城市的星光很稀疏,远没有江湖里明亮。

  仙。

  这个虚假的骗局,太过虚无缥缈了。

  “生气了?”江玉燕问。

  顾长生转回身,忽然两手捏住她手腕。

  江玉燕抬手挣脱,又被顾长生双手缠上。

  短短瞬间,内家正宗‘沾衣十八跌’的手法与武当‘三十六路擒拿手’已在两人手里过了个遍,大小擒拿手到拈来,快的令人目不暇接。

  交手的噼啪脆响转瞬消失,江玉燕伸直了双臂,被顾长生按在墙上。

  “说了你还不信。”顾长生凑近了轻嗅她颈边发丝。

  江玉燕挣了挣,却被顾长生扣着脉门。

  “现在信了没?”

  “信了。”

  “好,那现在开始,我要把你拴起来养在屋里了。”顾长生道。

  江玉燕右腿忽然插进顾长生腿中,向右一拐破坏她平衡,却被顾长生膝盖抵住,反拐过去。

  两个人齐齐倒在地上,发出嘭的一声。

  “摔疼了吧?”顾长生躺在地板上道。

  江玉燕侧头望着她娇美的容颜,露出一抹笑。

  夜。

  展柜里又多了一个木刻的小人儿,一个坐在船头的沧桑剑客。

  顾长生拿着刻刀,手里还有一个半成品,她在思索,究竟是刻个阿吉,还是刻个谢晓峰。

  阿吉是没用的阿吉,谢晓峰是剑神谢晓峰。

  燕十三如果想要再进一步,应该离不开谢晓峰的天赋,但是慕容秋荻好像已经真的把这个人拿捏住了。

  不知道薛可人有没有被慕容秋荻抛弃。

  “还不睡?”

  江玉燕从屋里走出来,拿了一件衣服给顾长生披上。

  “我还在想。”顾长生道。

  她在雕刻的过程里,还在思索那一剑,不过已经从燕十三的第十五剑,转为谢晓峰对抗燕十三的那一剑。

  “别太累了。”江玉燕道。

  “我精神很足。”顾长生说。

  江玉燕看了看她,在一旁坐下,瞧着她认真而专注雕刻的模样,再过一会儿,捋了捋头发,消失在桌旁。

  顾长生微微蹙眉,手上的动作慢下来。

  “我是说精神很足,你这样……嗯。”顾长生放下刻刀,闭上眼手撑在桌子上。

  过片刻她睁开眼睛,强撑着继续完成木雕。

  “你这样是在捣乱。”她低声斥道。

  “口是心非。”

  “……”

  顾长生咬着嘴唇不说话了。

  一不小心,木雕就被刻歪了一刀,顾长生放下手上的东西,趴在桌上,一头秀发散在手边。

  如果她不能剑开天门,一定是江玉燕的锅。

  顾长生想着。

  ‘咔’一声。

  江玉燕拿起她手机,将她眼神迷离的样子拍下来,仔细端详了一下。

  “姐姐真美。”

  顾长生闭上眼睛,缓了片刻,“我看看。”

  江玉燕拿了个镜子过来,顾长生看了一眼就转过头。

  “不,我是一个剑客。”

  “咦,不对,你好像很喜欢。”江玉燕看见桌上的木雕,微眯眼睛观察着。

  “一般般。”顾长生说。

  “你手都不稳了。”江玉燕指了指木雕上突兀的刀痕。

  一个剑客的手不稳代表着什么,她们都很清楚。

  顾长生张了张嘴,静了片刻道:“劳逸结合,我大概是累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