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098:逃遁_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笔趣阁 > 我以女儿身闯荡古龙江湖 > 第99章 098:逃遁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99章 098:逃遁

  第99章098:逃遁

  十二月底安庆城下了一场雪。

  顾长生打着哈欠醒来,望望灰蒙蒙的天色,有心想继续躺一会儿,江玉燕却已经起来洗漱了。

  没有人暖着,顾长生也躺不下去,一边起床,一边偷偷羞愧了一下,在自律这点,江玉燕是真狠。

  能在大冬天一个鲤鱼打挺起床的都是狠人。

  揉着眼睛用清水洗脸,顾长生懒散的样子让江玉燕笑了。

  “其实你可以多睡一会儿。”

  “嗯?”

  顾长生警惕,日日多半个时辰,江玉燕说不定过些年真能翻身。

  她也能自律,只是大清早有江玉燕软乎乎的在旁,平白生了几分懒散。

  扫了扫庭院的积雪,晨练过后,顾长生裹裹衣服出门。

  小雪还在下着。

  路边有人拦路。

  “你就是黑罗刹?”

  “我不是。”

  “我明明听说你就是!”

  “行吧,我是。”顾长生叹了口气,看向眼前这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

  年少想要成名,最佳的途径就是踩着已经成名的人前进。

  如她们姐妹踩了江别鹤一脚。

  出名后,便总有些不知死活的后进,认为同样都是年轻人,谁又比谁差了?

  “听闻你们剑法精妙,特来讨教讨教!”来人抱拳行礼,礼数倒是周到。

  “若是我们认识,可以切磋点到为止,我们不认识,你要讨教,会死人的。还是快走吧,我当没见过你。”

  “死有何惧?既分高下,也决……”

  年轻人大笑一声,一边说着,一边飞身前来。

  剑光闪过。

  鲜血飙出。

  他落地时已是一具尸体。

  鲜血散着热气泼洒在路边积雪上。

  顾长生抖了抖肩,继续抬步了,这些江湖人啊……

  提了药材回去,一边洗手,江玉燕在旁见到她的动作,问道:“又杀人了?”

  “平白无故想来踩我,劝都劝不听。”

  顾长生洗干净了手,摇摇头坐下,黑罗刹……什么破名字。

  躲在院里不出门,也会让人小瞧了,还是时不时露个面才能保持震慑性,让那些脑子不好的年轻人不敢打扰。

  江玉燕分捡着药材,怜星走前留下了素女丹的丹方,其中几种药材难寻,还得委托药店留意,有了给她们留着,如今才堪堪凑齐。

  “去哪找个毒药试试呢?”

  江玉燕琢磨。

  “这还不好说?慕容家都是玩毒的行家。”

  顾长生看她分拣,转身出门去找慕容三娘要毒药去了,顺便讨条畜生过来。

  对于慕容世家来说这是小到不能再小的事,若不是毒药这种东西仆人没有,甚至看大门的就能解决。

  试了一番药性,和怜星描述的差不多,解毒是够够的。

  又稀释了一点蒙汗药,顾长生瞅瞅江玉燕,再瞅瞅碗,总觉得不那么安全。

  “你试?”她把碗往那边推了推。

  江玉燕轻轻摇头,“你功力深厚,你试。”

  顾长生摸摸发梢,反正被揩点油罢了,一口闷下了碗里的水。

  不致命的东西,还是不劳烦畜生更能体验细致。

  江玉燕眼睛亮闪闪地看着她。

  顾长生眉头蹙起。

  “咽下去啊。”江玉燕催促。

  顾长生含着水顿了一会儿,缓缓咽下,江玉燕正要说话,她嘴一张,舌下滋出来一小缕水线。

  江玉燕愣愣地看着她。

  “没什么用,一入口就感觉出来了。”顾长生放下碗道。

  瞧见江玉燕眼里的失望,顾长生揉了揉她头发,将她秀发揉得乱糟糟的。

  脑子想什么呢?

  逆妹!

  “我也试试。”

  江玉燕重新稀释了一碗,刚入口,便和顾长生一样蹙眉。

  顾长生眼带笑意地看着她。

  对真气掌控越细致,越能诸多妙用,譬如怜星牙齿碎钢断铁。

  寻常毒药想要药翻高手不太容易,所以各门各派都有精研自身的独门毒药,一是不容易解毒,二是针对高手,更加隐蔽难以察觉。

  “把素女丹做一些带身上吧,被蛇咬了之类的都能解。”

  顾长生对怜星留下的丹方还算满意,从药店提回来的药材也能做一些。

  移花宫……

  不知道如今怎样呢。

  顾长生想着那个疯女人。

  没几天,江湖上又一则爆炸性消息,如同平静的湖面投下一颗巨石,掀起波澜。

  燕南天与一无名好汉合力打上绣玉谷,邀月受伤逃遁。

  这年下半年,江湖一点都不平静,风起云涌中大事件一个接一个,都和燕南天、邀月有关,二十年的恩怨如今才开始正式清算。

  重建中的移花宫被再次踏平,邀月逃遁、怜星消失,威震江湖的武林禁地终究没落了。

  一月底。

  顾长生见到了没有头发眉毛、满是皱纹的燕南天,与恢复了原本面目的路仲远,还有万春流那个小老头儿。

  “燕大侠恢复了呢?”

  “还没完全好,只是实在忍不住,和路兄弟一起去扬了移花宫,不能让她死灰复燃!”

  燕南天专程赶来道谢,带着江小鱼与花无缺,这兄弟两个如今一个黯然沧桑,没有了当初公子无双的翩翩气质,一个稳重了许多,不再一副眼睛滴溜溜转的模样。

  顾长生目光扫过,看来邀月怜星之事对花无缺打击很大。

  “可惜……本想着至少剪除怜星,此次竟然只有邀月一人,还让她跑了!”

  燕南天扼腕轻叹,让那姐妹俩跑了,除恶不诛首,死灰复燃轻而易举。

  顾长生看了看路仲远,奇怪道:“燕大侠不知道她们决裂了吗?”

  燕南天道:“正是她们姐妹不和,才是最好的机会!”

  花无缺脸上闪过痛苦之色,养育十几年的两个师傅是他的杀父仇人,还想让他们兄弟相残……

  江小鱼拱手低头向这个年轻女人无声道谢。

  顾长生给燕南天和路仲远倒了杯茶,想了一会儿道:“之前怜星重伤,在我这里休养了两个月才走。”

  “嗯?”

  所有人皆是一愣。

  燕南天盯着顾长生没有说话,路仲远侧了侧头,花无缺抬头望向顾长生,神情复杂,不知是感激还是纠结,只有江小鱼若有所思。

  “说起来,江湖上谁都可以对怜星喊打喊杀,唯有你们两个,你们的事。”

  顾长生目光扫过花无缺和江小鱼,“对怜星出手,却是恩将仇报了。”

  花无缺忍不住问道:“这是何意?”

  燕南天沉声道:“就因为决战那天怜星想要阻止,所以顾掌柜认为她改过自新了?”

  “燕大侠知道让他们自相残杀的这个计划,是她姐妹二人谁提出的吗?”

  燕南天迟疑道:“邀月?”

  “不,是怜星。”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qse.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qse.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