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087:后生可畏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87章 087:后生可畏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87章 087:后生可畏

  第87章087:后生可畏

  江玉燕一天都没什么胃口吃饭。

  只要一看到食物,就有点反胃,吃老鼠那一幕精神伤害很足。

  尤其是那老鼠还在吱哇乱叫。

  “无牙门下……”

  是真恶心啊。

  顾长生也无语,这个江湖里如果说十大恶人罪名累累的话,那么十二星相则是突破了人类的下限。

  尤其是魏无牙的门下弟子。

  恼火。

  又无可奈何。

  人已经杀了,但生嚼老鼠的一幕,却不是短时间能忘记的。

  就像癞蛤蟆趴脚面上,不咬人但膈应。

  “还不如不出来……”

  顾长生的胃口也差了很多,路遇小镇在这客栈住了一天,江玉燕看见肉食就皱眉,她比较好一点,只是……

  产生了强烈的想要除恶的冲动。

  太邪性了。

  虽说入江湖这几年杀的人不少,可看见生嚼老鼠那一幕,还是给她留下了极大的震撼。

  待在客栈没出门,顾长生借用厨房,给江玉燕熬了一点清粥端上去。

  龟山已是十二星相出没的地方,魏无牙躲在地洞里不出来,只有其弟子四处逛悠,危险性不大,只是实在让人厌恶。

  将粥放在桌上,江玉燕拿起调羹喝了两口,扭头问:“你吃过了?”

  “吃了一整只烧鸡,还有两块烤饼。”

  “……”

  江玉燕深呼了口气,端起碗咕咚咕咚喝干净了抹抹嘴。

  她也要吃肘子。

  “九姑娘会到这里吗?”

  她只要一想到慕容九痴痴傻傻若是遇到那种人,和他们待在一起,就心有余悸,还不如死了算了。

  “看看吧。”

  顾长生站在窗前望着外面街道,偶有江湖人路过,这里已近龟山脚下。

  路仲远原本应该就是死在这样的一个镇子里,被江玉郎与铁萍姑偷袭,如今江玉郎已没了,铁萍姑估计也没逃出移花宫。

  还好。

  大侠可以死,那般死法却有点憋屈了。

  悠然望着远方回忆剧情,天边白云飘渺。

  她一身青衣,简简单单的束发,她的腰线纤细,背部挺直,给人一种轻盈的感觉,有种说不出的魅力。

  秀发被人撩动,顾长生没回头,反手握住了江玉燕的手。

  “下楼吧。”

  她已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一身白衣的男人。

  花无缺也爱穿白衣,只是那种白衣显现的是公子如玉的气质,一脸正派,人如其名。

  而街上这人身穿白衣,一张脸在阳光下看起来好像是透明的,脸上的颧骨有些惨碧,乍一看让人以为是透过皮肤看见了下面的骨骼。他那双眼睛也不像人的眼睛,而像是一种残暴的野兽,已经饿了几天几夜后的模样。

  光看这一脸邪气,就比之前两人遇到的无牙门下要强,且地位高。

  二人下楼,刚迈出客栈门,见这人与街上小铺似有什么不快,挥了挥手,便有一种碧森森的火焰飞射而出。

  这火焰并不强烈,射在人身上立刻便熄灭,也根本没燃烧,却让那小铺里的人散出了焦糊味,人也一头栽倒在地。

  “无牙门下也是你可以……”

  这人冷笑着还没说完,一道魁伟身影如流星急坠,狂放的声音也随身影一同响起。

  “无牙门下便只会欺凌弱小么?”

  来的这人青惨惨胡茬如钢针一般,背负铁剑,站在那里如同山岳。

  那无牙门下被他气势所慑,倒退几步厉喝问:“谁敢对无牙门下如此无礼?!”

  “冀人燕南天!”

  江湖上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名字,五个字让那无牙门下脸色突变。

  来人报完名字喝道:“说!你是魏无牙什么人!魏无牙在哪里?”

  那人虽被震慑已有胆怯之意,仍狂笑道:“你不用找家师,无牙门下四大弟子每个都早已想找燕南天较量较量,不想我魏白衣运气这么好……”

  不知是燕南天隐匿失踪十几年让江湖后辈无知者无畏,还是魏无牙门下弟子都这么疯狂。

  魏白衣身形一转,四五道碧森的火焰暴射而出,‘燕南天’怒哼一声,掌风将之震散。

  顾长生二人出了客栈门停住脚步,看路仲远与那白衣人交手,两招便将他击倒在地。

  “魏无牙在哪!”

  “无牙门下士,可杀不可辱……”

  魏白衣仍在狞笑,只是说话间已有腥臭碧绿的液体从他口中溢出,说完这几个字便再也无力开口,没了声息。

  ‘燕南天’凝视着魏白衣的尸体,长长叹了口气。

  顾长生抱拳对路仲远道:

  “燕大侠,别来无恙。”

  “没想到魏无牙门下,又多了这些疯狂狠毒的弟子。”

  路仲远移开目光,喟叹道。

  十几年前他剪除了十二星相羽翼,最后没能将魏无牙除去,反而被车轮战受了重伤,如今再出江湖,魏无牙也已恢复当初。

  “你们也在这里?”路仲远望向两个掌柜。

  与两个月前相比,顾掌柜两人貌似又强了一点,姐妹两个举止之间多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气质,这是剑道高手独有的直觉。

  路仲远感觉到了后生可畏。

  与他和燕南天年轻时的锋芒不同,两个掌柜更加内敛,不出手则已,出手便让人心惊。

  顾长生两人温和的样子很有迷惑性,“有点慕容九姑娘线索,便帮着一起找一找。”

  路仲远点了点头,道:“我也是寻着九姑娘的线索而来,却不想碰到了无牙门下,他们又猖狂起来了。”

  “看来燕大侠也有线索?”

  “听说有一黑衣人和痴傻姑娘来过这边。”

  路仲远一边研习江小鱼得来的克制移花宫的法门,一边顺着慕容家给的线索到处游荡,倒是不知道从哪探听到了消息。

  黑衣人……

  顾长生想了想,不确定是不是黑蜘蛛,只是概率较大。

  一边说话,几人一边进了旁边酒肆,江玉燕喝一碗清粥没饱,虽然刚刚看到魏白衣又想起昨日的两个人有点反胃,但也弄了一点肉用烤饼裹着吃。

  顾长生帮她倒了一杯清水,推到她手边,江玉燕正难下咽,拿起来喝了一口。

  路仲远在喝酒。

  望着两个掌柜之间的照顾动作,刚刚偶遇魏白衣作恶的心情消散不少,没由来一种宁静祥和之感。

  他是个豪放粗犷之人,自踏入江湖起,便一直在刀光剑影中,也只有近些年养伤才安静不少,很少注意这些小事。

  可此时由衷的感觉到了那么一点姐妹温情。

  若江湖上都是如此的人……

  路仲远喝了一大口酒。

  正因为喜欢这种宁静,才更要锄强扶弱,让更多人可以平静生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