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064:阴差阳错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64章 064:阴差阳错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64章 064:阴差阳错

  第64章064:阴差阳错

  江南繁华。

  入了城,安庆的街道也人来人往。

  一路从塞外赶来,贫瘠到富裕,荒村僻壤到民丰物阜,寒风凛冽到春雨绵绵,好似到了另一个世界。

  喧闹的安庆与海宴大是不同的。

  其中差别,没有身处其中过的人很难切身体会。饭铺酒楼人来人往,哪像海宴那般,整个镇子只有一家客栈,一家酒馆,一家裁缝铺……

  时隔几年重回安庆,江玉燕心绪倒没怎么复杂,牵着马从当初出城的那条路进城,当初两人住的客栈依旧还开着,这种地方的客栈想来也没那么容易改换门庭。

  将马交给伙计去照料,两人要一间客房上了楼,不知是巧合还是有意,顾长生发现是以前住过的那间房。

  “刚刚那人有点眼熟。”

  “是吗?”

  “嗯……你等我想想。”

  江玉燕凝眉沉思,小二打来了热水,顾长生将双手浸在水里仔细洗了洗,洗过脸后又拿一块毛巾覆在脸上,仰着头长出一口气,赶路的乏意消散了不少。

  “杂鱼而已。”顾长生洗干净手脸,见江玉燕还在思考在哪里见过那死在城外的白开心,不由笑道。

  江玉燕已经想起那种熟悉感从何而来,海宴万春流画得惟妙惟肖,她们曾好好看过一段时间,顿时惊诧,“十大恶人什么时候成了杂鱼?”

  虽然是近似偷袭的手段一掌毙了对方,但怎么也是有名有姓的江湖恶徒。

  顾长生拿着温水洗过的毛巾帮她擦着脸道:“十大恶人里,说起来也就狂狮铁战,血手杜杀,恶赌鬼轩辕三光,还有地宫里的萧咪咪算得上一流高手,再就是独门轻功的阴九幽,千变万化的屠娇娇,这两个人有各自的绝活。”

  “噢?”

  江玉燕疑问道:“其他人若是杂鱼,怎么和他们相提并论?”

  顾长生想了想,思量道:“欧阳丁当兄弟单独拿出来一般,麻烦的是他们双胞胎兄弟秤不离砣,砣不离秤,无论干什么都形影不离,精通暗器且出手狠辣,一般高手同时对上二人难占便宜,至于其他几个……‘不吃人头’李大嘴只是怕别人欺负他,所以装出爱吃人的样子,让别人都惧怕他,因此成了十大恶人,未必打得过你。”

  江玉燕仰着脸任由顾长生帮她擦拭,饶有趣味地问:“还有呢?”

  顾长生低着头道:“李大嘴和白开心是死对头,曾经追咬李大嘴不放也没能奈何李大嘴,同是十大恶人自然不会因为名头谁怕了谁,最多也就比李大嘴强一些,至于‘笑里藏刀’哈哈儿,则全靠一张笑脸让人放松警惕,再出人不意的偷袭……”

  说到这里她笑了一声,江玉燕也笑起来,道:“和我们以前一样,看来我们两个也可以称作两大恶人了。”

  顾长生将毛巾放进水盆里洗了洗道:“所以说那几个是杂鱼,你若识不破他们身份,他们能有几十种办法将你杀死,可你要是识破了他们身份,而他们对你没有太多警惕,直接砍过去,他们纵有一百种方法杀死你,也无济于事。”

  在外人看来神秘凶恶,让人闻风丧胆的十大恶人,放如今补足功力短板的顾长生眼里,知晓他们的性格特点,也清楚他们手段为人,除了身手顶尖那几个,其余的还比不上一般高手难缠。

  当初燕南天就是受制于江枫遗腹子和江枫夫妇尸体,过于托大才遭了暗算,在一众恶人围攻里生擒杜杀竟然还又放了……

  江湖上最可怕的不是明眼的恶人,而是明里笑脸相迎暗地里磨刀霍霍的笑面虎。

  顾长生放下毛巾倚在床上玩着江玉燕头发,却是有些好笑,若是以江湖人的标准评判,二人也能算得上恶人,所以江湖人如临大敌的恶人,对她们来说威胁性反而不如武功高强的明面敌人强。

  因此两人一直最需要的都是硬实力。只因她们甚少相信别人,除了彼此,对任何人都会保有戒心。

  至于入城时随手杀掉的白开心……顾长生没有放在心上,若是擦肩而过也就罢了,被这样一个‘损人不利己’专以害人为乐的货色盯上,不亚于和燕南天结仇。

  十大恶人……留给燕南天吧。

  顾长生闭目休息一会儿,想着江玉燕当初在青楼被关后院哭得红肿的双眼,道:“我们先在城里逛几天玩玩,还是先陪你去青楼喝个花酒?”

  “喝花酒……我倒是没喝过呢。”江玉燕手指放到唇角笑道。

  “那休息一下晚上去?”

  “先逛几天也可以,刚入城就遇到了一个恶人,说不定这安庆有多少恶人和高手,这事先不急,探探情况稳妥一点。”

  江玉燕思量之后,还是以稳妥为主,虽然顾长生得了嫁衣神功的功力,已是罕见高手,她也没有大意,这几年她逐渐了解江湖,更何况还有刚开始两人没习武前警惕戒备的习惯在。

  “也好。”

  顾长生应了一句,她也想知道如今安庆城局势的变化,路仲远和慕容世家会造成什么影响?江小鱼没有五绝神功,还会不会揭露江别鹤的真面目?

  城外,白开心的尸体很快被人发现,不过短短一刻,黑绒帽子上的珍珠已不见了,怀里的钱袋也消失无踪,最后被人扔到义庄的时候,连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被谁扒了去,只留下一套里衣。

  尸体怀里的信也在午时到了慕容世家的手中。

  慕容三娘紧蹙眉头看着手里的信,无论如何问,这人只说在路边捡的,看到署名便找了几个地方打听一下送来了,慕容三娘赏了两块银子后,那货商打扮的人便眉开眼笑地走了。

  信上内容让她又惊又疑,说的是慕容九妹今夜被恶人掳去了祠堂,速去救援,口吻很急。

  问题是,现在才午时,距离上一封信送到才过去不到半天。

  真是捡的?

  慕容三娘念头转动,从两封信的内容上她看出了阴谋,像是一个圈套,专门把她们引去城外一个荒祠。

  若是晚上收到这封信,她必然来不及多想,立刻带上几人就赶过去了,现在提前收到这封信,却是疑点重重,考虑片刻,她召集了大家来商量。

  在传阅过那封信纸后,二娘和八娘也一致认为对方要把她们引去城外荒祠的意图很明显,最终决定提前过去看看。

  带上顾人玉与秦剑和南宫柳,慕容家一行人按照信纸上的指引出城,找到那个树林旁的荒祠,谨慎查探后进入其中,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正在想这究竟怎么回事时,荒祠后面传来小仙女张菁一声惊叫。

  几人先后掠出去,却见小仙女目光愣愣地,用剑尖指着墙边。

  那里有一具慕容家侍女衣着的女尸,还放着一口大锅,和一小堆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